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九章真氣奇效

第九章真氣奇效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369

黃正和武陽見女大夫走了過來,便趕緊讓開一旁,好讓她近前來察看鄭石的傷情。不過,劉易只是移開了一點,沒有完全離開,手上還握著鄭石的大手。

此時的劉易,輸了一道元陽神功的真氣進入了鄭石的體內,在輸了進去的時候,劉易就感到了一種非常奇妙的感覺。當真氣輸進鄭石體內的時候,就好像是自己的神經觸角得到了延伸,真氣所到之處,劉易就能感受得到鄭石體內經脈氣血的流動情況。

劉易感到,鄭石的血氣很衰弱,氣息不暢,不過,在自己的氣息流過的地方,他體內的血氣馬上就變得活躍起來,遇到有阻塞的地方,也在劉易的真氣所到而衝破阻塞,只一會的工夫,劉易的真氣就幾乎游遍了他的全身。

但是,當真氣到達他的左大腿的時候,就完全沒有去路。

他傷的是左大腿,劉易抬頭剛好看到黃正為他掀開了蓋在身上的棉被,看到了他的左大腿,那用白布簡單包紮著的大腿,已經完全腐爛,原來的白布的已經變成是黑布,上面還凝結了一片片黑色的血漿,發出一股讓人作嘔的異味,讓人不忍目睹,聞之掩鼻。

看情況,他的左大腿之下已經完全壞死,真氣都不能貫通,神仙都保不住他的一條腿了。還幸,劉易通過真氣的傳輸,自己的真氣似乎激活了他的生命因子,他的氣息也稍為變得強壯一點了,暫時應該還能挺得住,不會有生命危險。

當然,劉易知道,如果沒有自己輸進去給他的一道真氣,恐怕鄭石還真的是迴光返照,隨時都有可能雙腳一蹬就斷了氣。

「你、你讓開一點好不?我要先幫他切脈。」張芍已經走近小床邊,見劉易握著鄭石的手沒有放開的意思,只好白了一眼劉易說道。

她的心裡同時也在想,小兵就是小兵,沒見識,那麼緊張吼人家來為傷者看傷,卻不知道大夫看病的時候要先切脈,抓著病人的手,我怎麼切啊?

「哦……」劉易趕緊放開鄭石的大手,退往一旁。

事實,劉易已經基本明白了鄭石的情況,因為左大腿壞死,寒毒從傷處入侵身體,造成一種傷寒癥狀。由於長時間沒能得到醫治,經常傷痛得冒出大量的虛汗,也因為流血過多,造成他氣虛體弱,缺癢缺血而重度昏迷。要想保住鄭石的性命,必須要進行截肢,然後再開藥方為他驅散體內的寒毒,慢慢的調養身子,估計要一、兩個月才能真正的康復過來,但他永遠都只能靠拐杖走路了。

劉易自己本來就是一個傷重的小兵,一時間也不知道如何向大家說明自己也能醫治鄭石,有這個女大夫在這裡,想想還是讓這個女大夫醫治,看看能否醫好鄭石再說。

劉易讓開後,張芍輕輕的拉起自己的寬大衣袖,右手就露出了有如春蔥一般的玉指,慢慢的往鄭石那垂在床邊的大手切去。

好美的一隻玉手!劉易雖然剛剛因為自己的眼睛而惹起了一點風波,但是見到女大夫的玉手,眼睛又情不自禁的盯著來看,不過,卻不好意思再咽口水了,當然,如果有可能的話,劉易還真的想抓著這隻如玉般晶瑩剔透的玉手來把玩一翻。

「啊,女大夫?女御醫?」精神狀態已經好了一點的鄭石,見來到近前的是一個女大夫,居然一下子縮回了自己的大手,不好意思的轉臉對黃正說道:「黃正老哥,先弄點水來洗一下我的手吧,我這、這手臟……還有……男女授受不親……」

「女御醫?」張芍不禁側頭看了一眼劉易,記起剛才劉易對鄭石說過自己是什麼的御醫來的,不禁沒好氣的吹了一口蒙在臉上的白面紗,對鄭石柔著聲音道:「這位大哥,你別聽劉易胡說,我才不是御醫,只是懂得一點玄黃之術而已,我是大夫,沒有那麼多的規矩。你也別那樣了,把手伸過來,讓我先切切脈,看看還有沒有辦法傷好你的傷,我可不敢保證一定能治好你的傷哦。」

「哦……那你、你切吧。」鄭石聽這女大夫沒有嫌棄自己的手臟,這才慢慢的再把手伸了出來,不過,鄭石的臉上卻現出了一絲疑惑。

劉易見到鄭石說什麼的男女授受不親的話,差點沒笑出來,暗嘆了一聲果然是封建時代……不過,聽到了女大夫對鄭石所說的話,心裡不禁暗罵這個女大夫,丫的,蠢!不知道自己剛才那樣喊她做御醫,主要是想給鄭石一種精神上的刺激嗎?鄭石也知道自己等人都是醫生大夫說沒救的人了,心裡也早已經有了絕望的心,要是一般的大夫來為他治傷,他還有信心大夫會治得好他的傷?

在古時候,誰都知道御醫是為皇上看病的醫生,醫術是最好的,病人一聽到是御醫來為他醫病,先不管最後能不能治好,但是卻可以傳遞病人一種求生的希望,可以給病人一種能夠治癒自己的病的信心。而現在,這個女大夫居然還要在病人的面前謙虛,不懂得要治病就得先給病人一種信心,她難道是從來都沒有給別人治過病?

醫生,在同行之間,或者在平時的聊天上,可是謙虛一點,但是在面對病人的時候,一定要給病人一種絕對的信心,只少,要傳遞給病人一種我能治好你的信心,要不然,病人都不相信你,如何能治好病人的病?

張芍把玉手搭在鄭石的手腕之處,才切了一會,卻突然抬起了螓首,清澈的大眼睛流露出一種不太相信的神色,驚疑的道:「不對啊,這位兄弟的脈搏很正常,還很強,身體應該不會有什麼大礙的,只是……他的這大腿……要切掉。」

聽到女大夫的說話,劉易才放心了一點,也直接表明自己的元陽神功的確有奇效,只一道真氣就能讓一個重傷者的身體回復了正常。

但張芍才說完,都還沒有鬆開搭在鄭石的手腕,又語氣大驚的道:「不對啊,這、這位兄弟的氣息,怎麼突然又微弱起來了?啊,脈搏跳動得很亂……」

「什麼?」劉易也一驚,一眼看到鄭石的臉色好像一下子就變得黑了很多,剛才已經增強了的氣息,突然又微弱起來,張大口好像想說話都說不出來的樣子。

這是什麼的回事?劉易趕一把搶過鄭石的大手,再次輸了一道真氣過去,卻發現,原來輸進鄭石體內的真氣已經沒有了,不知道為什麼,已經消失得一點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