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三章要除奸先穩足

第四十三章要除奸先穩足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401

「在下正是那個劉易,如假包換,荀彧兄台,我等年紀相仿,今後有機會我們還得多些來往親近。」劉易對這個有點小帥似乎又有點靦腆的荀彧很有好感,當然,是對他的才華有好感,心裡想著如果有機會的話,肯定要把他弄過來為自己所用。

「呵呵,好說好說,劉易兄弟的手段,還真的讓我等敬佩,試問當今還有誰可以從張讓的身上討得到便宜的?劉兄弟所做的,我聽到消息之後,也拍手稱快啊。」荀彧由衷的嘆服道。

「哈哈,這不算什麼,儘管十常侍現在權傾天下又如何?現在大漢還是大漢,區區幾個奸佞,我劉某還不放在眼內呢。」劉易大言不慚的道。

看到劉易如此下巴輕輕的樣子,席間眾人的臉色都黯了一下,因為劉易所說的區區幾個奸佞,他們都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可是卻一直拿他們沒可奈何。還有,席間的這幾個人,幾乎每一個人都受到過以張讓為首的十常侍的迫害或者是間接的迫害。你劉易不放在眼內?可是自等卻始終都拿他們沒有辦法呢。

「呃……如此說來,劉易小兄弟和盧某還真的是自家人了,好!那麼我也不矯情了,大家一起幹了!」盧植經過張鈞解釋了一下劉易的出身來歷,望向劉易的眼神也就更加的熱切了,自己徒弟的屬下,不就是等於自己人了么?所以,他也不想眾人因為劉易的大言而對劉易有輕言不穩重的偏見,趕緊舉杯向大家示意了一下,便心安理得的受了劉易所敬的一杯,算是認可了劉易。

「哈哈,既然盧大人和劉易侄兒還有著這一層間接的師生關係,那麼老夫也不多說了,劉賢侄的授宜之情,我張鈞也記下了,義軍傷兵的事情,今後就拜託劉賢侄了。」張鈞也陪著喝了一杯,把杯子擱在桌上開懷的笑道,揭過了劉易大言引來的一瞬間冷場。

劉易還是第一次喝到這個時代的酒,但這杯中的黃酒又苦又澀,酒的度數也不高,淡得出鳥來,和後世的啤酒度數差不多。

不過張鈞拿出來設宴招待好友的酒,估計這些都是都是最好的酒了。劉易勉強喝了一杯之後才想起這個時代里還沒有真正高純度的酒,因為,還沒有蒸餾技術的關係,醞釀不出真正的烈酒來。嗯,不知道百科全書里有沒有釀酒的知識?如果有的話,倒可以想辦法搗弄出蒸餾器來,醞釀出一些真正的美酒,估計賣酒也可以搜刮到不少的錢銀吧?

這些念頭只是在劉易的一念之間,隨手一抹去嘴角邊的酒跡,也不再談十常侍的事,對張鈞拱了拱作揖道:「郎中大人言重了,小侄本來就是義軍中的傷兵,大人和張芍姐姐為我們做了那麼多,現在,我為義兵兄弟做點事情也是應該的,至於什麼的授宜之計,我等也只是旁觀者清,眼下朝中奸佞當道,你們身在局中,還是要萬事小心,這些賊臣,只要讓他們聞到了一點腥兒,可能都會抓住不放,不把你們弄得雞犬不寧,身首異處肯定不會罷休的。」

劉易明白張鈞所說的授宜之情,應該就是提醒他不要再插手收容義兵的事情,因為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被朝中的十常侍盯上了,還不抓住這件事來做文章?經過上次被皇上趕出朝堂之後,現在的張鈞可是連皇上的面都難以見到,而且,皇上也不再聽他的表奏,完全冷落了他。如果十常侍拿著這件事情來誣陷他,那時候,他還不是任由十常侍擺布?

張芍匆匆趕回和他說這些事情之後,張鈞還真的給驚出一身冷汗。

張鈞是性情剛烈不錯,可是也並非是沒有腦子,他可以不怕得罪那些奸佞,可以據事理直氣壯的表奏斬殺他們,在世人的眼中,看他似是一個狂人,但是一些事上的分寸他還是懂的,也能想明白這些事情的嚴重性。

他的心裡也更知道和張讓等人已經勢成水火,一個不小心,可能就要陷於萬劫不復的境地,他剛烈、他性直,可是並不想白白的被奸佞害死。否則,以他的清廉為人,又怎麼會接受劉易送回來的幾百銀兩銀呢?接受了劉易變相返回來購賣兵糧的銀兩,其實就是表明張鈞並不是一個迂腐之人的表現。

正因為劉易的讓張芍帶回來的一翻話,讓張鈞躲過了一場潛在的危機,而劉易出面解決了那些義軍傷兵,也讓他了結了一件心事,恰逢今天幾個朋友到訪,所以,心情也開懷了起來。

「咦?張郎中,你和劉易小兄弟還有什麼的授宜之情?說來聽聽。」盧植見劉易和張鈞說什麼的授宜之情,不禁好奇的問。

「呵呵,這件事是這樣的……」張鈞也不隱瞞,把這件事的來朧去脈說了一遍。

「咦?想不到劉易小兄弟對朝中這些奸佞的行事風格如此的了解,張郎中大人散盡家財收容義軍傷兵,極有可能如劉易兄弟所料的那般,會招來這些奸佞藉機發難陷害。」一直不怎麼作聲的戲志才突然眼睛一亮,深深的看了一眼劉易道。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眾奸佞莫非為財,貪財好物,其奸似鬼又膽小如鼠,為利喪天良。自古正邪不兩立,幾位大人在朝中為官,應該早就知道這些奸佞的為人,豈能不對他們稍作提防?利益所致,性命所致,盧大人不是深受其害了嗎?」劉易聽戲志才問起,忍不住又不以為然的道:「盧大人討伐黃巾有功,只不過是面對黃巾軍的精銳,一時難下,是誰向皇上進貢饞言、臨陣換帥的?是誰奏表董卓那狼子野心的傢伙接替盧大人的帥位的?是張讓他們十常侍!是張讓受了董卓的好處,而盧大人卻沒有好處給他們,所以,就只能有罪了,幸好,還有幾位將軍為盧大人求情,才可以免於死罪,要不然,我想,盧大人現在也不能在這裡和各位大人歡懷暢飲了吧?所以,面對奸佞,就要先了解他們,自省自身,不能讓他們有機可乘,還有,要對付他們,也要更狠更決斷,要不然,會反受其害。要除奸,先穩足!」

「哦?難道劉易兄弟有辦法對付朝中的奸佞?不知道你說的更狠更決斷又如何?可否說來一聽?」穩重內斂的田豐也眼睛一眯,有點動容的探首問劉易道。

「呃,這個……」劉易被田豐問得一時語塞,丫的,大話說過頭了。

呵呵,劉易不知道,這幾個人看似是偶爾相聚,其實是在商討如何除奸佞、清君側的秘事,劉易無意說到他們的正題,還不被他們追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