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四章保命就這樣

第四十四章保命就這樣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330

東漢未年,朝廷禁錮黨派、抑制清流。

皇上聽不進忠直之士的進諫,更加不能容許那些所謂的清流名士聯結起來抨擊朝政。

清流名士在民間都是擁有著極高的聲望的,他們居然聯合了起來抨擊朝綱?這些民間名士,很多時候都可以影響民眾的輿論,會成為民眾盲目跟從的風向標。因此,讓皇上坐如針氈,再加上在一眾宦官的挾持之下,下令囚禁、流放、處死清流黨人,凡「黨人」的門生故吏、父子兄弟,全部免官禁錮。

如此,直接把清流黨派給打壓了下去。

這一次黨錮之禍的影響,可以說直到現在都還沒有消除。

只不過,因為黃巾農民起義爆發,聲勢浩大,朝廷擔心天下民間的清流黨派人士會加入黃巾陣營,那樣的話,黃巾的勢力恐怕就更大了。所以,皇上就聽從了皇甫嵩將軍的意見,取消了黨錮的禁制令,允許天下義士私自招募義兵討伐黃巾賊。

被壓抑了這麼久的清流黨派之士,似乎終於迎來了復興的曙光,在平定了黃巾暴亂之後,又開始紛紛的跳了出來活動,活躍在民間、朝中官員之間,他們時刻都準備著返回朝堂,實行他們所謂的除奸佞、清君側的大計。

現在,朝中大部份官員,特別是一些相對較有社會名望才氣、又或是有心想重振漢室朝綱的官員,都受到了清流黨派的聯絡人的邀請,邀請加入清流黨派,一起實行他們的清君側偉業。

很明顯,在座的幾位都是一代大名士,他們都曾受到了邀請,今天齊聚,就是互相說說各自的見解,看看那些清流黨派的人士的計謀是否能夠成功,是否能夠除奸佞、清君側。

這些清流黨派的的計謀就是,欲振漢室,須聯名天下名士,以數以千計萬計的天下名士共同簽著討奸血書,書寫千萬份民意請願書,分別一一列出朝中十常侍等奸佞的各大罪狀,由名士執筆,列清分析朝中各大奸佞對大漢朝綱的不利影響,再由朝中加入了清派黨派的官員把討奸血書、民意請願書遞交給皇上過目。如此,當今皇上肯定就可以認清誰忠誰奸,一舉將所有的奸佞一網打盡,然後恢復朝政秩序,重整朝綱。

這次,清流黨派搞出來的陣勢很大,已經有許多名士都已經加入了清流黨派,並且,加入了清派黨派的名士,對這次的舉動都覺得很有信心,都感到除奸有望。大家都認為,天下所有的名士都聯名上書給皇上,每一個人都說十常侍等宦官是奸佞,是禍亂大漢朝綱的根由。如此,難道皇上還不弄清楚十常侍等宦官是一些怎麼樣的人嗎?難道天下的名士都會一同陷害這些宦官?在事實罪狀的面前,難道皇上還不處置了這些奸人?

只要皇上認清了十常侍等人的真面目,那麼除奸就有望了。

其實不只是已經加入了清流黨派的人覺得此方法可行,就算是在在座的如張鈞、盧植等人,都覺得此方法有成功的可能。他們也打算加入這個清流黨派,一起書寫十常侍的罪狀,要求皇上斬殺了這些奸佞。

不過,對於清流黨派的這次舉動,最後能不能成功,田豐卻抱著一種懷疑的態度,他作為一個侍御史,受命御史中丞,接受公卿奏事。

也就是說,幾乎所有的公卿大臣的奏章,都是他接收之後再遞交上去的。可是,皇上批閱的許多奏章,都幾乎經過十常侍的挑選才到皇上的手上,一般有對他們這些宦官不利的奏章,根本就不可能讓皇上看到。

而皇上,近幾年都疏於朝政,就算是遞交上去的奏章,也不會批閱幾個。如果單靠一些討奸血書及民意請願書,估計難以扳倒十常侍。

除非,有大臣敢在朝堂上直言進諫,但是一兩個大臣進諫是沒有用的,十常侍一齊出來施壓,其下場肯定又是像不久前張鈞一樣,落得一個被趕出朝堂的下場。必須要有大量的朝官,一同冒死進諫,如此才有可能成功。可是,膽敢在朝堂上直言進諫的朝官能有幾個?

如此,田豐對這件事一直都抱著一種懷疑的態度,所以,聽到劉易隨口說出什麼的除奸佞先穩足的話,他就忍不住出言追問,有點期待劉易能夠有更好剷除奸佞的方法方案。

不過,劉易卻吞吞吐吐了半晌,像不肯說出來的樣子,讓田豐的心裡著急,以為劉易還真的有辦法,誤會劉易不好說出來。

盧植等人也想聽聽劉易的高見,也追問道:「劉易兄弟,你就別藏著了,如今好像就只有你可以讓十常侍之首張讓吃虧,跟我們大夥說說,你說的要除奸佞先穩足是什麼意思。」

「是啊,賢侄,聽你說得,好像朝中的這些奸佞在你眼中好像不值一提似的,說真的,如果不是你真真切切的從張讓的虎口拔牙,硬生生的讓他吐出了十五兩白銀,證明你的確是一個有辦法的人,否則,我等都會認為你只是一個空口大話的狂徒,一早就命人把你捧打出府了。」

「就是啊,不滿劉兄弟說,我等正在商議如何剷除十常侍的事情,反正這裡都是自己人,你有什麼想法就說出來吧,讓大家參詳參詳一下。」荀彧也乾脆的一屁股坐到了劉易的宴席上,不依不饒的道。

被追問得沒有辦法,看他們的架勢,如果自己不說得一個初一十五來,這些傢伙可能是不會放過自己了。劉易只得整理了一下思緒,回想一下對這些事是否有印像,組織了一下言詞才說道:「好吧,為了證明我劉易的確不是一個狂徒,為了免於被捧打趕出張府,那我就大言了。」

「嗯嗯,咱們都是在說醉話,有什麼就說什麼,只有我等幾人知道,不會再傳於他人之耳。」田豐以為劉易是怕被別人知道,搶著說道。

「好,那我說了。」劉易為自己斟了一杯酒,張口大大咧咧的說道:「其實很簡單,我說的意思是,想要除殺了奸佞,那麼就要先穩足,穩足的意思呢?就是保命的意思。」

說完,劉易喝了那一杯酒,見眾人還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不禁很無辜的攤了攤手道:「別那樣看著我,我已經說完了。」

「啊?就這樣?」

「對!先保命,就這樣。」

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