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二章 欲罷不能

第六百八十二章 欲罷不能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28 09:16  字數:4542

?「哼,說到底,你心裡還是念念不忘袁家袁家。∑。∑」劉易還真的有點醋味的道。

有時候,劉易還真的不知道這些女人是怎麼想的,她們明明對自己的以往的人生非常的痛恨討厭,但是,讓她們面對以往的人的時候,她們的心裡,總會有些舊情讓她們放不下。

「夫君……別這樣……」張夫人用她的胴體磨蹭著劉易的背面,探手到前面,在劉易的胸前劃著圈圈,語氣嬌嗲的道:「怎麼說,人家都是人是吧?只要是人,就一定會有過去將來,過去的,人家曾經經歷過的,總不可能當完全沒有發生過吧?想想,若不是今生能夠碰上夫君你,那麼人家的命運就還與袁家牽連在一起,那是人家被註定了的命運。儘管現在跟了夫君你,可是,也不可抹殺人家的過去。就算人家心裡討厭袁家,可眼看袁家滅門在即,心裡總是有些不安。誰叫人家曾是袁家的人呢。」

「好了好了,就是拿你們沒有辦法。」劉易知道如果不答應張夫人,以後肯定會常被她埋怨,自己又哪裡有時間常常安慰她?

「你答應了?那、那真是太好了。」張夫人喜悅的道。

「哼,你別高興得太早,現在,我們新漢軍已經打到了青州,估計也快殺到北海了。從我們洛陽傳信去到青州北海,哪怕是用飛鴿傳書,恐怕也沒那麼快,如果你那袁尚太過草包,不願投降又不沒兩下子就被我們新漢軍攻破了北海,那麼為夫的赦免信還沒有送到他可能就丟了性命。所以,如果果當真是發生那樣的事,你們以後可別怪為夫不救袁尚。」劉易現在也還不知道青州戰場上的實際情況,不敢保證現在上否還來得及讓進攻青州北海的新漢軍饒袁尚一命。

「那是自然了,夫君你只要儘力了,人家也能理解的,要怪,只能怪袁尚的命不好。」張夫人幽幽的說完。忽又緊張的催道:「那麼,夫君事不宜遲,現在便請夫君書信一封,讓人立即飛鴿傳書送出去。」

「行行。聽你的,不過,劉夫人的事,早晚要跟你好好算算這筆帳,你明知道為夫對劉夫人不是太過上心。你還把她弄到榻上來。」

「哼,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劉妹妹又有哪一點配不上你了?我可不管,她畢竟也算是人家的本家姐妹,以後,可不准你有負於她。你要知道,人家跟她都是苦命人,命運註定了人家要跟她一輩子都要跟著同一個男人。如今,不僅是人家還有劉妹妹,都已經大徹大悟。我們也不求什麼,不求名不求利,只求能得到夫君多一些的寵愛。好了,要算帳以後便由你,你要怎麼樣懲罰人家都認了。現在,還是請夫君你動動貴手,把信寫好了。」

劉易一臉苦笑,真的拿張夫人無可奈何。

在張夫人的侍候之下,劉易就在床榻前的桌子上寫了兩封讓青州新漢軍赦免袁尚的信,那張夫人擔心一封赦免令不夠保險。非要劉易多抄寫一份。

弄好後,張夫人就迫不及待的穿戴好衣服離開了卧房,匆匆的去讓人將赦免令送到青州去。

張夫人剛走,劉氏就俏生生的涉進了卧房內。

不過。此刻的劉氏,已經穿戴整齊了,似乎還特意的施了一些水粉,盛裝的劉氏,顯得高貴艷麗,宛若一朵大紅花一般。倍感鮮艷。

不得不說,打扮起來的劉夫人,的確很美,尤其是她的小嘴兒,豐盈潤滑,特別的性感。

「怎麼穿戴好了?不是說,讓為夫看看你那葡萄孔洞是弄來做什麼的么?」劉易詫異的望著劉氏,以為她要食言。

「張姐姐呢?她去幹嘛了?」劉氏沒有直接回應劉易,而是問道。

「我已經答應你們了,寫了赦免令,讓她拿去飛鴿傳書到青州,希望還來得急吧。」

「真的?」劉氏有點激動的抬頭望著劉易。

「唉,什麼真的假的?其實,免袁尚一死只是小事,不過,以後你們可得要叮囑袁尚,得要安安份份的做人,莫要做出有違新漢朝利益的事,要不然,國法難容,就算為夫都救不了他。」

「謝謝……」

劉氏卟的跪到了劉易的面前,激動得帶著哭音道:「謝謝……奴家代表袁家,謝謝太傅的大恩大德,以後奴家做牛做馬,一生……」

「行了,這些客氣的話就不用再說了。畢竟,現在你跟了為夫,我自然會一視同仁,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劉易上前扶起了她道。

「嗯……那、那你不是想要看人家那裡是怎麼會事么?現在就讓你看吧……」

劉氏可能對劉易的確也帶著一種感恩的心態,所以,神色一下子放開了似的,顯得異常的柔媚,主動的上前擁著赤著身的劉易道:「抱人家在床上,解開人家的衣裳便清楚了。」

「哦?那好。」

劉易沒二話,直接抱起劉氏,將她抱上了榻上。

劉易的心裡,其實並非是一點都不知道劉氏那玉峰上的孔洞是什麼會事,畢竟在後現代的時候,看過了那麼多的島國AV,那種SM的片子也看過不少。所以,心裡有數。

劉易的好奇,是好奇在這個古時代,怎麼也會有這樣的玩法。

當劉易懷著期待的心情,解去其外衣之時,轟的一聲,讓劉易腦袋一震,那個,還真的太SM了,讓劉易剎那有些充血。

劉氏其實只是在外面穿了一套衣裙罷了,裡面,其實什麼也沒有。不,如此說也不對,她的裡面,還有著絲帶,嗯,綁著她的絲帶。

「嗯……夫、夫君,看了可、可不準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