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十二章公主動粗

第二十二章公主動粗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271

黃正和武陽把蹇碩押了進來,這傢伙一見到男扮女裝的萬年公主,頓時呆了一下,但轉眼就如像見到救星的樣子,撲嗵一聲就跪了下來,差點沒有爬過去抱著公主的大腿。

他眼淚也不用醞釀,嘩啦一下就涌了出來,張口就大哭:「啊,嗚……公主,萬年公主,救命啊……救救老奴啊!」

劉易等人硬生生的被蹇碩的這個表現弄得都愣住。

這丫的,已經完全沒有了一般武人的節氣,虧自己還把他定位為接近一流的武將,現在竟然就像那些電影電視里的那些膽小如鼠的狗奴才一樣,如此的貪生怕死,哀號猥瑣,哪裡還有半點像有一身武藝的強者模樣?

他此時的神情,更像那些被輪了大米還要是輪了幾十遍的那樣,受盡了委屈的樣子,表情說有多凄涼就有多凄涼。

可惜,蹇碩可能不知道,他不知道萬年公主對他們這些閹官有多厭惡,而且,萬年公主現在還在氣頭上。所以,看到了蹇碩這個淚水鼻涕一齊來的噁心樣子,不禁是惡向膽邊心,忍不住一抽起衣袖,拿起自己的佩劍,連劍帶銷啪的一聲打在蹇碩的臉上。

「啊。公、公主……」蹇碩平時和萬年公主所打的交道並不多,並不知道萬年公主內心裡對他們的厭惡,而他又對張讓和皇上的關係非常清楚,知道是那種親密得不能再親密的關係,心裡認為既然皇上都如此信任寵愛自己等人,那麼萬年公主應該也一樣,所以,見萬年公主突然出現在這裡,還不趕緊求救?但想不到萬年公主不但不說要救他,反而是拿起傢伙就揍自己,重重的一下如像抽在他的心裡一樣,心都涼了半截。

他現在可不敢再小看這些義兵了,剛才審問他的時候,自己稍為有說得不夠清楚的時候,就是一頓拳打腳踢,都是往死里整的。想想這些義兵殺自己的手下時,沒有半點猶豫,殺了就殺了,蹇碩可不敢再懷疑這些義兵敢不敢殺了自己。到現在他才發現,這些哪裡是義兵?分明就是一些亡命之徒,都是一些玩命的人,落在這些人的手上,他如果不怕死的話,相信都有想死的心了。如今,萬年公主居然打他,這讓他的心裡是如何的恐慌呢?

「公什麼主?我呸!」萬年公主不容分說的照著蹇碩的臉龐就狠狠抽了起來,一邊抽著一邊罵道:「我叫你殺良冒功!我叫你濫殺無辜!我叫你來亂趕走這些義兵!……」

「啊!啊……公、公主……饒命啊……哇嗚……」蹇碩剎時痛得在地上翻滾,像一個小孩子一樣大哭。

一頓暴打,把蹇碩揍得哭爹叫娘,臉面部位瞬間就紅腫了起來,成了一個豬頭狀,他那一對三角眼更是被腫起來的臉肉擠得成了一條小縫。

萬年公主打得手累了,便用腳一腳一腳的踹在蹇碩的身上,心裡覺得十分的解氣,似乎要把多年來對這些閹官的憋著的一口惡氣全撒了出來。

她平時對這些閹人的阿諛奉承都不知道有多噁心、反感,這也是她不想待在宮裡的原因之一。只不過,她一直拿這些閹人沒有辦法。她的心裡也時常的怨懟,都不知道這些閹官有什麼好,父皇如此的信任他們。

正因為平時難得有機會拿他們出氣,現在有機會還不先狠狠的揍上一頓再說?

劉易知道蹇碩一身武藝,一時半刻是揍不死他的,便任由萬年公主抽了他一頓。一會,見他已經渾身血淋淋,伏在地上不哭喊了,似乎是出氣多入氣小的樣子,劉易才趕緊叫停,止住了萬年公主繼續施暴。

「哼,這種人,打死了活該!本公主老早就看他們不慣了。」萬年公主揮著自己的手腕,像是打累了的樣子冷哼了一聲道。

看著萬年公主氣豉豉嘟起來的小嘴,劉易越看就覺得她越可愛,差點就忍不住想握上了她那在揮著的玉手,把她拉了過來好好的親一口。不過,劉易可不敢在這個時候造次,想著還是先把事情做完了再說,如今萬年公主和自己等走得近,還怕今後沒有機會俘獲她的芳心么?

「公主,你打累了,先歇一會,看我們如何懲治他吧。」劉易對萬年公主眨了眨眼睛,然後把一盤平時用來洗手的涼水嘩啦一聲潑到了蹇碩的頭上。

「嗯嗯……哎呀,別、別打了,要、要死了……啊啊,痛死了!」蹇碩被冰冷的冷水一下子淋醒,張口就大叫著喊痛。

「哼!」劉易用鼻子哼出了一聲,用腳尖把他翻了過來,讓他仰躺著,才居高臨下的盯著他道:「蹇碩,你知道罪么?你意圖謀反,竟然想刺殺萬年公主,幸虧有我們這些義兵保護了公主,要不然……」

「啊?這、這位大人,我們沒有啊,我們什麼時候刺殺萬年公主了?我們只是聽了張讓大人的命令,來這軍營里殺、殺……」蹇碩雖然被打得像個豬頭,但還不至於影響他的思維,聽劉易說他什麼的行刺萬年公主,嚇出一身冷汗,這些栽贓嫁禍的事情,他可是做得多了,想不到現在竟然被別人在他的身上用了一次。他想通這點,不敢把張讓派自己等人來這軍營里殺良冒功事當著萬年公主的面說出來,因為刺殺公主及殺良冒功都是死罪啊。

「事情怎麼樣你就不用說了,剛才你已經招了,還在招狀詞上畫了押,大家都清楚是什麼回事了。」劉易一腳踏上蹇碩的胸膛,稍為躬下了一點身子,盯著他的那一絲眼線冷著聲音道:「我想只想問你一句,你想死還是死活?」

「呃,我想、想活。」蹇碩知道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