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十七章張芍心動

第二十七章張芍心動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71

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劉易也覺得,把二十萬兩白銀送到王越的劍宗武館裡去是最好不過的了。有萬年公主這塊招牌,再有王越這個一代大劍師的名望,銀兩就可以絕對安全,不會再有人能從自己的手上奪走了。

放在王越的劍宗武館裡,還要比放在萬年公主那兒更好,因為自己要用的時候,也更方便去提取。

更重要的是,劉易還有機會見到這個一代大劍師,通過萬年公主的引見,說不定還能和這個王越拉扯上一點關係。這個可是能夠堪比三國戰神呂布的一個猛人啊,和他拉上點關係肯定錯不到哪裡去。

接下來,全部的義兵一起行動,包括護送萬年公主出城來的護衛,也安排他們幫忙趕馬車,不過,劉易也一樣送給了他們一箱銀子作為辛苦費。

這錢得來似乎很容易,所以劉易也大方了一次。

萬年公主的這些護衛看到張讓及蹇碩送來的二十萬兩白銀,他們也眼紅不已,但想不到自己等人也能分到一箱銀兩,歡喜到不得了,自然也樂於幫忙。當然,就算他們不願意,萬年公主一下令,他們也是要乖乖的幫忙的。

不用多久,義兵就收拾好了傢伙,把該要的東西都帶上,個別還完好的營帳也拆了下來帶著,以備不須。

萬年公主騎馬來的,而張芍則是坐一輛馬車來的,她在洛陽城周邊的義軍兵營里為義兵免費治傷,每天要走的路程少說也有幾十里,如果沒有馬車代步,她也不可能步行那麼遠。

被劉易用銀針封住昏睡穴的高順也由兩個義兵抬著,一行人緩緩的離開了義兵軍營。

萬年公主在前面拍馬領行,一架架載著銀兩的馬車跟著,兩旁則是護行的義兵,然後是由義兵抬著的高順以及相互攙扶而行的重傷義兵,最後才是張芍的馬車。

劉易穿越到這個三國時代已經有好幾天了,可是一直都是在營帳里養著傷,還真的沒有踏出過這個軍營,今天終於要離開這裡。

看著前面的人馬,劉易不禁有點心潮起伏,想到這個波瀾壯闊的三國戰亂時代,想到一個個三國的英雄猛將,差點忍不住欲振臂高呼一聲:三國我來了!

劉易覺得,自己好像就在玩著一款三國的遊戲,或者說是自己另一段的人生,而前面的人馬,就是自己的起家之本。

這個軍營就像是自己在這個時代的起點,從這裡開始,將要開展一個和前世完全不同的人生,從此就要踏上屬於自己的三國時代旅程。能否在這個時代里繼續活下去,是否可以在這個英雄輩出的時代里活得精采,那就要看自己的手段手腕了。

不過,劉易對於自己的前景還是挺樂觀的,相比起剛剛醒來的時候相比,劉易覺得老天爺對自己已經相當不錯了。

練成了元陽神功,擁有了神奇的真氣,有了二十萬兩錢財,有了這四十二個義兵的跟隨,還有萬年公主的相助,有了這些起步所需的根本,劉易覺得自己大事何愁不成?

現在有了這筆錢,下一個計劃當然就是要先網羅多一點的人才,多招攬一些兵馬,然後再帶著大夥離開洛陽。

洛陽的水太深了,在這裡不太好發展,朝官權臣太多了,走在街上不小心踩著一個人都有可能是權勢滔天的人物,隨時都有可能因為這樣被砍掉了腦袋的危險。想想自己只不過是隨便看了兩眼一個大夫及一個女扮男裝的女人,就要被她們說要斬頭了,劉易可不想每天都應付這些無謂的麻煩,所以,離開洛陽是必然的。

再說幾年之後董卓的二十萬西涼大軍就進佔洛陽,那時候順者昌,逆者亡,活得不夠痛快。所以,在洛陽撈夠資本之後,就得快點離開。

劉易的計劃,是要在天下群雄起兵討伐董卓的時候,能夠有一支足可以左右局勢的精兵,那樣才有可能在群雄爭霸的時期里佔據一席之地。

呵呵,當然,劉易還想到最好能夠得到幾個三國里的絕色mm來補償自己因為到了這個世界而失去了明星mm的遺憾……身心不滅,色心不死啊!

「劉易,你過來,我還有話要對你說。」

在劉易胡思亂想的時候,不知不覺的就落到了最後,耳邊傳來了張芍那好聽的叫聲。

「呵,我就說嘛,今天你來找我,好像並沒有帶著傷重的義兵,肯定是有事才來找我的,如果沒有事,那麼就一定是想我了……」才想著美女,馬上就有美女叫喚,劉易一下子醒過神來,快步走近張芍馬車的車窗旁,伸手把半遮半掩的車窗帘完全拉開,看著盤腿端坐在裡面的張芍,像要把張芍的蒙面紗巾看穿似的樣子道。

「呸!亂嚼牙根,正形一點!」張芍也學到了萬年公主那樣,動不動就大發嬌嗔,美眸往上一翻,沒好氣的道:「高順不是傷兵?」

劉易一邊走著,保持著和馬車一樣的行進速度,幾乎要把整個人都呆在馬車窗上,鼻子像狗鼻似的往裡面聞了聞,才搖頭道:「那個高順不算,他是你在半路巧合碰到的。」

「好了,不和你扯這些了,知道我今天為什麼沒有帶重傷的義兵來請你治么?」張芍拿劉易沒有辦法,對於這個懂得神奇醫術的小兵,張芍已經留心觀察了很久,今天她就一直在旁邊靜靜的看著劉易如何從張讓這個權傾天下的大奸佞的手中弄到十五萬兩銀子,把整個過程看得一清二楚。

但是她還是看不透劉易,這個小兵,不但擁有神奇的醫術,似乎膽子也大得很,從義兵的口中知道,正是他首先帶頭殺官兵的,也是他捉住蹇碩的,又是他想出壞點子從張讓的身上索要了一大筆錢財。這個傢伙,看到張讓的時候,居然一點都不放在眼內,還讓張讓受到了冷遇,把張讓硬生生的趕走了,這樣的一個人,像是一個小兵的行為嗎?一般的士兵,叫到朝中的人物,早就嚇得低頭跪下了,所以,張芍越來越看不透劉易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別問了,有事你就直說吧,說完咱們聊聊別的。」劉易沒有心思去猜想張芍問自己的問題,眼神灼灼的看著她,好幾次都想伸手去揭下她的面紗。

張芍還真的受不了劉易這種帶著輕佻的眼神,這也是她看不透劉易的另一個地方。這個傢伙,平時的行為好像挺正經的,但是一對著自己的時候,就又像變了一個人,那看人的眼神,就像要把別人給剝光了似的,被他直看進內心。

張芍是一個過來人,劉易的眼神,她的心裡非常清楚是什麼的意思,並不是那些真正的登徒浪子的淫邪目光,而是一種帶著熱切欣賞、熱情的眼光。她那死去的丈夫就經常那樣盯著自己來看,所以,每當劉易如此看著她時,她的心裡都怦然心動,卻又不敢面對。

是自己對這個認識不久的小兵心動了么?張芍很多時候都不敢深究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