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章傷重小兵

第一章傷重小兵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2-10-31 09:04  字數:3376

「念劉備、關羽、張飛,雖然異姓,既結為兄弟,則同心協力,救困扶危;上報國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願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實鑒此心,背義忘恩,天人共戮!」

……

「劉備大人,小子劉易,十七歲,無父無母,涿郡人,和大人是同鄉。聽說大人在招募義兵,便投奔大人來了。大人和關羽、張飛兩位大哥在桃園裡設置三牲酒禮,祭拜天地,結義為兄弟,大夥看著覺得也挺有意思的,所以,大夥讓俺來和你說說,想借這個桃園一起盟誓……」

……

「……黃正、武陽、朱紹……韋節、劉易……吾等!共三百六十五人,在桃園共同立誓!今參加義軍,一起就是兄弟,從今以後,大夥同心協力,同生共死,奮勇殺賊,保衛家園!一起誓死跟隨劉備大人,共進同退,建功立業!他日若能衣錦還鄉,也共同一起娶媳婦!」

「哈哈!好!兄弟們,來!大碗酒幹了!」

「干!哈哈……」

……

「勝了!勝了!張飛刺黃巾賊將鄧茂!關羽斬黃巾賊主將程遠志……」

「又勝了,可惜讓黃巾賊首張梁、張寶逃了……」

「大勝!大勝!黃巾賊兵獻上張寶首級投降,我們攻下陽城啦!」

「大漢威武!黃巾餘黨趙弘、韓忠、孫仲盡皆伏誅,我們勝利了!皇上萬歲!大漢萬歲!!!」

……

「劉備大人,俺們打了大小三十餘戰,幾乎是每戰必勝,特別是關羽、張飛兩位大哥,武勇無敵,斬將奪旗,率領大夥立功無數,這次朝廷的封賞肯定有不少吧?」

「是啊,朝廷論功行賞嘛,我們立了那麼多的戰功,封賞肯定有不少吧?可惜我們也死了一百多個兄弟。」

……

「劉備大人,我們在洛陽等候封賞也快有一個月了,朝廷的封賞什麼時候發下來?」

「什麼?權且教省家銓注微名,待後卻再理會未晚?這、這不就是等於沒封賞了嗎?回家後到當地的官府登記了名字就能有封賞么?劉備大人,這、這可怎麼辦?兄弟們還有很多負傷的,沒錢治傷啊,現在傷情越來越重了,特別是那些重傷的兄弟,眼看就要不行了。劉備大人,朝廷有沒有派醫生大夫來為大夥治傷?」

……

「什麼?這二、三兩的銀子是我們的遣散費?我們被遣散了?那麼劉備大人你呢?什麼?你要到定州安喜縣去上任,擔任縣尉?那、那我們怎麼辦?那些傷兵怎麼辦?劉備大人!等等,你、你不帶我們一起去么?你不要我們了?」

……

「劉備大人!我們在桃園不是立誓共進同退么?」

「劉備大人!劉備大人!別拋下我們啊!」

……

「啊……」

劉易的頭痛欲裂,大叫一聲坐了起來,腦里出現的奇怪信息像放電影一般,一幅又一幅的畫面閃過。

「啊,是劉哥兒,劉哥兒醒過來了。」

「劉哥兒,先別動,先不要動,你身上的傷口太多了,一動就會拉扯到傷口,會流血的。」

劉易坐起的身軀又被人按了回去。

躺回去時,劉易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藥草味,不明所以的想看看這是哪裡,可是他都還沒有來得及看清楚情況,身體就傳來一陣陣如被萬針刺體一般的劇痛,痛得兩眼一黑又暈了過去。

「劉哥兒,劉哥兒,能聽到我們說話么?」

「劉哥兒你醒醒!」

「唉……」

在旁邊看著的兩人神情焦急的搖曳著劉易的身體,但好一會都沒有半點反應,不由頹然的嘆了一口氣,放棄了呼喚。

此兩人是劉備義軍中年紀最大的兩個,伙頭兵黃正和武陽。

黃正身形高大,臉膛雖坳黑,卻長著一張方方正正的國字臉,很有威相,他已經三十九歲了,過了年就是四十。武陽三十七歲,長得黑黑瘦瘦,臉形尖削,和他名字的陽字挨不上邊,一點都不陽光,反而可以用有點猥瑣來形容。

他們兩個原本都是涿郡出了名的大俠。呃,所謂的大俠,就是那些混混之類的地方流氓。

劉易在涿郡也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小混混,和他們一早就相識,還有過一點交情,曾經一起到涿郡當地的士族大戶家中混過飯吃。之後大夥一起加入了討伐黃巾賊的劉備義軍,還一起借張飛家中桃園立過同進共退的誓言。

黃正和武陽,他們以前雖然是不務正業的混混,但是他們還挺有義氣的,特別是參加了義軍之後,一改以前那些偷雞摸狗的陋習,待人和氣大方,和誰都合得來。再加上,他們在義軍中,按年紀來說是最大的,義兵在私底下都叫黃正和武陽是大哥、二哥,久而久之,他們在劉備的義兵當中也有了一定威望。

現在軍營里的傷兵,都是他們在組織著人照看,如果沒有他們兩人,估計在劉備走後,義軍兵營里早已經亂了套,重傷兵營里的傷兵也不會有人來照顧了。

「黃正老哥,你看怎麼辦?兩三天了,劉哥兒就只醒了一次,現在又昏過去。還有他們這幾個重傷昏迷的兄弟,他們也要很久才清醒一會,估計……都挺不了多久……」武陽有點不忍心再看行軍小床上渾身都是傷的劉易,轉開臉指著營帳內另外幾張行軍小床上躺著的重傷兵道。

「唉……醫生大夫都說他們沒救了,我們、我們現在也只能為他們盡一點人事……」黃正那方正的國字臉上,流露出一種痛心的神色:「等他們醒過來,問問他們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