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三章 攻北海

第六百八十三章 攻北海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28 09:16  字數:4512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話說,在青州北海,袁尚此際就有如是一隻驚弓之鳥,躲在其寢室都不敢出來。

正如張夫人與劉氏所說,袁尚相比起袁譚與袁熙這兩個大哥,他年紀更小,如今也不過是十六、七歲,正是弱冠少年。平時行為雖然也一樣有點傲氣,可是,他的確並沒有做出太多惡劣的惡事。

事實上,那些出生於大世家的子弟,相對來說,家教還是比較嚴厲的。只不過,到了袁紹這一代開始,因為受到整個大漢沒落及**氣氛的影響,又恰逢天下大亂之時,使得袁紹與袁術兩人都行為不太檢點。

正所謂有其父必有其子,他們自身不正,又對子女疏於正確的教導,更多的,在他們自己的後院,都是由他們的女人說了算。而他們的女人,卻都整天都在為了利益而互相明爭暗鬥,不僅沒有教好她們自己的子女,反而是要教會自己的子女跟自家兄弟爭權奪利。

正因為如此,袁紹的數個兒子,才會如此不堪。袁尚可以說是還沒有被毒害得太堪,起碼,他還沒有做得到如他那兩個大哥那般的歇斯底里。

在袁尚的心裡,他雖然也一樣熱衷於權利,可是,卻還是懵懵懂懂,對於自己的追求,還沒有徹底的定形。

他在審配等袁紹舊部的教唆之下,從冀州率一部袁紹的敗軍到了青州,打算割據一地。

因為曹操一直都沒能騰得出手來對付袁尚的關係,新漢軍暫時也沒有渡過黃河東進攻擊他。這倒讓袁尚有了一段相對安定的日子。

現在。新漢軍公開進軍中原,聲討曹操的時候。卻突然有新漢軍殺到了他的青州來,並且直接殺到了山東半島上。殺到了袁尚他們以為最為安全的大後方來,這讓袁尚他們都驚慌無比。

事實上,袁尚自本並沒有真正的上過戰場,對於戰爭的殘酷,他還沒有一個直觀的了解。

在審配等將的唆擺之下,袁尚鼓起勇氣,親自出征,率軍意欲想擊退從半島上登陸的新漢軍。

但是,如今的袁軍。他們哪裡會是新漢軍的對手?哪怕殺到山東來的軍馬,只是公孫度的遼東軍,可是,袁尚的袁軍,依然不是公孫度的對手,往往都是兩軍一接戰,袁軍就被強勢的新漢軍殺得大敗,根本就難以抵敵新漢軍的兵鋒。

當一個個袁軍將士,在新漢軍的箭雨當中飆血倒地。一聲聲的痛苦又凄厲的慘叫,看得袁尚三魂不見了七魄。尤其是,新漢軍與他的軍馬短兵相接的時候,看到那些新漢軍將士。一個個神色猙獰,一刀一個,將他的袁軍將士如斬瓜切菜一般砍殺在地。那鮮血狂噴,斷肢亂飛。有如血池地獄的場景,直接把袁尚嚇得面無人色。急急逃離了戰場,一路逃回到了北海城,將自己關進寢室都不敢露面。

實際上,他一回到了北海,就因為受到如此的驚嚇而病倒了。整天都在做噩夢,不停的在說著胡話。

現在,北海城的大小事務,幾乎都是由審配來處理,他一人大權獨掌。

歷史上的審配,在袁紹病亡之後,他矯詔立袁尚為嗣,導致兄弟相爭,被曹操各個擊破。曹操圍鄴,審配死守數月,終城破被擒,拒不投降,慷慨受死。

審配其人,既是袁紹的謀士,又會用兵,善打仗。可以說是袁紹帳下,不多的能文能武的可用之人。

另外,據歷史上的一些評述,其人性忠烈慷慨,有不可犯之節。但換過來說,就是有點小心眼,專而無謀。

因為其專,外加有點小心眼,所以,與袁紹帳下的一眾謀臣多有不和。也正是如此,袁紹帳下的謀士,其實個個都私自結黨,每一個謀士,都與軍中的一些將領結黨分派,從而導致袁軍當中,基本上處於一種分裂的狀態。袁紹在世還好,病亡之後,馬上就出現了袁紹帳下的謀士,各自擁護與他們交好的袁紹之子,最終導致袁紹的幾個兒子各自擁兵自立。在面對曹操的壓力的情況之下,袁紹的兒子,兄弟不睦,互相攻擊,如此,袁氏一門豈有不滅之理?

不過,因為這一世,他們並非是被曹操所滅,並且袁譚與袁熙都已經相繼死亡,所以,僅存的袁紹殘部,如果能夠逃離冀州的,都大多能夠擁戴袁尚為主。

如不少袁紹的部下武將,此刻亦在袁尚的帳中。

蘇由、馮禮、尹楷、沮鵠、馬延、審榮等一眾武將,如今都在袁尚帳下,但大多都是與審配交好的武將,以前,也算是審配的部屬。

袁尚親征大敗而回,受到驚嚇病倒,審配總攬全局,收縮袁尚的軍馬,讓軍馬在北海城廣修工事,準備據北海城與新漢軍周旋到底。

歷史上的審配,能夠堅守鄴城與曹軍交戰數月,由此可見,其人也不是沒有可取之處的。

值得讓人稱道是,審配治軍極嚴,尤其是守城的時候,他對軍士的要求非常嚴格,任何人都必須要按照他的要求嚴陣以待,絕對不能有半點鬆懈,否則,一旦讓審配知道,必然會遭受到相當嚴厲的處罰,重者斬首示眾。

因此,現在的北海城,倒還稱得上是堅城,一座難以攻破的城池。

在北海的袁軍,正因為有審配的坐鎮,才使得袁軍並沒有因為袁尚病倒不能理事而顯得混亂。相反,城內的袁軍,每一個人,都還能按審配的命令,一絲不苟的在做好城防的工作。一切都還顯得整整有條。

當公孫度與其子公孫康等一眾軍將率軍殺到北海城的時候,面對有如一隻刺蝟一般的北海城,他們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