|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六章紅顏多薄命

第五十六章紅顏多薄命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02

劉易聽鄒玉說她竟然是傳說中的天生玄陰女,在驚異之餘,心裡卻又不禁促狹的想到了今後曹操睡她的時候的情境,特別是想到曹操體下那傢伙被冷壞後的樣子……

呵呵,劉易平時看一些三國資料,看到典韋在宛城被張綉率軍圍攻軍營而戰死,當時就有點奇怪。三國時候的猛將那麼多,極少會有在戰場上因為不敵而被殺死的,像典韋這種級數的高手,如果想要逃走的話,就算是強如呂布都難以攔得住,怎麼典韋卻要在哪裡死戰而亡呢?

史書上說,曹操被殺的措手不及,出戰不利,輕騎遁去。曹操自身的武力也不錯,既然已經遁去,典韋又何須再在軍營門前死戰力阻張綉大軍呢?如今看來,估計是曹操身體受損,沒有戰力,典韋才不得不留在後面死戰阻敵,給曹操爭取更多的逃走時間。還有,估計典韋運氣為曹操療傷驅除陰邪之氣時也損耗了太多的真氣,還極有可能受了點內傷。

典韋當時,投戟殺敵之後,便徒手挾著兩人擊殺,殺得其餘賊眾不敢近前。這時候,典韋應該抓住機會逃走的,可是他復前衝突賊眾,又殺數人,傷創重發,典韋就此怒目大罵而死。

傷創重發?怒目大罵而死?如此看來,典韋極有可能原來就已經受傷的了,受的應該是內傷,是運氣為曹操驅邪時受了內傷,而且,他才戰鬥了一會,這麼快就真氣用盡,這還不是在救曹操之時損耗了太多的真氣?沒有了真氣護體,內傷重發,典韋可能自知難逃一死,才會復前衝殺。怒目大罵,極有可能是罵曹操荒唐,害他真氣損傷過大吧?

哈哈,若真是如此,那麼這個典韋死得可真是冤也,曹操風流,他卻要用死亡來為曹操買單。當然,更冤的應該是曹操,如此的一個美婦,居然吃出一身騷來……

「怎麼?你不相信?這些這麼難以啟齒的事奴家都告訴你了,現在你可以死了這條心,以後你和奴家的商行只是交易的交系,別再學那些無良公子,有事沒事都來糾纏人家,於你於我都沒有好處!」鄒玉轉身,看到劉易一臉促狹的神情,還以為劉易不相信,不禁有點氣呼呼的鼓著小嘴嗔道。

鄒玉還真的從來沒有對外人說過這些事,只不過劉易似乎特別的有親和力,讓鄒玉在自然間就把劉易當成是一個比較親近、值得信任的朋友來看待。又或者,因為劉易和他的年紀相差好幾年,她在下意識之間,就把劉易當成是自己的一個小弟弟般來看待,所以,才會忍不住對劉易說這些,希望劉易不要像別的那些紈絝子弟一樣,別對她糾纏不休。

「信,我怎麼會不相信夫人你說的話呢?」劉易回過神來,卻又疑惑的問:「可是夫人既然說你的,你的身體內積聚什麼的陰氣,那麼你的身體沒有什麼不適么?」

「有,以前就算是大熱天,奴家也會像在寒冬一樣寒冷,每到冬天,幾乎都只能躺在屋子裡烤火。」鄒玉的玉臉上露出一絲苦澀,走到了窗邊,目光無焦的投到了下面街道上的行人身上道:「其實很多大夫都說奴家活不過二十歲,幸好嫁說了張家,碰到了童師父,他說我天生玄陰體,會自動積聚陰邪之氣,體內陰邪之氣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就要排泄一次,要不然,就會被活活冰封至死。」

「可是,什麼是陰邪之氣奴家不懂,怎麼樣排泄也不懂,童師父也好像有什麼難言之處,沒有明說,他只說,如果實在沒有辦法,就用藥物中和體內的陰邪之氣,盡量抑制不讓體內的陰邪之氣增多。可是藥物,主葯要百年、千年的人蔘,而且每個月吃兩三次,人蔘易得,可是百年千年的人蔘卻是極其稀少的啊。所以,沒辦法,我只能要賺很多很多的錢,然後用錢到處去求購這些藥草。」鄒玉仰向俏臉,迎著窗外吹來的冷風,神色充滿著嚮往的道:「奴家不想死,雖然身體寒冷,可是我還有知覺,我還很眷戀這個世界,如此,就這樣活到了現在二十六歲……」

這是一個對生命充滿熱愛的女子,用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雙手智慧頑強的活著,這種精神,已經讓劉易感到她的可敬可愛之處。

自古紅顏真的薄命么?劉易忽地有點多愁善感起來,想到眼前這個鄒氏天生傾城傾國之貌,老天卻又給了她一具天生玄陰之體。縱觀這個三國時代的眾多說得出名字的美女,哪一個又是一世風順,哪一個又真的有著美滿的一生的?

最具傳奇色彩的三國第一美女貂蟬,一生坎坷,被別人當成是貨物一般轉來讓去,最後卻不知所蹤,她的香骨埋在何處是一個歷史之迷。悲情才女蔡琰,她的人生際遇比起貂蟬的坎坷來,也是另人聽而心傷。

江東二嬌都是年少喪夫,跳河而亡的孫尚香,死於丈夫毒手的洛神女甄姬……許多許多劉易有印象的三國名女一一浮現心頭,發現幾乎沒有一個女子可以善終的,遺憾啊……

三國中的名女,似乎和劉易很不相關,沒有碰到的不說,可是眼下碰到了鄒氏,劉易又怎麼能讓她如此空活一生呢?不能人倫,不能生兒育女,這都不算是一個人的完美人生。

所以,劉易一激動,走到了站在窗邊的鄒氏身後,伸手就從後抱住了她,同時也把掩窗的布幔窗帘放了下來。

「啊,你、你這是幹什麼?」鄒玉被劉易的動作嚇了一跳,失聲驚呼道。

「噓……」劉易不顧鄒玉的掙扎,把她攔腰的抱起,然後走回到矮几後的軟墊上盤腿坐下,把鄒玉橫放在自己的腿上坐著。

「你、你大膽!難道真的想逼死奴家么?」鄒玉瞪圓雙眼,掙扎著要站起來。

「別動!」劉易一臉認真的道:「我幫你把把脈看,你不知道我是一個醫生大夫么?或許,我有辦法治好你的天生玄陰體也說不定,我會讓你變成一個真正的女人,會讓你能像普通人一樣,可以生兒育女,以後也不用再依賴什麼的藥物來維持你的生命。」

「啊?你說什麼?你、你是大夫?你能治好我?」鄒玉聽劉易如此一說,似乎是一個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棵小草,有點失態的抓著劉易的衣襟道。

鄒玉作夢都想自己能夠像正常人一樣生活,心裡都不知道有多麼渴望不用再依靠什麼的千年人蔘來維持自己的生命,現在劉易說有可能醫治得好她,這叫她如何不激動?

「嗯,如果你相信我的話,可以讓我試著醫治看看。」

「呃……那、那你先放我起來吧,如果你能醫治好奴家,這、這次你的無禮就算了,絕不能再有下一次!還不扶我起來!」鄒玉先是激動了一下,卻又有點懷疑起來,因為她都不知道看過了多少名醫,沒有一個人會說自己還能夠醫治得好的,不說自己最多還能活多久就算好了,可是劉易卻說他能治得好?

再說,想要為自己醫治也不用這樣無禮的抱著自己來醫治吧?所以,鄒玉沉起臉來喝令劉易扶她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