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八十一章 SM是什麼?

第六百八十一章 SM是什麼?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26 00:57  字數:4628

劉易真的不是一個隨便的人,哪怕隨便起來不是人。但他也不是隨便一個女人都想收的。

劉氏,比張夫人少一歲,但也是快四十來了。當然,劉易對於女人,從來都不會計較年齡的,那種半老徐娘,風韻猶存,成熟熟婦的風情,更讓劉易著迷。那個,誰說得對,年紀大一點的女人,更懂得疼人,更加的風情萬種。

劉氏的姿色,自然是上上之姿,能入得劉易的法眼,她的過去,劉易也不會計較。

可是,最為關鍵的,是劉易並沒有對她特別的有感覺,這個感覺很重要。比如,劉易現在所納的女人,幾乎每一個,都有讓劉易心弦一動的某一方面吸引了劉易,而非僅僅只是姿色。

張夫人,當年她還是袁紹之正室的時候,主動勾搭逆推了劉易,她的那種熱情如火的風情,深深的打動了劉易,讓劉易欲擺不能。

鄒夫人,那就更加不用說了,簡直就是勾魂奪魄。

郭嘉娘親的那種楚楚楚可憐的秀美,讓劉易一見便心動。

杜夫人,這個讓劉易甘願為其冒險,潛到曹操的許都去營救出來的女人,柔中帶剛,精明又糊塗,亦讓劉易愛煞。

蘇夫人,身世坎坷,卻依然能夠強堅獨立,一個婦道人家,居然能夠創下若大的家業,讓劉易心底都感到欽慕。

軒轅夫人,她身上的那種以生俱來的嫻熟,讓劉易念念不忘。

吳夫人,溫柔可人,又深明大義。

吳二夫人,個性倔強,性烈又勇敢。

何進夫人伊夫人,這個在劉易眾多女人當中,並不算是太過突出的,但亦有其一種清新的觀感吸引住劉易。

……

每一個女人,端莊或秀麗。總會有一種氣質吸引住劉易。

但是劉氏呢?美自然是美,可是,劉易身邊的美人如此之多,相比較起來。也不算是十分出眾。性格方面,劉易所知的,都是一些比較負面的,不算太過溫柔,也不算堅強。與張夫人比較來,也不夠放浪,但也不羞澀。

與劉易在一起的時候,循規蹈矩,勉勉強強。

她給劉易的感覺,有點不是兩人相情相悅而自然而然的水到渠成,而是有點似那種付了錢,然後便與你咻嘿的那種感覺。

換句話來說,她沒能讓劉易為其付出感情,沒能讓劉易對她產生憐惜感。

這個。或許也是劉易與她接觸不多的關係,互相,還沒有熟悉到可以互相欣賞的地步。

如果是她自己,與劉易咻嘿之後,便對劉易提出一些要求,劉易可能根本就不想答理。但是,這當中,夾雜著一個張夫人,那就讓劉易有點頭痛了。

張夫人與劉氏向劉易請求,是否可以饒過流落到青州的袁尚一命。

她們的理由。是因為她們畢竟都是袁家之婦,現在跟了劉易,無論怎麼說,都已經有違婦道。已經對不起袁家。請求劉易,看在袁家當年,的確因為反對國賊董卓而至全家被滅族,這於大漢來說,的確是一件抹殺不去的功勞,不管當年的袁隗是出於什麼的原因與董卓對立被殺。但他當時。的確是代表著大漢的臣子。其袁家能夠以一家全族的性命來反抗董卓,這本身就值得讓後人稱頌的事。

因此,她們都希望,不管袁紹、袁術有什麼的過錯,以及袁譚、袁熙有什麼的過錯,是否都應該為袁家留一個後。看在袁家為大漢付出的份上,看在她們兩女以身侍劉易的份上,為袁家留一個後。

說實在,兩女所說的,倒也有點合情合理。華夏自古以來,最為注重的便是文化的傳承,以及血脈血統的傳承。這古時代的人,大多都會以是否有後為重。有一些觀念,已經刻入到她們的骨子裡。所以,兩女為袁尚求情,劉易倒是能夠理解。

只是,留著袁尚,這個明顯跟自己不對路、有著極深仇怨的人,劉易還真的不知道是福是禍。

這個時代的人,他們的思想,一代傳一代,尤其是所謂的殺父之仇不共戴天,哪怕現在饒了袁尚,他不會怎麼樣,但是,這種仇怨,肯定會一直埋在其心中,必然會傳承給下一代,這麼一代傳一代,早晚都會出現問題。

閣樓的卧室當中,火爐的炭火正盛,散發著陣陣的熱量,使得房內溫暖如春。

自然,卧室內的風光,也是春色無邊。

劉易僅只是在那跨間蓋著一點被角,一手撐著頭,側卧在榻上,望著只披著一件薄絲裙跪在榻前的兩女。

薄如紗的絲質睡裙,起不到半點遮蔽的作用,兩女的那對堅挺玉峰就在劉易觸手可及的地方,任由劉易欣賞。

張夫人那玉峰頂端的紅暈,不及劉氏的多,但似乎要比劉氏的更鮮艷一點,這個,有可能是張夫人常被劉易滋潤的關係,她那雪白的肌膚都似更顯得有活力。

而劉氏那玉峰頂端,頂著一大片紅暈,卻似更醒眼,尤其是那兩粒葡萄,紅得有點發紫,拇指大小,要比張夫人的大一些。

整個玉峰的形狀,兩女的卻也是有分別的,張夫人的稍圓一些,劉氏的尖削一些,不算是太飽滿,但也顯得相當的嬌嫩。也正因為如此,就顯得劉氏的玉峰更能引人注目。

劉易沒有回應兩女的請求,而是用心的打量欣賞著眼前的美景。

「咦?」劉易忽然似乎有什麼的新發現,忍不住探手,捏住了劉氏那胸前的一粒蓓蕾,好奇的問道:「奇怪,劉夫人,你這怎麼像有個小孔洞的?」

「嗯……」劉氏正在心有忐忑的與張夫人靜靜的跪著,強忍著內心的羞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