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八章俺只想活著

第八章俺只想活著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834

「我們不停的砍殺,殺到都有點麻木了,就算是看到身邊的兄弟被賊兵砍翻在地,我們也沒有人會皺一下眉頭,我們只懂緊跟著關羽、張飛兩位大哥,一直向前衝殺!」劉易的語氣一轉,用有點悲壯的聲調道:「那一戰下來,我們死了多少個兄弟?五百個士兵,幾乎人人帶傷,戰後還能站著的,不足百人,其中有一百多個人永遠起不來了。」

在營帳里的每一個人,聽著劉易說完五百人擊敗了五萬人黃巾賊大軍的過程,都情不自禁的握緊了拳頭,心潮起伏,這情景,是何等的壯烈?是何等的讓人熱血沸騰啊!

若不是聽劉易述說,他們還真的從不敢想像這個世上會真的有這樣的壯烈事情。

「你、你們太厲害了,太偉大了!你們都是大英雄!」等劉易說完,萬年公主好半晌才從激動的心態當中回過神來,看著劉易的眼神也有點欣賞了。

劉易冷哼了一聲:「哼,厲害?偉大?英雄?」

「呃,就是嘛,你們五百人打敗了五萬人啊,這還不厲害?還不偉大?」萬年公主有點不自然的把手上的長劍收回身後,俏臉上居然流露出一種小孩子犯了錯誤時的才有的那種嬌憨神韻,目光閃爍的不敢看劉易的眼睛。

「我們這支義軍,大小打了三十餘戰,幾乎每戰都會有兄弟死亡,有人受傷,我們最後打勝了,打敗了賊軍,可是,我們得到了什麼?我們這些傷兵,得不到救助,朝廷也從來沒有過問,論功行賞?我們也沒有份的,什麼的軍功賞錢就不說了。我們死去的兄弟!有沒有哪怕是一兩銀子的撫恤?他們的血白流的,他們是白死的,唉……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向他們的父母兄弟姐妹交待啊!」劉易不打算就此放過萬年公主,眼神忽地一厲,盯著她道:「你知道不?我們並不厲害,一點都偉大,更不是英雄,而且,我們還很膽小,這不,你一聲令下,就可以要了我的人頭,就嚇得我的兩位百戰餘生的大哥跪地求饒,甚至,他們可能怕得連看你們一眼都不敢!」

「這、這……還不是你……」萬年公主有點心虛了,喃喃的說不出話來。

自己剛才拿劍要砍劉易啊,相比起劉易這些義兵所立下的軍功來說,看一兩眼自己和張芍姐姐算什麼事啊?再說,她知道劉易所說的是實情,戰功的事情,相信會有戰報的,自己可以求父皇查看一下就知道了,至於這些義軍沒有得到封賞,她從張芍姐姐的口中早已經知道了。不管怎麼說,好像自己理虧啊,這些傷兵,他們可是為了大漢才會受傷的,卻得不到救治,這似乎是朝廷做得不對……呃,貌似這個朝廷是自己皇室劉家的,自己作為皇室的一份子,那豈不是自己不對?所以,萬年公主真的心虛了。

劉易瞪了一眼她,緊接著滿臉怒氣的厲聲道:「你又知道不知道,你說我們偉大?不!我們只是沒飯吃,沒有衣服穿,才會參加義軍的,參軍,只是為了能有飯吃有衣穿!我們奮勇殺賊,並不是想當英雄,而是我們不想活著那麼窩囊!我們要打敗了賊兵,才會有飯吃,我們想立功,我們想要封賞!我們想要更好的活下去!」

最後重重的一聲我們想要活下去,如像一把巨錘重重的擊在各人的心窩,讓大家都啞口無言,沒有人敢在這個時候出聲說話。更加不會有人再提劉易剛才無禮褻瀆女大夫張芍的事。

劉易看了看張大嘴巴面有慚色萬年公主,沒有再說話,拖著有點疼痛的大腿,一拐一拐的走回床邊,然後慢慢的坐下。劉易知道,經過自己這麼一鬧,眼睛惹的禍算是胡混過去了,相信這個女大夫及萬年公主不會再跟自己計較,現在是時候處理一下自己身上的傷口了。

「嗚嗚……」

就在劉易坐到了床上的時候,一聲嗚咽在帳內響起,眾人一看,原來是一個傷兵醒了過來。

「哎呀,是鄭石兄弟,鄭石兄弟醒了。」黃正和武陽如像見到劉易醒過來時一樣的驚喜,不約而同的撲到了鄭石的床邊。

鄭石,劉易是知道的,他三十五歲了,原本是涿縣的一個鐵匠,長壯壯實實,五大三粗的。他平時靠打造一些農具出售維生,家裡有一個老母親,妻子及三個兒女,賊兵一來,他的那點生意也難做下去了,兵荒馬亂的,誰還有心思做農具務農啊?沒有了活計,他就把妻兒因送到了鄉下老家去,自己毅然的參軍了義軍。

他的打算,是等打敗了賊兵之後,就回到原來的地方,繼續以打鐵為生,可是,參了軍之後,聽說只要立了功,就會有很多的賞錢,說不定還會有田地分封,他就想到回去繼續打鐵也不是長久之計,如果打仗立了功的話,朝廷的封賞一來,他全家人都不用愁了。所以,他就一直跟著劉備,直到後來一條大腿受了傷。

他和劉易的情況差不多,都是因為軍中沒有軍醫,拖得及了傷情就越來越重,終於重度昏厥。受了傷沒有得到好好救治,以前所幻想的立功封賞也沒有,帶領大家出來的劉備又離大家而去,他醒來時剛好聽到了劉易的一翻說話,觸到了他的內心痛處,想到了自己的妻兒,所以就情不自禁的哭了出來。

「嗚嗚……劉、劉哥兒說得不錯,俺、俺只是想活下去……」鄭石虛弱的嗚咽著,斷斷續續道:「俺剛才看到俺的娃了,他、他們等著我拿錢換糧食回去,他、他們哭著喊餓、餓了……」

劉易聽到鄭石的話,心裡一緊,他說這些不會是迴光返照的表現吧?那個誰不是說過自己醒過一次還以為自己是迴光返照的么?原來當一個被醫生大夫都說沒救了的人,又重度昏迷的人,每清醒一次,都會被人擔心是死前的迴光返照的。

鄭石可不是自己,他可沒有元陽神功,這迴光返照雖不中亦不遠矣,如果他再沒有得到好好的救治,估計隨時都有可能斷氣。

雖然此時的劉易並不是原來的那個劉易,但是完全接收了原來那個劉易的記憶思維之後,劉易發現劉備手下的這支義軍,其義兵之間的情誼是相當深厚的,特別是經過戰火的歷練洗禮,每一個義兵都是彼此可以生死相托的兄弟,潛意識裡,劉易也不願意看到鄭石就如此離世而去。

如果是原來的劉易,看到此刻鄭石的迴光返照,也只能是束手無策,但現在……陽氣若生,萬物回春,不知道元陽神功是否可以為鄭石續命或者是醫治好他?

想到這,劉易霍地站了起來,猛的撲到了鄭石的行軍小床前,一把握著他的手道:「鄭石老哥,你一定要挺住啊,先別說這些話了,朝廷的封賞下來了,我們每個人都有幾十兩白銀,還有二三十畝地,等著你好了把錢帶回去呢。」

「這、這是真的?」虛弱的鄭石聽了劉易的話,精神果然一振,那有點失神的眼睛開始慢慢的回復了焦點。

「當然是真的,這不,朝廷都派了御醫來為你治傷了。」劉易握著他的手,試著輸了一道元陽真氣過去,一邊肯定的對他點頭道。

「啊,這真是太好了,俺、俺以為劉備大人一走,就不會再有人來管我們了。」

「御醫!大夫!」劉易轉頭對那還獃獃站立的女大夫吼道:「還不快過來看看我這位兄弟的傷。」

張芍被劉易吼得嚇了一跳,因為這個小兵的表現太出人意外了,剛才被劉易的氣勢唬得現在都沒有回過神來,而且,也被劉易所說的那些戰場慘烈的事情駭住了。

「哦,我、我這就幫他看。」張芍定了定神,才邁著小碎步走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