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四章招蜂引蝶

第五十四章招蜂引蝶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24

「劉公子,今天的事的確是奴家及郭掌柜不對在先,奴家也知道,如果不為你解釋一二,恐怕你的心裡還會有芥蒂。」鄒玉喑嘆了一口氣,神色有點無奈的道:「至於你問為什麼會誤會你……這、這個還真的一言難盡。」

「芥蒂?呵呵,夫人說笑了,如此的小事,我劉易真的沒放在心上,如果夫人有什麼難言之處,不說也罷,我劉易也只是好奇隨便問問而已,並不是一定要打破沙鍋問到底。」

事實,劉易的心裡早已經明白是什麼的一回事,今天碰到的這件事,估計是和狼來了的故事有點相似,無論是鄒玉或者是那什麼的郭掌柜,應該都是碰到了太多的所謂公子哥兒來糾纏鄒氏,煩不勝煩,所以才會那麼的反應激烈,誤會了自己。

鄒玉聽言,眼波一轉看著劉易,從劉易的眼神當中,似乎感受得到劉易所說的是真心話。

「唉,不是奴家妄自菲薄,相貌天生,奴家也知道自家的確有幾分姿色,卻由於種種原因,不得不常年在外拋頭露面,因此招蜂引蝶是少不免的,閑言閑語自然就會很多。所以,奴家得要事事小心,對待那些自命風流,借故接近奴家的公子哥兒絕不能假以詞色,要不然,他們就會打蛇隨棍上,糾纏不休。」鄒玉幽幽的解釋了一下,話鋒一轉,如一汪春水的眼眸盯著劉易問道:「請問公子,你第一眼看到奴家的時候,是不是覺得奴家是一個煙視媚行,水性揚花的女子?」

「哦?什麼?煙視媚行,水性揚花?」劉易被鄒玉如此問得一呆,不過,被鄒玉如此盯著,劉易還真的覺得她那鳳目含春,眼角眉稍之間像不經意的就流露出萬般風情,是不是水性揚花不知道,但這個煙視媚行還真的有點。

「嗯,是吧?這也是奴家所說的相貌天生,就像公子你,年少英俊,不管你的本性如何,但大家看你第一眼的時候,都會覺你是一個風流公子。很不幸,奴家也是以貌取人的俗人,所以,就有此誤會了。難道公子你沒覺得自己也是一個很容易招蜂引蝶的人?」

「呃,哈哈……夫人真是一個妙人,好一個招蜂引蝶,就這四個字就可以把所有的事都解釋清楚了,不過,或許只有我們兩個才會明白,不知道我們倆誰是蜂誰是蝶呢?」

「呸,奴家只是打一個比喻,誰跟你什麼蜂啊蝶的?」鄒玉見劉易又一語雙關的出言曖昧,不禁啐了一聲道。

「嘿嘿,劉易斗敢,既然夫人你自己也明白自己容易招蜂引蝶,那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你不得不拋頭露面呢?應該沒有人能逼你這樣做吧?像夫人你這樣的絕代佳人,換成是我,肯定會好好的護在身邊來疼愛,你那夫君又怎麼捨得讓你這樣?既然又有了那麼多的流言蜚語,你夫君怎麼還能忍受讓你在外面奔波?」

劉易的心裡就奇怪了,那個張濟怎麼說也是一個強勢人物,怎麼能容得下自己的夫人被別人傳出那麼多的流言呢?莫非他是一個喜歡戴綠帽子的傢伙?不介意自己的老婆在外面的事?

劉易知道,古時候的男女之防很嚴厲的。大漢的時候的風氣或者會稍為寬鬆一點,但是也不至自己的老婆在外面做事,被人傳出了那麼多的緋聞卻還無動於衷的,古時候的女子,也尤其貞節貞烈,被人傳了那麼多的閑話,就鄒玉自認為是清者自清也就罷了,可張濟卻還能容忍得了那些流言?真是怪了。

「公子!你這些話已經問及奴家的隱私了。」鄒玉的臉上泛起了一片紅潤,嗔怪了一聲。

「好好,那我不問,不過,夫人你還真的是一個奇女子,縱觀現今大漢,似乎沒有哪一個女子能像你這樣,能夠以一己之力,支撐起一個若大的家族,還把糧米商行搞得這麼大的規模,說到賺錢第一女,莫你莫屬了,小生對夫人實是敬佩傾慕不已。」劉易拍著馬屁,順便隱隱的對她表露一點心聲。

「好了好了,別學那些浪蕩公子那樣,什麼小生小生的?事情已經說清楚了,公子你如果沒事,就不多說了,請公子下去看看糧米準備好了沒有吧。」鄒玉卻要下逐客令了。

「別急別急,我真的還有事,應該說還有兩件正事。」劉易擺手道。

「那、那你有事就快說,如果真學那些登徒浪子的樣子,奴家就沒興趣和你再說了,還請公子你給奴家留下一點顏面。」鄒玉表情認真的對劉易道。

「嗯,第一,我想知道,你們鄒家糧米商行可以一次供出多少的糧米,我想和你訂下一個長期的購糧契約。」

劉易知道自己心急不得,此鄒氏雖然相貌勾心,可看她的言行舉止絕不像是一個蕩女,若想得到她,還得要慢慢的了解清楚她,只有知道她的內心,才能投其所好,一舉將其俘獲,得心得其人。

「啊?公子你要這麼多糧食做什麼?」鄒玉一聽,心裡吃驚不少,這傢伙好大的口氣,居然想要自己全部的糧食?

「這個夫人就不用知道了,只要你有糧,我就要,價錢方面好說。」劉易大方的道。

劉易既然要招兵買馬,糧食自然是多多都不夠的。並且,不只是兵馬要糧草,民眾也要糧食,發展一個基地不是那麼簡單的,現在就得先鋪好路,解決了糧食這個最大的問題。至於錢銀多少,劉易倒沒有計較太多,手頭上的二十萬兩隻是暫時的,眼下還要想辦法弄來更多的錢銀,到時候,二十萬兩或許只是一筆小數目。

當然,劉易也更加的明白,就算有更多的錢都沒有用,關鍵的是要用錢換來自己想要的東西。糧食就是劉易今後發展最重要的物資,現在就得要儲備了,免得到時候就算是有錢都買不到糧食。

「這、這恐怕不能全都給你,先不說你是否有這麼多的資金買下來吧。你要知道,我們做米糧生意的,首先得要保證我們各大店鋪要有糧米出售,要不然,商鋪就沒有開設的必要了。」鄒玉搖頭道:「今年又發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到處兵荒馬亂的,東方南方線上的糧道幾乎都斷了,當地的民眾都大部份失收,沒有多餘的糧食。現在我們出售的,都是近幾年來的存糧,如果你真要的話……我鄒家只能抽出幾十萬斤給你。」

「就幾十萬斤?」

「嗯,真的只能抽出這麼多了。如果一起都給了你,那麼我們鄒家的生意就不用做了,你說對不?」

「也好吧,幾十萬斤就幾十萬斤,我要了。」

劉易想不到鄒家只能拿出這麼一點,幾十萬斤聽上去好像有很多,但是一算下來,就知道這點糧食還遠遠不夠。幾百個人一個月要二萬斤糧食,幾千個人呢?要二十萬,幾十萬斤糧食,也只能夠一萬人吃上一兩個月。

劉易計劃中,是要發展一個基地,那麼一個基地除了要有一兩千的軍隊之外,還要有大量的民眾,所以,這點糧食是不夠的,還得要再想辦法。

……

和鄒玉達成了口頭協議,劉易再說第二件事道:「呵呵,第二件事,其實就是我們兩個人的事。」

「又來了,就知道你沒安好心,如果又是那種混帳話,還是別說了。」

鄒玉的心晶瑩剔透,一見劉易臉上那淫.盪的笑容,就知道這個傢伙想說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