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十七章禁軍統領蹇碩

第十七章禁軍統領蹇碩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516

當世上有姦邪作惡,當以雷霆萬鈞之勢滅之!

劉易就是信奉這一條鐵律,這些所謂的禁軍,居然如此猖獗,在天子腳下都敢做這些殺良冒功人神共憤之惡事,其心真的可誅也。這些惡事,似乎今後佔據洛陽挾天子以令諸侯的董卓也曾做過,做這些惡事的人,絕對不會是好人!

所以,劉易沒有考慮這些官兵的多寡及他們的身份來歷問題,而且事情也不在劉易的掌控之內。面對這些連分辯說話的機會都不給自己的官兵,如果再不有所表示的話,那麼也就只有被殺的下場。因此,劉易就用最直接的方式,挑動義兵,憤起反擊,讓這些官兵見識一下什麼才叫做真正的兵!

槍出不見紅不收,刀去不見血不回,勇往直前,視死如歸,每一個義兵的眼中儘是凍沏入骨的寒光,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義兵們除非不舉槍不揮刀,否則,必然有一個官兵濺血倒地,一個衝刺來回,殺得近前的官兵都不敢正面看著義兵的目光。許多官兵至死都不明白,這些哪裡是什麼的義兵?簡直就是哪裡蹦出來的冷血殺人狂。

義兵身上散發出來的煞氣,都是經歷過無數生死,用不知道多少條人命喂出來的。他們不發威則已,一旦暴起,就不是一般的官兵能夠直視對抗的。

所以,義兵以雷霆萬鈞之勢衝殺了一個來回,就擊殺了二十多個官兵,血淋淋的場面,讓這些沒有一點思想準備的官兵都呆了眼,也震懾住這些大部份的官兵。

儘管官兵的人數眾多,但在那將領氣急的下令命所有的官兵湧上來時,可官兵們一時膽怯,竟然有點畏縮不前。

「幹什麼?你們待在宮中久了,都變娘們了?見到血就害怕了?」那將領見官兵們一臉懼色,氣得本就有點鐵青臉色泛出一層黑氣,隨手抓過一個止步不前的官兵,往前一扔怒聲喝道:「都他媽的給本統領上!這些都是亂軍!黃巾同黨,想立功的都給我殺!誰敢退縮半步,就是反抗命令,當場格殺勿論!事後還要追究九族!」

「列陣!把這軍營里的人都給我分割包圍起來!」這將領身旁的一個副將此時也搶前一步,大聲指揮起官兵來。

他也知道了退縮不得,既然事情已經開始,就不能再有回頭箭了,殺良冒功的事,做了就做了,做得手腳乾淨的話,那就是功勞,若今天不把這個義軍兵營的義兵全部擊殺,殺良冒功的事傳了出去,那就是他們大禍臨頭了。nnd,如果早知道這些義兵會如此的兇狠,他打死也不想和統領一起做這樣的事情了。

官兵也實在是太多,幾百個人,就算分在幾個營帳圍殺義兵,也有一百多個,百多個人對付不了十幾個乃至幾個的義兵?所以,在領兵的將領回過神來之後,官兵們開始重新迅速的列起了陣勢來。

宮中的禁軍,在大漢某個時期來說,的確算得上是漢軍中精銳之精銳,平時多少也會練練兵,所以,列陣起來也相當的迅速。

不過,劉易當然不會給機會他們列好陣勢來圍殺自己等人,自己這個義軍兵營里只有四十來個人,能戰的除去被擊暈的二虎,總共才三十六個人,而且,剛才的戰鬥之中,還不知道有沒有義兵傷亡。所以在衝擊官兵的時候,劉易就一直注意到軍營中四周的情況,發現別的軍營中的義兵也殺了出來,估計傷亡並不大。

如果讓官兵重整陣容,自己這三十來義兵雖然勇悍,但是還不一定是這些官兵的對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些官兵不會因為自己等人的勇猛而退縮,他們畢竟不是賊兵,是經過有素訓練的官兵。哪怕是賊兵,也不是殺死他們一點人就可以讓他們潰散的,以往以少勝多打了那麼多勝仗的原因,除了大夥勇悍之外,也因為關羽、張飛在萬軍之中取下對方主將的首級,讓賊兵沒有領頭的指揮者,如此才可以真正擊敗敵軍。

更讓劉易可慮的是,自己的三十多個義兵現在還沒能殺到一起,沒有凝聚成一個真正的衝擊之陣。見官兵在將領的指揮下開始調整移動,分出人去攔截圍殺義兵,當下靈機一動,大聲道:「所有兄弟聽好了!都以我為中心,大家殺過來!殺啊!」

「我們來了!殺!」其他的義兵聽到了劉易的呼喊,齊齊大叫。

「殺!」劉易狂喝了一聲,身形前沖,一拳擊中前面一個官兵的胸膛,有意加力為之之下,主個官兵被擊得狂灑著鮮血往後飛出。

劉易的目標是那個主將統領,能否殺出去,就看能不能把那個將領擊殺或者制住。以前跟著關羽、張飛,每次戰鬥,他們都會有意識的帶領大夥直殺向對方的主將所在,一般情況之下,哪裡有指揮,哪有反抗,關、張就會帶領大夥殺向那兒。所以,慢慢的在義兵的潛意識之中,都養成了一種在戰場上都會往敵方主將所在的地方殺去。

現在,在劉易在意大聲招呼義兵向自己的方向集中,而他卻往那主將的方向衝殺過去,如此一來,就變成了幾路義兵不躍而同的往那禁軍統領的方向圍殺而來。

劉易等人一動之時,官兵也幾乎同聲喊殺,也奮起反擊,一時間,軍營里喊殺衝天。

義兵們果然勇猛,在官兵開始有組織的反擊的情況之下,居然還能一直衝殺向前,雖然不是太快,但也可以穩步前進,不過,劉易偷空看了一眼他們,見到義兵們大多都挂彩了。

劉易最先殺到了那統領的跟前,劉易也不打話,縱身就往那個統領撲去,希望可以一舉擊殺或者制住他。

就在此時,異變突生,劉易看到那個統領的的三角眼閃出一絲不讓人注意的冷笑,下意識之間覺得有問題,就硬生生的止住了身形,落到了兩個官兵的跟前。

還沒有喘一口氣,正要先轟殺這兩個官兵之時,只見那將領的身形一動,居然身體靈活的躍起,手裡的長劍直刺劉易,而且,他渾身都散發出一種凜然的殺氣。

不好!碰到了會武技的武將了,劉易心裡暗叫一聲,也來不及擊殺那兩個官兵,抓著跟前兩個官兵的手一拉,讓他們的身體檔著直刺而來的那個統領,自己則向後退了幾步。

劉易的心裡驚疑,這個禁軍統領是誰?他發出的殺氣雖然不及自己,但絕對不弱,如果自己的氣勢算是和三國一流武將平級,那麼此人最少都是二流武將級別的武將。

碰碰!

兩個官兵慘叫一聲往兩旁飛出,此將領沒有收勢,直接從兩個官兵之間殺過,把兩個手下撞飛。

「咯咯……憑你想來殺我蹇碩?拿命來!」他看也不看那兩個被撞飛的官兵,直接揮劍往劉易殺來。

蹇碩?這個禁軍統領竟然是蹇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