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一章郎中張府

第四十一章郎中張府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706

張芍依然是坐著她的馬車,車上還有一直跟著她幫忙的那兩三個侍女,另外有幾個騎馬的侍衛。這幾個侍衛應該是張鈞安排來保護張芍的,劉易沒有馬,一個侍衛讓出一匹馬給劉易。

安置義軍傷兵的地方,比原來劉易所在的兵營還要遠一點,離城有十來里遠,在城西的一座小山坳里。

劉易問張芍才知道,原來洛陽周邊方圓幾十里的地方,其實都是屬於皇室旁系或者是賞賜給有功之臣的封地,但經過幾百年下來,原來的功臣家族家道沒落,幾經轉手之後,就轉到了部份的朝官或者是當世的豪門望族手中。

安置義軍傷兵的地方其實是屬於一個本地財主的,是張鈞借地建營,也是暫時性的一個兵營,

聽張芍介紹說,這座小山再去不遠的地方就是漢室的西山皇陵,本來逢年過節等的節慶日子,皇上都要帶領滿朝文武到皇陵來祭祖祭拜天地,為大漢子民祈福。可是,當今皇上除了幾年前來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有舉行祭祖儀式了。

皇陵很大,裡面的宮闕宗廟林立,常駐一部兵馬四百人,由一個軍司馬統率,守衛皇陵。除了這四百兵馬,還有一些道士打雜的人在維護著整個若大的皇陵。

守衛皇陵的軍司馬姓林,和張鈞認識,把義軍傷兵安置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也是想讓那姓林的軍司馬關照一下。其實,如果得不到那守衛皇陵的軍司馬首肯默許,收容義軍傷兵的軍營也不能安置在那兒。

張芍已經把工作做得很細緻,收容到一起來的義軍傷兵,她都做了一個記名冊。這些傷兵,幾乎包括了天下八大州的義軍之中的傷兵,一共五百三十二人。她還把這些傷兵中傷重她不能治的,集中安置在一個軍營帳,傷殘的傷兵,也另外集中在幾個軍營帳里,如此分了開來,便於管理救治。

看不出,張芍居然還有一點治軍的天賦。

劉易隨張芍先到重傷兵營帳里為那些傷重難治的義兵治傷,一共有二十多人,其中有兩人連劉易都沒有辦法再救回,畢竟傷得太重,又拖了太長的時間。

一直忙碌了整整一個下午,劉易總算給需要馬上進行救治的傷兵治理了一遍。由於傷兵太多,劉易自然也不能給每一個人都使用針灸術,大部份沒有大礙的傷兵,就算是張芍也可以治得好的,劉易就讓他們安心休養。

五百三十二人,除了兩人沒能救回之外,還有一百五十多個傷殘的義兵,他們都是要不是斷手缺腳,就是瞎眼殘耳,他們就算治好傷也成廢人。而剩下的三百八十左右個傷兵,他們則可以完全治好恢復過來的。

不管是傷重的也好,傷殘的也好,劉易一視同仁的救治,也希望這些傷兵能夠快點好起來。這些傷兵,其實都是青壯之士,傷好之後,若再加以訓練,必然也是精兵,所以,劉易打算等他們傷好之後,也會試著說服他們跟自己混。

呵呵,反正劉易的心裡也有打算招兵買馬,放著這些精兵在這裡怎麼能不打主意?

第一次接觸傷兵,劉易沒有和他們多說什麼,也沒有對他們說明今後將會由自己提供糧食救助他們。因為劉易知道,如果自己如此對他們說,會讓他們覺得自己有一種居功的嫌疑。畢竟,他們都是由張鈞出面安置的,他們的心裡應該也都知道能夠有救助救治,完全是張芍的功勞。

倒是張芍,向個別不停向她道謝的義兵說了一下,今後他們的救濟糧食將會由劉易提供。

劉易不介意這些事,現在說不說沒關係,關鍵是看今後怎麼做的,相信日久就能見人心,這些義兵遲早都會知道到底是誰在救助著他們。當然,就算沒有這些事情,大部份得到了劉易救治的義兵,都對劉易感恩戴德,特別是看到劉易用一根銀針就能治好他們的神奇時,看劉易的眼光都不同了,個別的還驚呼劉易是神醫。

一下子救治了這麼多人,劉易的灼熱之氣又用去了不少,不過,還剩下一半多,比上次救治那四十來個義兵兄弟時用的真氣消耗少了很多。但縱是如此,劉易都感到有點疲累,便詢問了一下,知道這傷兵營里的糧食還夠用三天之後,劉易就和張芍等打道回城。

可能是死了兩個義兵的關係,返回洛陽的路上,張芍有點悶悶不樂,說話的興緻也不高,所以,一路無話。

回到城中,已是傍晚。

劉易也不用張芍再提醒直接就跟在她的馬車後,跟她回去見爹……呃,是她爹。

張芍的家在城東,和劉易所在的宅院隔了整整一個南城區那麼遠。

而出乎劉易的意料,到了所謂的張府時候,劉易發現張芍的家根本就不像是堂堂一個朝廷郎中的府邸,看其規模,充其量不過是比自己買下的宅院大上一點罷了。

門面也很簡單,沒有什麼的擺飾,只是府門稍為高大一點,上面有一個橫扁寫著郎中張府四個頗有藝術色彩的大字。

張芍直接把馬車駛了進去,劉易自然跟隨。

進入府內的前院,劉易發現院內還停放著幾匹高頭大馬及一架馬車、一頂轎子,一眼可看到前院的的主樓閣之內,燈火通明,人影綽綽,更有人在大聲高談闊論,氣氛很熱烈很熱鬧的樣子。

「跟我進去見我爹吧,估計是幾個文人或者是他的朝中好友來了。」張芍走下馬車,看了看主樓處的熱鬧的情況,好像有點埋怨不滿的樣子跺了跺腳說道:「哼,爹他今天還慎重的要我請你來商量事宜的,可他自己卻不等你就開席設宴了。」

未了她又有點抱歉的對劉易說道:「劉易,你可別介意,我爹就是這個樣子,每次碰到一些談得來的朋友,不管是什麼時候都會設宴亂喝一通的,爹他酒量不大,卻喜歡那杯中之物。」

「呵呵,夫人你言重了,你看看。」劉易指了指停放在院子里的戰馬馬車及那頂轎子道:「來拜會你爹的那些人可能都是大人物,坐車坐轎出門的人,自然不是我這等的小兵可以相比的,你爹自然要好生接待了。」

「不、不是這樣的,我爹絕不會因為你只是一個小兵就會小看你的……」張芍聽劉易如此說,竟然有點惶急的想解釋著什麼。

「嘿嘿,不用那麼緊張,我又不是來向你爹提親的,你爹看得起我或者看不起我都沒關係,再說了,不就是一個宴席么?我劉易還不會放在心上,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設宴款待也是很應該啊。」劉易洒然的聳聳肩道:「我真的沒有什麼想法,你看我像是那種小腸雞肚的人么?」

「哼,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一會別亂說話,什麼提親不提親的?你不要臉,人家還要臉呢。」張芍見劉易真的不在乎的樣子,這才狠狠的瞪了一眼,往前走道:「走吧。」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依老夫看,張郎中已經深得老子為人之道的真諦,而且還那樣做了,實在是讓老夫汗顏不已。」

「唉……盧大人,你、你這可是太抬舉老夫了,喝!先罰你喝一杯再說!」

……

劉易跟著張芍才走近院子里的主閣樓,就聽到裡面兩把雄亮的聲音大聲的勸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