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六十六章 銀盾鐵兵

第六百六十六章 銀盾鐵兵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11 05:38  字數:4401

「眾將士!新漢軍犯我疆域,侵我國土,掠我妻兒,絕對不能讓他們活著離開這裡,全軍給我攻擊!殺!」

于禁運勁大聲喝叫。

隨著他的一聲命令,大大數萬的曹軍轟然齊動,如林的長槍兵,齊步衝殺向前,另外的騎兵,則從其軍陣當中飛快的衝出,直撲新漢軍軍陣當中的刀盾兵大陣。

秦頡本身就是擅長使用朴刀,與魏延一樣,都是善使單刀的武將。所以,他就特別喜歡訓練刀兵。

他們都認為,近身的短兵交戰使用刀兵才是王道。因此,他的這二十軍的軍馬當中,有一大半將士都是刀盾兵。餘下的將士,約有兩營軍馬是弓箭兵,兩營人馬是長槍兵及綜合兵種,全軍二萬五千餘人,就僅只有一營騎兵,也就是二千多騎的騎兵。

新漢軍的各軍當中,並不是說每一樣的兵種,都是同等數字的,會根據其主將的喜好,以及所擅長的方面來訓練更多他們認為更適合追隨他們戰鬥的兵種。

對於秦頡來說,他的部下軍將,大多都是南人,並不太善於騎馬,所以,他並沒有太過刻意的追求騎兵的數量,他的二十軍,就只組建一營騎兵。

所以,秦頡所布置的軍陣,在於禁等曹將的眼中,就顯得有點古怪了。

怎麼說呢?一般的軍陣,都是長槍兵在前,刀盾兵在後護著弓箭兵,而騎兵則留在側翼,以保護整個大軍陣,以免被敵軍的騎軍突入自己的軍陣當中。

可是,秦頡背山而結的軍陣,其長槍兵在前,中間則是弓箭兵,兩翼是刀盾兵,騎軍擺在最後面。

要知道,于禁與李典所率來的曹軍。其中三分之二的軍馬是騎軍,僅只有萬來兩萬人馬是步兵,並且還大多都是輕裝殺來的長槍兵。

根據兵種相剋的原理,這個騎兵與長槍兵。其實都有點相剋刀盾兵的。畢竟,刀盾兵防禦力雖然較強,可是,弱在他們的兵器是短兵器。騎兵的衝擊力,以及長槍兵比刀兵較遠數個身位的攻擊距離。這些都是比較克著刀盾兵的。兩軍交戰的時候,騎兵憑衝擊力,就可以打得刀盾兵根本就來不及反擊就有可能被其衝破軍陣,而長槍兵,長槍衝刺的時候,刀盾兵也只能是被動的防守,根本就難以第一時間對敵軍進行有效的生傷。

因此,對於于禁與李典他們來說,他們心裡還真的是有點竊喜的,對於這一仗。心裡的確是有著比較大的把握。尤其是,秦頡早早便在此結下了軍陣,待他們殺到的時候,想要再變陣已經來不及了,他們就可以有針對性的擺出一個更利於自己軍衝殺的軍陣。

喊殺聲暴起,曹軍開足了馬力,飛快的向秦頡的軍陣衝殺過去。

但是,整個戰場上,似乎顯得有點怪異。如果是在高空中看下去,便會看得見。秦頡的新漢軍的軍陣,在曹軍發動衝擊的時候,全軍依然是不動如山,所看到的。都是曹軍的軍馬在向前衝突,迅速的拉近兩軍之間的距離。

這是一場非常正規的戰陣交戰的戰例,雙方都擺好了陣勢來交戰。

首先交上手的,是曹軍的騎軍與左右兩翼的新漢軍的刀盾兵。

只見如一道巨大浪潮一般的曹軍騎兵,轟的一聲,便直接撞上了新漢軍的刀盾兵陣當中。

「殺!」曹軍衝殺在前的騎兵。基本都是人人手拿長槍,在沖近到離新漢軍的刀盾兵前還有數丈的距離時候,衝殺在前列的騎兵,他們整齊的稍為一矮身,順勢挺槍前刺。

對於這些曹軍的騎兵來說,他們都認為,他們的騎兵,衝擊新漢軍的刀盾兵,絕對是一個衝擊,就能將新漢軍的刀盾兵陣殺得一個落花流水,潰不成軍。

尤其是一些曹軍騎軍當中的一些自持武勇武力的傢伙,他們獰笑著,往那些依然似一臉淡定的新漢軍士兵衝刺過去。

數丈的距離,其實也就是眨眼之間的事,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原本不動如山的新漢軍刀盾兵,在曹軍的騎兵眼看就要殺到的時候,卻從軍中突然迸發出一聲震耳的斷喝:「盾御!」

盾御?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曹軍的騎兵們,有一剎那的愣神。

叮叮叮……

只見面對曹軍騎兵衝殺到的新漢軍刀盾兵,他們齊齊的一動。嗯,說準確一點,就是側了一個身,一個側步,然後左手的護盾在前,護住他們的側身及頭臉,右手也同時抵上了盾背,他們的雙腳做了一個蓄力的動作,一個側弓步,一下子有如脫兔一般猛衝向前,迎著曹軍騎兵刺來的長槍。

叮叮的聲響,就是曹軍的騎兵刺在新漢軍的護盾上所發出來的激響聲,一片火星四濺,有如在燃放著煙花一般,甚至都能讓人聞得到一絲有如火藥味的鐵腥味。

瘋了!刀盾兵居然是憑他們的身肉之軀來對抗騎兵的衝擊?這是曹軍騎兵的第一時間的想法。

可是,跟著,卻並沒有出現在他們的衝擊之下,眼前的新漢軍刀盾兵被他們的衝擊力衝擊得飛起的情況,而是他們的長槍,似是用力刺擊在一些岩石上,卻刺不進去,因為用力過大,他們的長槍就不受控的向旁一滑。

想想,平時用力刺擊,用盡全力一擊,卻刺在根本刺不進去的岩石上面,那會是多麼的難受?嚴重的,可不只是難受那麼的簡單,而是會被反震得內傷,起碼,長槍不受控的滑出,他們的人也會跟著余勢摔跌。

一時間,衝擊在前的曹軍騎兵,居然一個個東倒西歪的從馬背上摔倒,就算是沒有摔倒,也會被他們的戰馬帶著搖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