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十二章臨床經驗

第十二章臨床經驗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034

眾人見劉易捻著那根長長的銀針向鄭石的胸膛刺下去,全都驚呼出聲。

特別是萬年公主及那些侍女,驚得雙手掩目,不敢再看,如此一根長針刺下去,不會把人刺死么?

「你、你要幹什麼?」張芍離劉易近,看得更真切,失聲問道。

而黃正和武陽更是驚嚇得想伸手去拉扯阻止劉易。

「都別動!」劉易一臉沉靜的低喝了一聲,手上的銀針就快速的無聲無息的刺了下去,隔著衣服都精確無比的刺中了鄭石胸膛的擅中穴。

劉易的一隻手還和鄭石的手相接,能清晰的感應得到他身上的穴位位置,所以才會這麼準確無誤。

唰唰唰的幾下,劉易也不顧在旁觀看的人驚呼的聲音,一連在鄭石身上的幾處大穴位上插了幾根銀針,然後才試著中斷和鄭石的真氣聯繫。眼睛緊緊的盯著鄭石,看看他會否因為如此而變得氣弱。

一息之間,鄭石卻沒有一點異常,反而是更加有精神一點,他自然也看到了劉易的動作,也被嚇得心驚肉跳,驚駭得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現在見自己的身體被插了銀針之處沒有半點不適,似乎也不曾感覺到疼,才驚疑的道:「咦?劉哥兒,你、你這是幹什麼?在我身上插了那麼多銀針,那麼長的銀針插進去了,我怎麼沒感覺到疼的?還感覺到銀針插進的時方熱熱的,好像有一些熱熱的氣流在流動著,很舒服。」

呼……劉易鬆了一口氣,原來自己的真氣還可以這樣用的,用銀針刺穴的方法,可是暫時把自己的真氣封存在鄭石的體內,不至於那麼快的就消失。

「我以前不是和你們說過么?我自小就沒有家,都是住在一些荒山野廟裡的,有一次碰到一個老神仙,他救會了我一些醫傷治病的方法,不過,我也不知道有沒有用,以前沒試過,現在試一下,按你所說的,我應該是插對了。怎麼樣?敢讓我來為你治傷么?」劉易隨口半真半假的編了一個借口為大家解釋了一下。

「敢!為什麼不敢?我也知道我這傷難治,這條命反正都是檢回來的,你來或者這位女大夫來都一樣,如果我挺不住,咽了氣,你們有機會見到我的妻兒,就說我對不起她們,這輩子不能再照顧她們了。」鄭石倒也光棍,不過,這都是他也見慣了身邊許多兄弟因傷離去,對於死亡,多少有點麻木了。

「好!」劉易站直了身體,移到了小床的另一旁,也沒有管其他人的疑惑,自自然然的再在鄭石的大腿的穴位刺了幾針,為他麻醉了大腿。

「你、你這是針刺,你懂得針刺術?」張芍好像此時才記起,語氣像有點不太相信的問。

「針刺?嗯,差不多吧,傳給我這種針刺術的老神仙說是針灸術。」

劉易聽張芍問起,才記起這個針灸術其實並不是自己現代時才有的,這種針灸術,距離現代幾千年前就有了,記得《山海經》和《黃帝內經》等多部古書之中都有提到,哪怕是這漢代時候,懂得針灸術的醫生大夫應該也有不少,只不過,古時候可能是叫做針刺術吧。

劉易沒對張芍說太多針灸術的事情,轉而道:「把小刀給我吧,我做一次讓你看。」

銀針刺穴,可以讓自己的真氣存留在鄭石的體內,但劉易也不知道可以封住多久,所以得抓緊時間。

「哦。」張芍這次沒有猶豫,趕緊把小刀遞給了劉易,她看劉易自信悠然的樣子,還真的信了劉易跟什麼的破廟老神仙學過治傷醫人的方法,心裡也有點好奇的想看看劉易的手段。

接過張芍默默遞來的小彎刀,劉易先在火上烤了一下刀子,像在自顧的說道:「用火烤,是為了消毒殺菌,記住了,以後要為傷者處理傷口的時候,都要先洗乾淨刀子,再用火烤過,清理好傷口,再要用鹽水清洗,包紮的紗布,也要用水煮沸過,涼幹了才能拿來用,不過,現在一切從簡吧。」

劉易說著的時候,小刀順著鄭石那腐爛的傷口一划,只見寒光一閃就已經把鄭石的一條大腿截掉,而鄭石居然沒有一點感覺,依然靜靜的睜大眼睛瞪著,就像那條腿已經不是他的,被截掉了都不知道。

斷去的傷口之處,流出濃濃的黑血,而那些腐爛了的地方,發出一陣讓劉易都差點忍不住的惡臭。

在看著的萬年公主,發出一聲嘔聲,趕緊掩嘴轉身跑了出去,平時她哪裡見過如此污臭的東西啊?自然是受不了。而其他的人更是不自然的轉過頭不敢再看。

劉易示意武陽和黃正幫忙,先把鄭石的斷腿拿走處理,再集中精神為鄭石清理乾淨斷處的腐肉。

用刀子把鄭石斷處的腐內一點點的剜去,直到看得見發白的肌肉及白骨。因為劉易用銀針為鄭石的腿上封住了血氣,不會有鮮血流出來,所以鄭石的肌肉才會是白色。弄乾凈之後,再讓人弄來了鹽水清洗、上藥、包紮,一會間,劉易就已經做好了整個手術。

做完之後,劉易再擦測了一下鄭石體內的真氣,發現才消耗一點,估計用銀針封住,維持一整天都沒有問題。

有真氣在,劉易知道鄭石的命算是保住了,現在就只等傷口癒合,調養好身體,到時候就可以起床活動了,但是在這之前,劉易插進他體內的銀針,還不能撥出來。

不過,為他麻醉的那幾根銀針得要撥出,要不然,傷口之處長時間沒有血液流通,那樣會造成他半邊身體都有可能壞死癱瘓。

「鄭石大哥,你注意一下,你身體上,胸口、下腹、天靈等幾個地方的銀針你要小心一點,不能碰到不能撥出。」劉易先交待了一下鄭石這些注意事項,才用力的握著他的一隻大手慎重的道:「接下來,我會撥得你大腿上的銀針,撥下來之後,你就會很痛很痛,鑽心的痛,你一定要挺住,只要挺住這一關,那麼你的傷就會沒事了,能挺住不?」

「嘿,劉哥兒,你也太小看老哥我了,一點痛算得了什麼?要怎麼樣你就開始吧,我煞得住。」鄭石神情堅毅的道:「為了我的妻兒,我一定能挺得住。」

劉易點點頭,但還是把黃正和武陽叫來,讓他們先一人按住了一隻鄭石的手,才敢撥去鄭石上的銀針。

誰知道撥出銀針的時候,疼痛可能超出了鄭石的意料之外,啊的一聲驚天的慘叫從他的大嘴裡喊出,接著整個人在床上彈動了幾下便痛得他昏了過去。

額……劉易也低估了血液衝擊到他傷口處的刺痛,見他昏厥了過去才拍了一下自己的額頭,丫的,自己怎麼忘記了先插一下他的昏睡穴,讓他先昏睡過去啊?害鄭石白白遭受了一次鑽心的痛楚……

醫治鄭石的整個過程,就只有張芍一眼不眨的盯著劉易的動作,生怕會看漏了一點似的。見劉易還真的處理好了鄭石的傷口,她不禁對劉易有點敬服,她自問如果是自己動手,還真的沒有一點把握。但她越看劉易,就越覺得劉易似有點與眾不同,一個小兵,居然懂得醫術?還懂得針刺術?

雖說劉易說是跟什麼的老神仙學的,但她心裡總感到有點奇怪,如果劉易早就懂得這些,為什麼要等到現在才為鄭石醫治?還有劉易對她說的什麼消毒殺菌,自己可是從來沒有聽說過啊?殺菌?菌是什麼?

不過,劉易沒有給機會她胡思亂想,以同樣的方法,把營帳里的另外幾個重傷兵的傷口都處理了。劉易用銀針把元陽神功的真氣封住在傷者的體內,除了一個是胸膛之處受了箭傷的義兵是劉易自己動手的,其他的幾個都是叫張芍動手為義兵處理的傷口,算是給了她臨床醫治的機會。當然,劉易自己身上的傷口都是讓她幫忙著弄的。

處理好重傷兵營里的傷兵傷口之後,已經是中午了,張芍帶了不少藥草來的,她根據幾個傷兵的情況開了調養身體的藥方,留下了藥草才和萬年公主離開。

ps:這兩三章估計有些讀者看著有點鬱悶,不過,馬上就要進入一些yd的劇情了,大家拭目以待吧。不管如何,請推薦一下,收藏一個,煙槍拜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