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十章陪夫人回家見爹

第四十章陪夫人回家見爹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81

聽到張芍來了的報告,劉易的心裡一陣詫異。心想這個張芍的消息也挺靈通的,自己昨晚才住進了這座宅院,才不過是一夜半天,洛陽又這麼大,張芍這麼快就能找到自己這裡來?

不過劉易估計她來找自己要不是為了她爹的事就是義軍傷兵的事情,劉易已經對她承諾了義軍傷兵的事由自己去接管的,就算她不來找自己,劉易也會登門去拜訪張鈞,詢問清楚那些傷兵的安置地方及張鈞命人買下的糧食情況。

現在張芍來了正好,可以讓她帶路到她府上去,由她為自己引見張鈞那就最好不過了。

美女來了自然不能怠慢,趕緊到主樓大廳去迎接她。

不過,到了大廳時,張芍已經在廳內等著了,她依然是一身白衣裙,婷婷玉立,而臉上也一如既往的蒙著一塊白紗巾。

由於才搬來這座宅院,許多的東西還沒有購置安排,因此也就沒有人為她奉上茶水之類的。義兵們都是大大咧咧的人,哪裡會想到這些待客細節呢?兩個引張芍進來的義兵傻傻的在陪站著,也不懂得讓張芍坐下。

「咳咳……」劉易咳了兩聲從後走了出來,學著這個時代的那些文人仕子摸了摸頭,想整理一下頭冠,卻發現自己沒有戴帽子,只好一抽衣袖,合手對張芍一本正經的施禮道:「張芍大夫來了?汝可是劉某寒舍第一個客人啊,小姐屈尊駕臨,還真的令舍下滿室蓬蓽,燦然生輝,這一切都是沾了姑娘風華絕代的光芒。來來來,快看坐,請坐!」

「呃……你是……你真的是劉易?」張芍見一身白袍的劉易在她的面前深深的抱拳一禮,其動作流暢自然,還真的像是那麼一回事的樣子,和自己所認識的小兵劉易相差十萬八千里,人還是那個人,可是如此一打扮一做作,俊逸秀氣,風度翩翩,無論是氣質或者樣貌,都和以前有著天淵之別,如果不是看到劉易那賊亮賊亮的黑眸,張芍還真的不敢肯定這個人就是劉易,忍不住疑問了一聲。

「呵呵,小生正是劉易,不知道姑娘來舍下有何時?」劉易一裝到底,有點酸文人的樣子,神情居然還要裝出有點靦腆的樣子。

劉易怎麼都是一個拍電影的龍套啊,許多角色都出演過,自然是扮什麼像什麼了。

「哎呀,別玩了,還裝?附風俗雅,俗不可耐,穿上文人服飾,東施效顰就以為自己是一個學富五車的文人公子了?酸死了。」張芍還真的受不了劉易的這種裝作,掩眼嬌嗔道。

呵呵,儘管看上去倒也順眼,但是她還是喜歡他那小兵的樣子。

「哈哈,怎麼樣?如果我這樣子出去別人還認得出我就是那個小兵劉易么?我現在的這個樣了可入得了小姐的法眼?」劉易笑著,用眼神輕佻的挑了一眼張芍,不過,見她的眼神有點不悅,趕緊話鋒一轉問起正事道:「小姐大夫,你來是為了那些義軍傷兵的事吧?」

「去,你一會張芍大夫,一會又小姐、姑娘,一會又小姐大夫,沒一點正形。」張芍見劉易笑得肆意,微怒的啐了一聲。

這該死的傢伙每次都是這樣,正經不了一刻鐘,沒三言兩語就開始放浪起來,不管是語言動作眼神,都充滿了一種挑逗的暗示。而且,暗示得又那麼的明顯,特別是他看自己的眼神,根本就不知道什麼叫做矜持,直接得就如像欣賞自家女人的那樣,那麼的肆意,真討厭!

可是……張芍自問自己是一個很自重的女人,但每次對著劉易,面對劉易的暗示挑逗,居然從來沒有真的很反感,並沒有真的動怒。相反,有時候張芍在不自覺之間也產生一種燥動,總會時不時的想起劉易,和劉易在一起的時候,似乎也感到很輕鬆,還有點少少的享受劉易的暗示挑逗。

什麼叫做可入得自己的法眼?不入得人家的法眼,自己還會不自覺的借故去接近他?今天自己可是先到了劍宗武館去詢問他的所在,可是武館裡的人卻說還不知道劉易等人的住所,後才跑到皇宮外託人問到萬年公主才知道劉易現在的住處。不入得法眼自己會花那麼多心思找他?

張芍在心裡暗暗的埋怨了劉易一會,卻突然臉上一熱,暗罵了自己一聲:呸,該死!自己在想什麼啊?

「呵呵,稱呼什麼的都沒關係啦,反正你我都知道,我叫的是你。」劉易很享受和美女間的這種嘻笑怒罵的關係,無所謂的笑看著她道。

不、不可以如此再想了,自己怎麼可能對這個傢伙有綺念呢?張芍暗暗的警惕自己,然後語氣嚴詞的道:「為傷兵醫病治傷,只是暫時的,等義兵全好了後,我也不會再為別人治病了,所以,這大夫我當不得,小姐姑娘也只是那些未出嫁的女人的稱呼,所以,你以為別那樣叫我了。叫我名字也不適當,你可以叫我付夫人或者張夫人也行。」

「付夫人、張夫人?」劉易見張芍還是第一次這麼在乎自己對她的稱呼,好像要故意在大家之間划下一道界線似的,不禁感到她現在有點怪怪的。

「我先夫姓付,張是我的本姓。」張芍好像突然想到什麼,忽地正正的扭身面對劉易,眼神認真的道:「其實剛才你的做作是對的,千萬要記住了,你現在可是在洛陽城裡了,城裡不是義軍兵營,你的言行舉止都要特別的注意,千萬不能太肆意妄為,以免招來殺身之禍,城裡有很多高官貴族,哪一個你都惹不起,那些人飛揚跋扈慣了,動不動就殺人,所以,如果見到一些婦人的時候,你的眼睛可別再亂瞟,不是每一個人都會像公主那樣好說話的。」

「哦?」劉易見張芍無端端的對自己一翻說教,不禁饒有興趣的側頭看著她道:「多謝夫人關愛,你說的,小生緊記住了,其實沒有幾個婦人能像夫人你這樣值得我看的,因此你也放心好了。」

「額……」張芍知道自己白說了,這傢伙根本就沒有聽進去,並且,他的稱呼似乎越來越不堪了,只好糾正劉易道:「別叫我夫人,叫我付夫人或者張夫人,反正我話也說了,你愛聽不聽,城裡並不是只有一個張讓、蹇碩,也不是每一個都可以讓你佔到便宜的,你們人在城裡,真的惹到了他們,想逃也沒有地方可逃。」

「我真的記住了,夫人。」劉易往張芍偷偷的移近了兩步直直的和她對視著,神情像是很受教了的小學生樣子,有點憨厚。

「你、你無藥可救了!」張芍的眼神一亂,趕緊轉開臉,一轉身往外走道:「現在跟我去看看那些受傷的義兵,晚上跟我去我家裡,我爹要見你。」

「哦,今晚我一定陪夫人回家見爹……呃,是你爹。」

「不理你了……」

「哈哈……」

劉易看著張芍逃似的跑了出院門去,不禁在後哈哈的笑了起來。

呵呵,還真的有意思,看你如何逃出自己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