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不利輿論

第六百六十三章 不利輿論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08 04:21  字數:4364

不過,曹操雖然決定要與劉易戰一場,但是早前的計劃還有一些後續計劃,曹操覺得還是應該要繼續進行下去的。現在不管怎麼說,在自己所治理的中原地區,百姓對他的擁戴程度還是比較高的,想要與新漢朝決一雌雄,那麼就必須要先取得自己中原的百姓民眾的鼎力支持。

如何才能劃得百姓民眾的支持呢?就只有靠早前司馬徽所說的,要利用百姓久亂思安的心態,煸動民心,獲取民意,將自己的朝廷,樹立成正義的一方。起碼,在自己所治轄的中原地區之內,百姓是這麼認為的,是新漢朝不顧道義,非要出兵來攻打自己,而自己為了保護境內的百姓,不得不與新漢朝決戰。

所以,曹操認為,不管新漢朝如何,也不管天下百姓如何,但是,自己卻一定要佔據著一個名義上的道理。

曹操認為,自己先派人去跟新漢朝意圖平和解決的事,不管新漢朝是否願意和平解決,天下人都不知道其中的詳情的,自己只要塑造一翻,就得獲得輿論的支持。

如此,曹操馬上命令下面的人,開始大肆宣揚,讓人開始正式利用民心民聲去影響新漢朝。

一時間,中原地區,到處都在傳言著一些話。

首先,曹操命人所宣揚的,便是新漢朝劉易的種種惡行。比如,宣揚劉易是如何的霸道荒淫,如何的協迫先帝皇后,如何持制少帝等等。當然,曹操也知道,再宣揚劉易風流的那一面,是不會讓天下人覺得劉易有什麼的不對的。但是,他依然命人如此宣揚,但凡是他所知道的劉易與某些個女人的事,他都讓人編了一些故事,或真或假的讓人四處宣揚。

好比,著重宣揚水鏡先生所說的。劉易是如何騙了人家女兒,如何作賤人家的女兒這樣的事。他著人編成劉易是如何趁水鏡先生不在家,將人家的女兒如何的霸王強上弓,還把人家的女兒給擄了去。還有。就算是很多年之前,曹操一直都暗戀著的,為之痴迷的張濟之妻鄒氏,曹操都沒有放過,著人宣揚。劉易當年是如何騙財騙色,如何趁當年張濟不在家,劉易乘虛而入,強搶了人家之妻等等,曹操並讓張綉也說上幾句,造成似是張綉這個張濟的侄子知道一切的事情,並且發誓,一定要殺了劉易,救出落入劉易魔掌的嬸母出來。

反正,平時天下人對於劉易的那些風流事迹津津樂道的事。通過曹操讓人的宣揚,全都變成是劉易欺男霸女的惡行。

之所以要宣揚這些事,那就是曹操想要全面的抹黑劉易的光輝形象,不管事實如何,總改變不了曹操所宣揚的這些女人現在的確是劉易的女人的事實,其實,是所謂的男女兩情相悅也好,還是當真的是被劉易欺騙強搶的也好,現在,那些女人就在劉易的身邊。她們現在的情況如何,天下人並不知道其中的實際情況。所以,這麼一說,就總會有人懷疑的。會有人覺得,哦,原來,這個劉易太傅,原來是這麼的一個人。

尤其是,劉易的確是**宮廷。有一些既定的事實面前,劉易倒還真的百口莫辯,所以,其中真真假假,的確對劉易的形象所有抵毀。

然而,抵毀劉易的形象並不是最終的目的。

最終的目的,是要說明,劉易要行那篡逆的惡事,要廢少帝自立為帝。

如此,製造出一些社會輿論,讓天下人都對劉易有所懷疑,警惕其篡位之心。

跟著,曹操再拋出他派華歆到洛陽,打算與新漢朝和平處理解決好兩個朝廷的事。曹操公布天下,說明大漢天下,是漢室的天下,他作為許都朝廷的丞相,是一心一力想促成兩個朝廷的和平統一的,兩個皇帝,到底誰讓位,讓天下就只有一個皇帝的事,將交由兩個皇帝兄弟互相協議。但是,劉易卻阻止了曹操這樣的做法,甚至,都不願意讓少帝與獻帝一談。如此,可以說明什麼?說明劉易有自立之心,他不願意讓兩位皇帝和談,因為兩位皇帝和談,達成協議之後,到時候,天下一統,劉易就再也沒有可能稱帝自立。

曹操絕口不談自己打算和平統一兩個朝廷的條件,就將所有的過錯都推給了劉易。起碼,曹操要讓自己的中原百姓相信,相信自己並沒有什麼的私心,只是一心為了大漢,只可惜,是劉易一意孤行,非要發兵來攻打自己的朝廷,所以,他為了不讓劉易篡奪這個大漢江山,他決意要與新漢朝周旋到底,保護獻帝,不讓劉易順利稱帝。

現在,曹操已經與劉易撕破臉皮了,什麼的難聽的話,都可以說了。

曹操的公告,以及他派出去的人的刻意宣揚,頓時讓天下百姓一片嘩然。使得天下百姓形成了兩種不同的風向。

在許都,城內的百姓,深受曹操之恩,所以,大多都有點相信了曹操的言詞,不少百姓,還當真的有點義憤填膺,覺得劉易如此的確不該。都是大漢朝廷,要不是少帝為帝就是獻帝為帝,你劉易居然想要篡位?這是萬萬不可的。

在許都的街頭酒肆、行商走販,都對此事議論紛紛。當然,也有更多的百姓,開始對於即將到來的戰爭,感到憂心重重。

「喂,老章頭,現在全城都在說,那新漢朝劉易打算自立為帝,不同意我們丞相和平談判的要求,一個月後,新漢軍的大軍便要向我們發起攻擊了。對於這樣的事,你們有何想法?」

在一間酒樓之內,三三兩兩的客人聚在一起,一邊喝著酒,一邊議論著這些事。

「想法?我們這些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