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七十三章 圍困江都

第六百七十三章 圍困江都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21 11:21  字數:4488

孫策本來就是一個天生愛完美的人。

歷史上,陳壽評其:為人美姿顏,好笑語,性闊達聽受,善於用人。是以士民見者,莫不盡心,樂為致死。策英氣傑濟,猛銳冠世,覽奇取異,志陵中夏。割據江東,策之基兆也。

另外,江東名士許貢言:孫策驍雄,與項籍相似。

郭嘉:策輕而無備,雖有百萬之眾,無異於獨行中原也。若刺客伏起,一人之敵耳。以吾觀之,必死於匹夫之手。

太多對孫策讚頌的就不多說的,但是,可以從江東名士許貢及歷史上曹操帳下的鬼才郭嘉的評價當中,就可以看得出,孫策的性格,其實與當年的西楚霸王一般,有幾分剛愎自用,並且,郭嘉的評價也相當的準確,孫策的確是間接死於匹夫之手。

劉易因為與吳夫人的關係,愛屋及烏,本身也對孫策這個江東小霸王有著幾分欣賞之意。所以,每次到江東,能與孫策見面,私下都會提點一下他,儘可能的讓其因為輕敵而遭遇歷史上的那種事兒。

如果沒有劉易的讓其修心,那麼孫策在與曹洪交戰的時候,他必然是自持武勇,根本就不會考慮要買一個破綻給曹洪,只會一味的與曹洪死拼下去,憑勇力最後擊敗曹洪。可是,如此的話,所以花費的氣力功夫就得要更多,一會,還要應付曹洪的大軍,還要更惡劣的攻城戰。

如果本來就可以輕鬆擊敗對手的,何必再要花費太多的功夫呢?

現在曹洪並不知道暴怒的孫策居然會與他使奸,他一見孫策的長槍居然會被自己的一擊盪開,心裡一喜,以為孫策終於被他磨得力弱了。當下曹洪大喝一聲,揮刀向孫策正面攻擊過去。

可是,孫策等著的,就是曹洪如此毫無保留的攻來。

劉易也說過,當自己的力量遠勝對手的時候,最好就是攻擊在對手的最強之處。

現在。曹洪自以為孫策年輕力弱,想要一刀將孫策砍於馬下。

如此也正好中了孫策之計。

孫策嘴角忍不住泛出一絲冷笑,那盪開的長槍,以極快的速度收回。再猛一勒戰馬,運勁狂喝一聲道:「曹洪!看槍!」

後發先至的孫策,直接一槍重重的擊在曹洪那正面砍來的長刀上。

碰的一聲,曹洪的長刀幾乎把握不住,一股巨力。有如狂濤駭浪的向曹洪衝擊過去,使得曹洪的長刀崩上半空,露出了正面的破綻空門。

「殺!」

讓曹洪大駭的是,孫策那一槍盪起了他的長刀,讓他的上身都有點不穩的時候,居然來勢不止,向他當胸刺到。

啪!

在短促的一眨眼之間,曹洪甚至都可以感受得到自己胸前的護心鏡都被孫策一槍擊得破碎。

但這時,曹洪的戰場經驗救了他,他不假思索的一下子扔掉了自己的長刀。一對手一把握上了對勢甚急的孫策的長槍,同時,整個人順著孫策一槍刺來的沖勢,整個人棄馬後退。

當然,看上去,就像是被孫策一槍將曹洪從馬背上穿透挑了起來一般。

「嗯?」孫策知道是什麼會事,沒有想到,曹洪居然臨時死死的抓著自己的長槍,不讓自己的長槍真正的刺入他的身軀。

「給我死!」孫策一怒,挑起霸王槍。挑著曹洪往地上一砸。

碰!

曹洪被重重的砸在地面上,使得地面都有如被震裂了一般。

哇……

曹洪張嘴狂吐了一口鮮血。

「明天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孫策躍馬挺槍,狠狠的往地下的曹洪刺下。

在生死關頭。曹洪強行壓制住自己被震得狂躁的血氣,一個翻身,及時撥出掛在腰間的佩刀,當的一聲,堪堪的擋住了孫策的必殺一槍。

「孫策小兒!曹某記住你了,今日之敗。來日必報!」

就在孫策再要擊殺曹洪的時候,曹洪卻借力往旁一躍站了起來,一邊說著狠話,一邊撥腳就往自己的軍陣方向急奔。

孫策不知道,曹洪的步戰也有一套,他發力奔跑的時候,曹洪的奔跑速度並不比戰馬的奔度慢。

眨眼的功夫,已經被曹洪逃回到他的大軍軍陣衝過來的曹兵人群當中。

曹軍將士,他們也沒有料到曹洪會敗得如此突然,但是,一見到曹洪遇險,他們就拍馬搶上前來,意欲救下曹洪。

「哼!算你曹洪跑得快,不過,現在只是開始,要報這一敗之仇,何用等到來日?今天,孫某便要奪你江都城!」

孫策乘戰敗曹洪的氣勢,舉槍下令道:「新漢軍的將士們,在我們眼前的曹軍,便是前日於江都城前擊敗我們新漢軍的曹軍,現在,是我們為死去的新漢軍同袍報仇的時候了,全軍給我殺!」

「殺!殺!殺!」

二、三十萬的新漢軍一聲大喝,齊齊開動。

孫策的新漢軍,早就已經完全按新漢軍的練軍操典來訓練將士,並且,也全都換上了新漢軍的制式武器裝備。訓練有素的大軍,一起行動的時候,聲勢浩大,振奮人心。

原本,曹軍以為,再次前來攻擊他們的新漢軍還會如早前劉繇所率的新漢軍那般不經打。可是,現在光看新漢軍的氣勢,就讓他們心頭感到一寒。

曹洪回到了自己軍的軍陣,一口氣都還沒有緩過來,便看到新漢軍居然全軍發動,再一眼望到自己軍的將士,因他的戰敗而似有點士氣不震,他知道,這一場仗真打起來,恐怕自己軍就難以抵敵。當下當機立斷,馬上命人鳴金收兵,讓自己軍陣的後部變前部,火速撤回江都城去,據堅城死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