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四章 只求一死

第六百八十四章 只求一死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29 02:50  字數:4498

圍三闕一是攻城戰當中常用的戰術,為城內的敵軍讓開一個缺口,可以讓敵軍處於一種猶豫不決的狀態,不用讓他們從一開始就下定決心要與攻城方死戰到底,讓他們處於死守與突圍逃亡的猶豫選擇當中。╡壹

早前曹洪在江都城的時候,便是如此,因為江都城有一面臨江,所以,新漢軍是放開了讓他們從水路離城,只不過,他們限於條件,是沒法從水路離開的。後來,在6路上,新漢軍也故意讓開了一個缺口,讓曹洪逃離江都城,跟著再揮軍攻擊。如此的話,總好過直接強攻城牆好得多了。

不過,在北海城,新漢軍並沒有特意的讓開一個缺口讓北海城內的袁尚軍逃命。

因為像袁尚軍的情況,放開了讓他們逃出北海城,他們都沒法逃走,皆因他們已經無路可逃了。

東面臨海,北面的地盤已經落入公孫瓚的手裡,南面是從海上攻殺而來的公孫度軍,西北泰山大脈,是臧霸的勢力地盤,哪怕他們進了山,恐怕都不會有什麼的好日子過。

所以,太史慈的軍馬一到,馬上就將北海城團團圍住,根本就沒有打算再讓北海城的袁尚軍有逃離北海的可能。

太史慈要直接協迫北海城的袁軍投降,如果不投降,那麼就直接強攻北海,讓他們再次償償新漢軍的投石機的威力。

太史慈出陣搦戰,但是袁尚軍當中,聽到太史慈的姓名就如雷貫耳,哪裡敢出戰?

實際上,城內的百姓,此際聽聞新漢軍已經圍住了城池,並且還是太史慈率軍來攻,他們都已經人心思歸,很想馬上歸降。只不過,百姓心動。卻也不敢怎麼樣,因為審配已經下了嚴令,一定要拚死守城,絕對不可以投降。在城內。任何人有投降的議論,便會立即拿下,斬示眾。

在審配的高壓之下,北海城的軍民雖然都感到有點悲觀絕望,可是。暫時都還在審配的控制當中。

但這一切,都只是暫時性的。

這一世,不可能再有機會讓審配守住城池數月之久了。

任何戰爭當中,處於守勢的一方,如果僅僅只是據堅城死守,那絕對是守不住的,早晚都陷落。

像北海城這般,已經沒有了外援,只能靠他們自己對抗新漢軍大軍。[.而他們,卻根本就不敢與新漢軍正面交戰。連城門都不敢出來。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的遠程攻擊的武器,也不及新漢軍的精良。要說弓箭方面,他們在城頭上,居高臨下,或者勉強可以和射程較遠的新漢軍的弓矢對射,形成不相上下的局面。可是,新漢軍的攻城殺器投石機呢?他們的弓箭射不到,他們安置在城頭上的投石機,也同樣不及新漢軍的投石機的射程遠。他們完全就是處於一種被動捱打的局面。

也不知道審配是如何想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居然還想死守,與新漢軍抗爭到底。

新漢軍的投石機。再次逞威。

沒頭沒腦的向北海城拚命的轟擊,一連兩三天沒有停止過的轟擊,將北海城的城牆轟炸得坑坑窪窪、搖搖欲墜,似隨時都有可能轟然倒塌。

這個時候,莫說是一般的袁軍了,就算是審配。也已經面無血色。

袁尚已經承受不住投石機的轟響,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崩潰的狀態,他已經不想再過這種提心弔膽的日子了,他向審配提出,希望可以與新漢軍談判,看看可否有條件的投降。最起碼,投降之後,袁尚得要保住性命以及保有自由之身。他可不想投降之後,一輩子都在新漢朝的監獄當中渡過。

可是,審配卻不為所動,也不知道是吃錯了什麼葯,寧死都不願降。他軍權在手,居然都不用聽袁尚的意見了。

這個,可能還真的與審配的性格有關。又或者是所謂的忠臣不事二主,他早年的確是深受袁紹之恩,所以,死都想為袁紹守住這最後的基業,又或者,他想為了名利,以死來博得一個忠烈之士的名聲。

但是很可惜。在歷史上,面對曹操的數月攻城,就算是審配的心如磬石,有著不降敵的氣節,但他的部眾可不願跟他抱著一起死。

已經很明顯的,北海城再守下去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每天都要在城頭上被動的守城,每天都要祈禱著滿天飛來的石彈莫在落在自己身上的日子已經過夠了。

所以,在審配的部將,獲知連袁尚都想降,但審配卻不願降的事後,數個武將私下碰頭,覺得現今除了投降之外,就只有死路一條了,一旦當真的等新漢軍殺進城來,他們就算不死,也會成為新漢軍的奴役。壹kans〈hu.畢竟,他們也都知道,被新漢軍所俘獲的人,大多都成了勞役,辛苦勞碌一生。

如此,與其等新漢軍攻破北海城殺進來,他們還不如主動一些,主動向新漢軍投誠。

當中,就是連審配的本家子侄審榮,他也受不了這樣的煎熬,參與了眾將的獻城的行動。

這個,審榮在不久前,因為心裡驚慌煩悶,私下喝了一點酒,誤了巡視守城的事,結果遭受到了審配的斥責,審配為了嚴明軍紀,杖打了審榮十杖。這個,與歷史上差不多,都是因為一些事兒,而讓審榮懷恨在心。

新漢軍正式攻城的三天後的夜間,馮初先背叛了審配,他追隨審配多年,是審配最為倚重及信任的親將。可是,就是他最為信任的人,最先打開了北海城的城門,率袁尚軍出城乞降。

接著,數個城門的守將,也幾乎同時打開城門投降。

而審榮,更是與馬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