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章褻瀆是罪

第五章褻瀆是罪 (1/1)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2655

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古時候,等級制度是非常森嚴的。官家就是官家,百姓就是百姓;士子就是士子,寒門就是寒門;人分三六九等。

在大漢里,自然是皇帝最大,獨一無二的一家,世上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然後就是王候將相、三公九卿、皇親國戚等一眾朝中權臣弄官,他們代表著皇權,地位尊崇,是皇帝的代言人,皇帝靠他們掌管整個國家。

下面的,就是一眾大小官員,地方官等等,再下面,則是地主士族。再下一等的人,就是普通的百姓,比普通百姓還要低等一點的,則是商人。古時候大多朝代,都是重農輕商的,所以,普通百姓要比商人的身份地位還要高上那麼的一點點。

當然,還有比普通百姓、商人更低等的人,那就是奴隸。

每一個等級下的人,都有許多的條條框框規定,徑渭分明,任何人都不能稽越半分。比如低了一個等級的人,見到了上一級的人,必須要保持尊重,下跪施禮是必須的,就算不下跪,也必須要做足面門工夫,抱拳施禮什麼的。互相碰面的時候,還必須要雙目下垂,退讓一旁,讓高一等級的人先行。

在這裡,就有一條規定,等級低了一級的人,如果沒有得到許可,絕不可以雙目無禮的直視上級,否則就是犯了沖犯上級的罪過,要受罰的。特別是上級官家的女眷,做下人的,更加不能直視打量,否則,就要受到剜眼之刑,重則要被砍了腦袋。

當然,在東漢未年裡,由於朝廷和地方政令混亂不堪,許多正事都顧不上,百姓生活困苦,連生計都成問題,所以這些什麼禮儀規定早就不那麼的注意了。

但是百姓不那麼注意,可是朝廷官家、地主士族他們注重啊,特別是在他們的圈子裡,還是很在乎這些表面的禮儀形式,他們互相之間,都還非常恭謹的尊行著那一套。

此白衣女大夫是誰?她可是當朝郎中張鈞之女,張芍。而張鈞這個郎中,分掌朝廷各司事務,其職位僅次於尚書、侍郎、丞相的高級官員,可見地位之尊崇。在洛陽城內,誰敢不給張鈞幾分面子?作為張鈞的女兒,哪怕是那些有身份有地位的朝官,碰到她的時候,也絕不敢對她隨便打量直視,現在,竟然讓一個小兵給褻瀆了。

她本身從小就受到正規傳統的禮儀教育,深受那種什麼的三從四德、男女上下尊卑的思想影響。因此,她怎麼可能忍受得了一個小小的義兵的下流眼神動作?

還有,若這事傳了出去,按她爹爹的剛烈正直、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的性格,不但劉易大禍臨頭,恐怕就算是她自己都會受到爹爹的處罰,一頓狠批是免不了的。她一個女子,怎能不顧頭臉的到軍營中來?作為一個女人,不在家相夫教子,到外面做事,這本身就是錯的,她好不容易才求得爹爹答應,讓她出來救治傷者,誰知道碰到一個如此可惡的小兵。如果因為這件事而令到自己不能再出來為別人治傷醫病,那麼就算是把這可惡的小兵斬了難解心頭之恨。

當然,她的性子隨和,如果只是她和劉易兩個人在一起,被劉易打量幾眼,只要不是太過份,她或者還能忍受得了,不會和劉易一般見識,可問題是現在可是在這麼多人的面前如此無禮的對她作出這些下流的動作,這、這還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也。

不過,不用她考慮如何罰懲劉易的事情了,旁邊的俊公子首先氣憤不過,為她出了頭,而且,一下子就給劉易處以極刑!

這個俊公子又是誰?他正如劉易所洞悉的,是一個扮成男裝的女人,一個很有來頭的女人。準確點來說,她乃是當今皇上最大的女兒,也是當今皇上最疼愛的女兒……萬年公主劉慕。

如今她這千金之口一開,劉易就是在劫難逃了。

萬年公主劉慕,不喜女紅喜習武,不過,為了應付皇上及皇后的教誨,她還是拜了幾位朝中有學問的先生為師,其中以剛烈正直著稱的張鈞,也是她眾多師父中的一個。當然,她也只是掛一個名,並沒有正式拜張鈞為師,平時也很少跟那些先生學習學問,更多的時間是借著向先生請教學問的借口,遛出宮外,跑到一代大劍師王越所開的劍宗武館裡去求劍師王越傳授她武藝。

這天,她也是掛名學習學問之名,跑到張鈞的府上玩耍,看到張芍姐姐蒙上面紗離府,好奇之下就拉著她問要去哪兒。

張芍姐姐平時很少出門的,特別是她的夫婿不幸患病去了之後,她一度精神崩潰,整天以淚洗臉,後來不知道受了什麼的啟發,跟一個和張鈞交好的御醫學起醫術來,一學就是兩三年,平日大門不進二門不出。

而前段時間,張鈞因為義軍的事,被皇上令武士趕出朝堂,他回家後悶悶不樂。張芍詢問之下,才知道爹爹是因為討伐黃巾賊的有功義軍沒能得到朝廷的封賞,受傷的義兵沒能得到救治的事情而煩惱。張芍知道內情之後,想到自己所學的玄黃之術,或者可以為其父分擔一些優愁,便向其父請願去為義兵免費醫治。

得知張芍是要去義兵軍營里為那些受傷的義兵免費醫治,萬年公主覺得也挺好玩的,於是便纏著跟來了。這也是張芍和萬年公主為什麼會出現在劉易這個軍營里的原因。

不過,劉易可不知道她是誰,不知道她就是當今聖上的女兒,不知道她就是萬年公主。劉易也更不知道,自己的眼睛都會惹禍,不知道自己就這麼看兩眼,咽了一口口水都會犯了死罪。

但作為兩千年後的人,就算是知道了又怎麼樣?劉易的心裡壓根就沒有什麼人分三六九等上下尊卑的思想,不會因為自己這麼看兩眼這女大夫就是什麼的十罪不赦的大罪行。所以,當聽到那俊妞兒說要拉自己出去斬了,當看到黃正和武陽兩位大哥驚恐的跪在地上叩頭,劉易反而怒了。

丫的,被老子看幾眼又怎麼樣了?又不是真的把她那個了,女人生成那樣,不就是被人看的嗎?再說,自己可什麼也沒有看到啊,就如此被斬了,豈不是比竇娥還冤?

就在劉易一怒之間,營帳的帳門唰的一聲被掀開,幾個如狼似虎的侍衛面無表情的闖了進來。

「劉福,把他拉出去斬了!」萬年公主劉慕氣得俊俏的臉蛋都紅了,劉易的下流眼神及咽口水的動作,讓她有點身同感受,因為劉易開始時也是那樣盯著自己來看啊,就只沒有吞口水而已,因此,氣極之下,指著床上的劉易對一個領頭的侍衛嬌喝道。

「是!」劉福恭謹的拱了一下手,轉眼露寒光的往劉易走了過去。

「啊!公子!小姐大夫!別、別啊……」黃正和武陽已經驚駭得渾身發抖,說話都不清了,儘管劉易身受重傷,能不能治好都是一個問題,但是不治而亡和被砍頭是兩會事啊。

「且慢!」

「且慢!」

就在侍衛要把床上的劉易曳起來時,劉易大吼一聲。

而另一聲竟然是出自那女大夫張芍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