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七章君側永遠清不了

第四十七章君側永遠清不了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963

劉易帶著田豐及戲志才到了後院小閣樓的廳堂內,自有義兵送了一些茶水進來,並在廳內的火盤上多加一點炭火。

請他們坐下,劉易的臉色卻變得異常慎重,深深的看了田豐及戲志才一眼,才開門見山的道:「說實話,有些話我只能對自己人說,今晚請你們進了我這閣樓,就代表我把兩位先生當成是自己人了,等我解開了你們的疑惑,把我的想法說出來,那麼,田大人、戲先生,你們就沒有回頭路了,只能跟我劉易一起,向著這個目標一直走下去,怎麼樣?你們真的想聽?真的要我說嗎?」

「嗯?劉兄弟,你把話說得這麼慎重,鬧得我的心裡有點惶恐啊,咱們只是朋友之間的隨便聊聊罷了,不用搞得這麼隆重吧?」戲志才盤腿坐下,見劉易臉上的神情有點不對勁,不禁有點奇怪的問。

「不,這不是隆重,而是嚴重!」劉易也乾脆把話挑明了道:「因為我並不是說說的,而是會向著我所說的那樣去做的,空談不是我劉易的性格。所以,有些事不能對外人言起,如果你們真的想要聽我說實話,那麼等我說了後就只能是自己人,反之,就是敵人,那麼……我可能就會殺了你們。如果兩位先生不想聽我說實話,那麼大家依然是朋友,咱們今晚就只談風月或者你們回去大被一蒙,呼呼去。」

劉易說完,眼內閃了一下寒光,眼神灼灼的分別掃了田豐和戲志才一眼。

還別說,劉易如此一做作,田豐及戲志才無由來的感到心裡一寒,特別是被劉易的目光一掃,竟然感到背脊發涼,頭皮發麻。

兩人不自覺的互相對望一眼,既疑惑又有點忐忑,都想從對方的眼內讀出這倒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眼下的劉易似乎在突然間就變了一個人的樣子,全身仿似透出一股寒氣,讓人不勝惶恐。戲志才倒沒有想到太多,但是田豐卻覺得現下的劉易怪怪的,劉易給他的這種感覺,好像在皇宮裡面對皇上的時候,讓人有這種不勝惶恐的感受。

「呃,劉易小兄弟儘管說,只要不是涉及原則的事情,我田豐自然就算是粉身碎骨也會和你一起去做,但是,如果是讓田某違背良心去做一些壞事,那麼就算是劉易兄弟真的要殺我,我也不會苟同的。」田豐定了定神,決定還是要聽聽劉易的除奸佞先穩足的大計,臉色也非常慎重的說道。

「好!既然田大人也如此把話說明了,那麼我也沒有什麼顧慮的了。」劉易一拍大腿,臉上的神色也放緩了下來道:「想來戲先生也是和田大人一樣的心思吧?」

「不錯,田大人所說的,正是我戲某要說的,還是請劉易兄弟賜教!」戲志才也板起面孔向劉易一作輯道。

其實戲志才不像田豐有官職在身,也沒有經歷過官場上的兇險,所以他的心思反而單純了許多。

戲志才是寒門出生,家境貧困,他這次來洛陽京城,除了探望來京城娶妻的同窗好友荀彧之外,還想在京中謀求一份差事,從他身上有點破舊的衣著來看就知道,戲志才過得並不太如意。所以,正如田豐所說的那樣,只要不違背良心,做什麼事也好,能醫飽肚子就可。最近他都是由荀文若接濟著,但這不是長久之計,他自己也不好意思。如果說跟劉易做事,這劉易剛剛從張讓那兒搞到了十五萬兩錢財,相信溫飽已經不是的問題。

當然,如果解決溫飽之餘,也可以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如此也就更好了。所以,他在張府就一直在暗暗留意劉易的一舉一動,把劉易的言行舉止都盡收眼底。他覺得,這個劉易雖然是年紀太輕,但是其人行如虎,坐如松,舉止豪邁又風流不羈,特別是聽到了劉易的那一翻話,覺得假以時日,這個劉易必然是一遇風雲便化龍,成就不可估量。所以才會下定決心跟著劉易告辭出來追上劉易的,如果不是有心想跟隨劉易,他只會留在張府,讓荀文若把自己推薦給張鈞或者是盧植,請張鈞或盧植幫忙為自己求得一份糊口的差事。

「哈哈,其實也沒有這麼嚴重,我們的共同目的,都是除奸佞、振朝綱!這一點,是絕對的。」劉易見兩人都決定要聽自己的打算計劃,便有力的肯定道。

「嗯,這就好,只要大家的目標是一致的,那麼什麼都好說。」田豐聽劉易如此說,也終可放下心來。

劉易搖了搖頭道:「不過,我的方法,可能和你們所想的有所出入,我是說從你們根本上的思想有出入。我相信,田豐大人的心裡,肯定也有點認同那些所謂的清流一黨的聯合天下名士聯名要求皇上殺奸臣清君側的觀點吧?就算不認同,你對清君側這個做法應該也非常認同的,對不?」

「是,實話說,田某雖然懷疑清流黨派這個做法能不能達到目的,可是他們的想法是不錯的,最少是目前可行的方法吧。」田豐點頭承認道。

「呵呵,我所想的,卻不是清君側,而且,我認為君側永遠也清不了。」

「啊?這……」劉易此言一出,田豐和戲志才都忍不住驚問。

他們聽過許多名士的評論,都是圍繞著奸佞、君側來展開討論的,無論是誰,都覺得如今朝綱敗壞,最關鍵的就是皇上身邊的奸佞在作怪,大家都一致聲討那些奸臣,渴求清凈皇上身邊的奸佞。可是現在劉易卻說君側永遠也清不了,他們不驚詫就怪了。

「首先,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對的,想法也是好的,可是,我想問一下兩位先生。」劉易不待兩人問出來,一舉手打斷他們道:「奸佞也就是十常侍這些閹人吧,據我所了解的,其實在黨錮之禁的時候,清流黨就開始想殺閹官、清君側了吧?如果,我說的是如果,假如這次清流一黨成功了,他們把閹官殺了,這也算是清了君側了吧?」

「那肯定了,奸佞一死,不就成功了么?」田豐應答道。

「非也,田大人還真的太想當然了。」劉易不敢苟同的搖頭說道:「據我所知,朝廷中,好像並不是只有清流一黨想清君側吧?其中,宦官一黨,就是大家喊清的奸佞對吧?也就是十常侍,他們就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一黨,也是皇上最信任的一黨。」

「嗯,小兄弟說的對,目前,對朝廷禍害最大的,就是這一黨了。」田豐介面道。

「除此之外,應該還有外戚一黨吧?代表是當今皇后的親哥哥,大將軍何進,除此之外,外戚之中,也分有好幾個派系,當然,這些派系都是和皇上宮裡的某個得寵的妃子有關係的,田大人在宮中做事的,有些事情應該比我更清楚。」

劉易頓了一下,接著說道:「然後,還有世族權官一黨,代表是袁氏四世三公的袁家,另外還有你們,你們像張鈞、盧植大人等,一眾真正為了大漢社稷的忠臣,也算是自成一黨。或許,還會有別的小黨派,反正不一而足吧。」

「哦?劉易兄弟的想法果然是天馬行空,我怎麼就從來沒有這麼想過呢?聽你這麼一說,朝廷上下好像的確是這樣,平時朝堂議事的時候,每一件事,好像都有幾個人同意,另外幾個人反對的。」田豐有點動容的道。

「嗯,既然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那麼我想問問田豐大人,清了君側,也就是斬殺了十常侍吧,那麼就一定能重振朝綱了么?沒有了十常侍,那麼到時候皇上聽誰的意見?聽何進的?袁家的?還是你們的?你們覺得對大漢有利的事情,或者朝政,外戚權官會認同支持你們嗎?這政令就一定能下達么?現在清流一黨還上不了檯面,那麼這些清流到時候就一定能左右朝政?或許,清流扶助著某一個黨派?或許,清流一黨本來就是某一個黨派的代言人?那些黨派就一定好么?搞不成,他們又只能成為另外一幫奸佞!」

劉易一連幾個問號,把田豐給問住了,也把戲志才給問得目瞪口呆,一時都是沉思,慢慢的消化劉易的這一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