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十一章京城第一婦

第五十一章京城第一婦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09

此婦嬌艷亮麗,艷光四射,一顧一盼之間,自有一種攝人心魄的消魂。

她給劉易的感覺是驚艷!絕對的驚艷!

一見此女,就真的完全為之傾倒!只可惜,初到貴境,劉易還不認識此女是何方神聖。

其實,此美婦可算是一個大名人,在整個洛陽京城幾乎是無人不識無人不曉。無論是官場或是坊間,飯後茶餘,人人時刻都會掛在嘴邊的一個熟…婦麗人,也是無數y民yy的對象。她就是俗稱京城第一艷.婦的鄒氏……鄒玉。

鄒玉生於富商之家,自小就已經艷名遠播,不過,平時深居簡出,民間都只是聽聞其人而鮮有人得見其真貌。

幾年前,她突然嫁給張濟為妻。據說,初嫁入張家時,無數鄒氏的追求者傷心欲絕,黯然神傷。

但讓人奇怪的是,她卻不待在張家相夫教子,過門不久之後便返回鄒家,並迅速成為鄒家的真正掌權人。

她聰明伶俐,頗有經商頭腦。掌權鄒家幾年之間,把鄒家的糧米商行在洛陽等多處州府城市開設了鄒氏糧米商行的分號,據聞有一共有幾十間之多,其間的所產生的利潤無可估量,因此,她也是洛陽首屈一指的大富婆。

但她以一個人婦的身份成為了娘家鄒家的掌權人,又到處拋頭露面去經商,如此一來,見識到她艷麗真面目的人就多了起來,因此,不可避免的議論也隨之而來,毀譽參半。

凡是見識到她的妖艷絕色之人,無不為之痴迷,傾慕者也日益增多。當然,更多的人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在議論yy之餘,也參雜了許多個人主觀的臆想。

而她的那些傾慕者,大多都是豪族高官之家的子弟,也唯只有這種紈絝子弟、自命風流的富家公子明知道鄒氏已經是人.婦,也都敢來糾纏。只不過,這些公子哥兒也都是只敢糾纏,卻不敢真的對鄒氏動真格的,主要是因為有點害怕鄒氏之夫張濟。

現時的張濟雖然在朝中並不算是什麼排得上號的權官,也差不多都是常年不在洛陽,但他卻手握兵權,自統一軍。近幾年一直都在洛陽周邊的幾個關口駐守,鎮守京師。如此,那些公子哥兒時常都會借故來糾纏鄒氏,可是卻沒有一個人敢對鄒氏動真格的,都是怕激怒張濟,隨時都有可能被張濟率軍報復。

但縱是如此,天天都有人來糾纏鄒氏,吃不到調戲調戲也好。如此一來,鄒氏就煩不勝煩,連帶鄒氏的下人,都對那些來糾纏鄒氏的人產生極度的厭惡感。每當看在有那些公子哥兒前來商行借故打探鄒氏的消息,如果不是其中幾個他們惹不起的世家子弟,商行來的人自然不會客氣,惡言相向是少不了的,如果是一個叫不上名來的公子哥兒前來想從他們的口中探問鄒氏的事情,他們甚至會操起棒棍就打出去。

呵呵,這種居心不良的登徒浪子,人人得以誅之……

劉易,就哀在他一身潔白的公子文人的打扮,哀在他長得太過秀氣風流。讓這商行里的人一見就誤會劉易也是想來打他們老闆娘主意的公子哥兒。

特別是劉易臉生,一看就像是那種從哪裡聽到自家老闆娘的艷名,想來見識見識的浪蕩傢伙,所以,那掌柜才會一見就惡言相向。

「夫人!夫人,快報官,叫官府的人來……啊!」被二虎刮著耳光的掌柜居然還挺硬氣的,見到了這個美婦出現,就像是救星到了一樣,鬼殺般的大叫夫人報官,不過,啪的一聲,被二虎打得他慘叫一聲,牙齒和著血水蹦了出來。

「可惡!還真的以為我們鄒家糧米商行好欺負么?」鄒玉見自己開聲叫放人了,可這些人不但不放,還在繼續掌刮著耳光,不禁玉臉一含,臉泛寒霜般的道。

「哦?你叫放我就放?那麼你以為我們也很好欺負?」劉易雖然受此美.婦所吸引,但還不至於真的受她媚惑,她說什麼自己就做什麼,對待女人,就算是自己喜歡的,劉易也不喜歡受她們所主導。

「哼!再不放人,一切後果你們自己承擔。」鄒玉在義兵的刀劍尖鋒前站定,狠狠的盯著劉易道。

她還不知道是誰在帶頭鬧事的,不過,她還是一眼就看出,這些來自己商鋪里鬧事的的人的頭頭,一定就是開聲說話的這個人。不過,她眼睛雖然有點狠厲的盯著劉易,自己的心裡卻不自覺的首先暗贊一聲好俊的哥兒,劉易看到她驚艷,但她看清楚了劉易,心裡又何嘗不是有點驚帥?

只不過,鄒玉此時的心裡更多的是懊惱,因為,從小到大,只要是男人,自己的要求是沒有人能夠拒絕得了的,這個小子竟然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面拒絕自己?

「我說話算話,說了要打到這間糧米商行的老闆露面,那麼就肯定要做到的,我聽他們叫你是夫人,莫非你就是這家商行的老闆?老闆娘?」劉易的目光雖然也有點貪戀的打量著眼前的美.婦,但神態卻不太在乎的樣子,沒有她所說的什麼後果自負放在心上。

「我就是鄒家糧米商行的老闆鄒玉,現在可以放了郭掌柜了吧?」鄒玉一聽,神情愕了一下,因為她聽劉易所說的,似乎真的並不認識自己,這個是哪家的公子?難道不是仰慕自己的美名來糾纏自己的?疑惑之間,她自我介紹了一下道。

「鄒、鄒玉?」這次輪到劉易呆了一下,因為心裡覺得這個鄒玉的名字有點耳熟,想了一下才悟起,眼前此美.婦,如此的美艷,勾魂攝魄,莫非她就是張濟之妻鄒氏?想著,不禁脫口問:「你就是張濟之妻鄒氏?」

鄒玉深深的看了一眼劉易,想看看劉易是不是在作態,想看看是不是明明認識自己的卻裝作不識,以此來找借口來接觸自己,不過,看上去似乎又不太像,只好淡淡的道:「嗯,張濟將軍正是奴家的夫君。」

「哈哈,如此,可能真的有點誤會了,二虎,先別打了,既然老闆娘來了,應該能做得了主,那麼就好說。」劉易見自己猜得正著,不由笑了兩聲先讓二虎不用打那掌柜了,說完後劉易才輕推開護在自己身前的兩個義兵,走前兩步,對鄒玉一抱拳道:「小生劉易,見過鄒夫人,夫人果然是風華絕代,名不虛傳,今天得見,實在是三生有幸啊,來日有機會,我們可要多點親近親近。」

「哼!果然,果然是登徒浪子,想使這種手段來接近本夫人?你還嫩了一點!」鄒玉聽劉易對自己說什麼的風華絕代名不虛傳,還說什麼的多點親近親近,一下子就證實了自己的猜測,這個哪家的公子,果然又是一個借故想糾纏自己的登徒浪子。既然已經證實了心裡的猜測,鄒玉也不想和劉易多說了,隨即轉身道:「來人,馬上去城守府,報告城守大人,就說有一些歹徒到鄒家糧米商行里搗亂打人,請城守將軍派人來把這些惡徒抓走問罪!」

呃,劉易這次可就有點冤枉了,這傢伙所說的名不虛傳,是把現見到鄒氏,果然和歷史上的那般艷麗誘人,也難怪連曹操都把持不住。說和她多點親近的意思,只不過是說自己和她有生意來往,應該多點聯繫的意思。

可是,劉易如此說,卻讓鄒玉證實了心裡的猜測,以為劉易也是那些來糾纏她的登徒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