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六章田豐戲志才

第四十六章田豐戲志才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07

正如劉易自己所說的,除奸佞先穩足,先保住自己的性命,一面增強自己的實力。

當然,至於除不除奸是一回事,劉易也不太熱心,但是若想增強自己的實力嘛,就必須要招兵買馬。毛祖都說過,正所謂槍杆子出政權,在這個混亂的世道,自己的手上沒點兵馬能行嗎?所以招兵買馬是一定要的,不但兵要招,將要收,文人謀士也不能缺少的。

並且,還有一個穩足的條件劉易沒有會他們說,因為像張鈞、盧植這些滿腦子都是效忠於大漢朝認廷的朝官,和他們是不能隨便說出來的,和他們也說不通的。在宴席之間,劉易已經說了不少於朝廷皇上不敬的話,還好他們都是一些忠直不拘小節的人,並沒有放在心上,要不然,他們可能就要板起面孔來教訓人了。

穩足的另一個條件,除了有實力之外,還得要有立足之地,沒有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地盤基地,如何談論穩足呢?當然,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地盤,現在談還為時過早,眼就劉易要做的,就是先收人,多賺錢。因此,有些話劉易也只能和自己人說,只能和有可能效忠於自己、願意跟隨自己的人來說。

今晚適逢其會,在張府碰到了幾個三國的名士,劉易自然是要使出渾身的解數,引起他們對自己的好奇看重,如此才可以有辦法把他們收在身邊為自己所用。

五個三國名士,張鈞和盧植暫時是不可能收服得了的,他們本身就是朝中的高官,又是一心為大漢朝廷效忠的,怎麼可能會跟著自己這個還沒有什麼名氣的小兵呢?所以,對於此兩人,劉易只能是採取結交的手段,只能和他們打好一點關係。至於最後能不能得到他們為自己所用,劉易也不會太強求,只希望自己在洛陽的這段時間裡,能夠借得他們的一點助力,讓自己可以在洛陽搜刮錢財,賺得盤滿缽滿就足夠了。

而另外的三人呢,劉易則是志在必得的,荀彧沒有出來追自己,就先不說他了。

至於田豐及戲志才,劉易對他們還是有一定的認知的。

田豐字元皓,巨鹿人。東漢末年袁紹部下謀臣,官至冀州別駕。其為人剛直,曾多次向袁紹進言而不被採納,曹操部下謀臣荀彧曾評價他「剛而犯上」。後因諫阻袁紹征伐曹操而被袁紹下令監禁。官渡之戰後,田豐被袁紹殺害。

田豐博覽多識,權略多奇,而又溫文穩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內政型人才,他的謀略都是從大局觀上出發的。袁紹消滅公孫瓚,平定河北之後,便欲與曹操爭霸,田豐當時就建議先通王路,爭取政治上的主動,然後穩打穩紮,逐步取勝。苦諫不果之後,又獻上奇襲曹操大本營許昌許都之計,可惜袁紹不聽田豐之策,以至後來官渡之敗。

他被袁紹迫害而死,劉易的確是為他感到可惜的,不過,既然自己來到了這個時代,劉易就不會再讓其按歷史上的情況去發展,既然又恰在此時碰到了他,劉易就決定要在他跟隨袁紹之前,把他拉攏到自己的身邊來。

至於戲志才,劉易更加為他感到惋惜。

戲志才,潁川人,因荀彧推薦成為曹操的謀士,曹操十分器重他。可戲志才不幸患病早卒。他死後,曹操詢問荀彧誰可代替他,於是荀彧推薦了郭嘉。

他一度成為曹操手下的第一謀士,事無大小,曹操都必會和他商議,聽從他所謀之略。

其實,曹操也算是一個有魄力的梟雄,戲志才跟著曹操也算是人盡其才,也不算埋沒了戲志才的才能。劉易可惜的是他過於早卒,要不然歷史上也會留下他厚重的一筆。不過,既然也碰上了他,劉易不管如何都要先把他收在身邊了,憑著自己的針灸術及元陽神功的神奇真氣,就算是他想早卒也死不去。

「唉……這該死的小子,走得還真快,他先走一步,我們後腳就跟了出來,竟然就不見人影了。」田豐握腕嘆道。

現在雖然也不是太夜,最多就是晚上九點左右,但街上已經鮮有行人了,一目了然,戲志才及田豐極目四看,都沒有見到劉易的影子。

「就是,簡直就是一個混蛋!當時聽他說的時候沒感到什麼,可是現在想起來,感覺那傢伙的說話好像都是一些空話,根本就沒有說到一些實際一點的東西。」戲志才頓著腳不滿的道:「下次讓我碰到他,我可沒有荀文若那麼欺文,讓我碰到他民,就先一拳過去再說!」

「嘿嘿,兩位在背後罵人可是不對滴,這麼冷的天,我還想早一點回去鑽曖被窩呢。」劉易從街角的暗處走了出來,嘿笑道:「若不是想到一定會有人在背後罵我,我也懶得在這街讓吹冷風。」

「啊,劉易小兄弟,你還在啊,我們還以為你已經走得沒影了呢。」田豐畢竟都是一個長者,見劉易突然出現在眼前,多少都有點尷尬。

「喲呵,還以為自己是神算了,還能算得出我們在背後罵你啊?老子不但要罵你,還想揍你呢。」戲志才一反剛才在張府宴中的沉靜,揮著拳頭跟劉易開起玩笑來。

「哈哈,走吧,跟我去我的窩居,我知道你們想什麼,今晚我一定會和你們徹夜談天,有什麼話到家再說,這裡不方便。」劉易插入兩人中間,一手挽著一個,把兩人拉著往前走。

走了約一個時辰,三人一路說說笑笑的聊著,終於回到了城西南的宅院。

黃正和武陽一眾義兵都有點著急的在等著,黃正還不停的埋怨著那些在家裡休養的義兵,怪他們沒有跟著劉易一起出去。

現在可是非常時期,剛和禁軍官兵鬥了一場,得罪了朝中那些權勢滔天的宦官,所以,義兵們都有點擔心劉易一個人出去會有危險,中午出去,這麼晚了還不回來,所以,他們都有點擔憂。

劉易現在可是他們的衣食父母主心骨了,如果劉易發生了什麼的意外,沒有了劉易這個主心骨,他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所以,見到劉易和兩個人笑談著回來,黃正等人馬上圍了過來,神情慎重的對劉易道:「劉哥兒,這次的事就算了,今後你要出門,一定要帶上幾個兄弟一起,如果你在外面有什麼事都可以有個照應。要不然,我們的心裡都不踏實。」

「嗯,累你們擔心了。」劉易見他們的架勢,如果不給他們一個滿意的態度恐怕是不會放過自己的,只好也認真的點頭道:「可以,今後我出門,你們就挑幾個傷好了的身手也好的兄弟跟著我吧。」

「早就應該這樣了。」黃正還有點怨氣的道。

「呵呵,放心,我不會有事的,黃正大哥,那你們就先商議一下讓哪些兄弟跟著我出去吧,明天我可能一早也要出去了。」劉易拍了拍黃正的肩膀,然後才介紹田豐和戲志才道:「你們都來見過侍御史田豐大人,戲志才先生。」

ps:收藏、票票太少,朋友們能否多支持一下?煙民應該有強大才是的,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