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十九章張遼高順

第十九章張遼高順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32

還在猶豫的官兵,終於在蹇碩的求饒喝罵之下,紛紛把兵器扔到了地上。主將被抓,也由不得他們,如果大夥不拋下武器,看這些兇悍的義兵還真的有可能當場立斬殺了蹇碩。

蹇碩可是張讓的親信,又是他們的統領,蹇碩都發話了,他們可不敢造次。

就在官兵叮叮噹噹的把兵器扔到了地下的時候,軍營里卻來人了。

來的正是那女大夫張芍以及萬年公主劉慕,她們的身後還跟著一個騎著白馬一身鮮白衣甲的將軍模樣的人,後面還跟著一眾士兵。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現在軍營中產生的殺戮氣息引起他共鳴的問題,劉易隔著老遠就能夠感應得到那將軍散發出一種凜然的氣勢。

「咦?這、這發生了什麼事?」萬年公主首先驚呼了一聲,隔著老遠就問。

「呵呵,原來是張芍大夫和萬年公主來了,別害怕,現在已經沒事了。」劉易對那將軍暗自留心,才笑著向萬年公主和張芍打了一個招呼,然後低聲交待黃正和武陽把蹇碩押進一個營帳里去審問。

官兵突然來這裡做這些殺良冒功的事情,此事有點古怪,劉易感覺此事好像是這些禁軍故意要針對自己等人似的,特別是想到張讓,感覺事出必有因,所以,得要審問清楚。還有,劉易心中所想的斂財大計,還得要蹇碩好好的配合才行。

「啊?這、這些不是宮裡的禁軍么?江河?你不在宮裡守值,來義軍兵營里幹什麼?天啊,怎麼會死了這麼多士兵的?嘔……」萬年公主終於也看到了倒在雪地上還流著血的一具具禁軍士兵的屍體,那種血沐沐的場面以及濃濃的血腥味讓她很不舒服,忍不住打了一個乾嘔。

「公、公主……」其中一個禁軍副將見被萬年公主認了出來,雙腿一軟,就跪了下去。

萬年公主平時經常偷偷的出入皇宮,自然也和一些禁軍相熟,會認得幾個禁軍的人,因為平時如果沒有這些禁軍的幫忙,萬年公主也做不到偷偷摸摸的跑出皇宮來玩耍。

「公主,我們還是進營帳里去再談吧,在這裡血腥味太濃了。」劉易對萬年公主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自從認識萬年公主之後,劉易還沒有像一般人那樣對她下跪施禮過,不過,有點江湖俠氣的萬年公主也沒有過多注意這些禮節,弄得現在來義軍兵營里的時候,像黃正、武陽等義兵,也沒有刻意的向她行跪禮了。

「哎呀!快跟我說說這裡發生了什麼事,真是急死人了,這、這些禁軍不會是你們殺的吧?殺禁軍可是要犯下死罪的啊!」萬年公主沒有再理睬那個叫江河的禁軍副將,首先想到的是這些禁軍士兵被殺了的嚴重後果,有點擔心是劉易等人做的好事。

她們都來遲了一步,來到的時候已經停止了戰鬥,所以沒有看清楚軍營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然,其實在義軍兵營外也有禁軍的士兵在看守著不讓人接近的,但是她後面跟著一個將軍以及一眾士兵,看守的禁軍士兵沒敢有半點阻饒,再說公主要進來,他們敢攔住么?

「呃……別心急,我會讓你明白是什麼事的,來,張芍大夫,一起進來,我們進營帳里再說。」劉易有點拿這個心急的萬年公主沒有辦法,這些事能一言兩語說得清楚么?

「劉易,今天我又帶了一個傷重的人讓你幫忙看看,好像挺嚴重了。」張芍也被這個軍營里的情況嚇驚了,但這幾天的時間已經接觸過不少的傷者,傷者身上的傷口噁心情況也見得多了,因此,並沒有像萬年公主那般聞著兵營里的血腥味就作嘔,回過神來也較快,所以,首先向劉易表明來這裡的目的。

呵呵,張芍現在有點怕單獨和劉易在一起,因為她發現這個小兵狗嘴吐不出象牙,上次來找他治一個傷兵,他居然問自己是不是借這些事來接近他,還問自己是不是喜歡了他……天啊,這該死的傢伙是小兵還是流氓?是英雄還是登街徒浪子?這樣的話可以隨便問女兒家的么?所以,張芍還真的有點怕劉易會不會又對自己說一些有污耳根的話。

「哦?那一起送進營帳里來吧。」劉易在張芍刻意說請自己治傷者,抬眼也看到了在那騎馬的將軍後面兵士之中,有兩個士兵用一副擔架抬著一個傷者。

進入一個還算完好的營帳裡面,劉易暗裡察看了一下那個騎白馬的將軍以及那些士兵。劉易發現,這些士兵相當的沉默冷靜,看到營里滿地的屍體,居然沒有一個士兵現出半點的驚亂,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一眼那些躺在地上的屍體,而且,劉易還從這些士兵的眼中看到一種嗜血的神采,見到鮮血,好像還有點興奮的樣子。

這些士兵,一看就知道是絕不弱於自己這些義兵的戰士,就憑他們那種嗜血的神情就可以判定,這些都是一些經過不知道多少次戰鬥的精銳之士。

看著,劉易不禁對這個將軍好奇起來,這個人是誰?竟然能帶出如此精良的士兵。

劉易先引萬年公主及張芍進入將內,然後等了一下翻身跳下馬來的將軍。

「這位將軍是……」劉易打量著穩步走來的將軍,發現他也不過是二十來歲左右,相當的年輕。

騎著白馬,身穿白盔銀甲,如果不是看到他的臉膛,雖然也是儀錶堂堂,但卻稱不上是帥哥的那種,要不然,劉易還真的會以為是碰上趙雲或者太史慈等一眾帥氣的武將了。

「他是……」

「在下張遼!」

張芍還沒有說出,此將就搶著說了出來,但是說了四個字之後,便靜靜的走了進來,沒有多說一個字,有點惜字如金的樣子。

「張遼?張文遠?」劉易的眼皮突的跳了幾下,他、他竟然是今後曹操的五子良將之一的張遼?他怎麼到自己這個的兵營來了?

「嗯?你知道我的表字?你認識我?」張遼走進帳內,發現亂糟糟的,眉頭皺了一下,卻終於有點愕然的看著劉易問。

張遼向來治軍嚴厲,就算是軍營都要保持得整整有條的,所以,看到太亂的營帳,他有點不習慣。

「呵,沒,我們不認識,不過,好像聽別人說起過你,說張將軍是呂布飛將之下的第一猛將。」劉易也從驚訝中醒過神來,想到這個時候張遼應該是和呂布在一起的,所以順便把呂布也提一下。

「奉先神力無敵,武技超群,我怎麼能和他一起評議?」張遼搖了搖頭,也不多說話,一直擔架上的傷者道:「聽說你懂針刺術,請小兄弟你幫忙看看我這位兄弟。」

「這沒問題,我儘力而為。」劉易看了一眼那擔架上的傷者,卻看到那傷者身上還滲著血,似乎都是一些新傷,眼內不由閃過一絲不解:「他是才受傷的?」

「嗯,他是我的好兄弟高順。」

「高順?」劉易儘力的剋制自己的神經,免得表現出太過驚訝來。

今天一連見到了兩三個三國歷史上的武將,也的確比較考驗劉易的神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