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五十七章 出使與來使

第六百五十七章 出使與來使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04 07:05  字數:4298

荀彧一臉認真的說道:「主公,這些年,你常年在外征戰,對於曹操的朝廷並不是時刻都能夠關注著,所以,主公不在乎這個出師是否有名並不奇怪。可是,主公你不知道,如今的中原,其展無比迅。這個所說的展,並非單單是指曹操的實力的增強,而是指他們整體的展水平。」

「是這麼的一個情況,曹操經過與我們爭奪冀州、荊州失利之後,又在虎牢關損兵折將,這些都讓曹操看到了與我們新漢朝之間的差距,所以,他痛定思痛,近些年來,潛心展,仿照我們新漢朝的一些政策做法,制定了一些新的治民制度。如今,曹操所把持的中原,雖然還不能與我們新漢朝所治下的領地相提並論,可是,無可否認,曹操的一系列的舉措,的確深得中原百姓民心,現時,中原百姓,對曹操這個朝廷的擁護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高度。」荀彧帶著一種比較複雜的神色道。

對於荀彧來說,與新漢朝敵對的勢力,如果方方面面都不及自己新漢朝,那麼他很樂於看到自己的朝廷出兵攻打下來,收歸朝廷的統治。可是,如果那些地方的百姓,他們展良好,對當地的勢力相當擁護的話,那就成了問題了。荀彧的本心,他自然是想看到天下百姓都能安居樂業,如果本來就生活得好好的地方,自己朝廷出兵去攻擊,卻引起了那些地方的百姓的反抗的話,那就並荀彧所願了。

或者說,當年曹操借其父在徐州被害的事去攻擊徐州,當時徐州太守陶謙,他所治理的徐州,其實並算不是太好,最多只能說是不過不失。可是,縱然是如此,陶謙在當時。依然能夠獲得其治下的大部份的百姓支持,無數百姓願意與陶謙同生共死,一起死守徐州城。

現在的時候,其實也差不多是一樣的道理。如果新漢朝沒有一個更好的名義前去攻擊中原。萬一引起中原的百姓齊齊的反抗,那就絕非新漢軍收復天下之願。新漢軍的官兵,也不想對那些一般的百姓舉起屠刀。

也就好比,在漢中,關羽與魏延率新漢軍大軍攻到了上庸城。卻看到上庸的百姓拚死要與他們的新漢軍死戰到底。所以,關羽與魏延,才遲遲下不了決心不顧上庸城百姓的傷亡而起進攻。

這個時候,就涉及到一個民心民意的關係了。出師無名,中原的百姓不理解,必然會被曹操的朝廷挾持民意來抵抗新漢軍的進攻。

「曹操竟然仿照我們新漢朝治理百姓的政策來治理中原的百姓?」劉易聽荀彧說了後,神情也不由一呆。

如果當真是如此的話,那恐怕還真的有點麻煩了。劉易就擔心中原的百姓因為對曹操的擁護,而支持曹操與自己的新漢軍來交戰。如此的話,自己的新漢軍將士就將會有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反正。面對曹操的正式軍馬倒還好,若是面對一般的中原百姓的抵抗呢?還有,更為可慮的是,如果曹操當真的能獲得中原百姓的擁護支持,那麼,自己的新漢軍將來的行蹤,怕也無從隱匿,也就是說,自己的新漢軍只要向中原起攻擊,自己的一舉一動。恐怕都在曹操的掌握當中。這麼說來,這已經不是什麼出兵名義的事了,而是更深層次的事,直接關乎到自己的新漢軍是否能夠戰勝曹操的軍馬的問題。

「可不就是如此?現在的中原百姓。一般都要對曹操讚不絕口,讚頌在曹操的治理之下,他們的生活水平有了一個質的飛躍,一般的百姓,似乎都能過上更好一些的生活,所以。他們自然會覺得曹操好。這個,中原百姓對曹操的擁護,又與漢中張魯的不同,漢中的百姓,他們只是受到了五斗米教的迷惑,蒙受欺騙,他們才會與五斗米的教眾一起共抗我們新漢軍。但中原的百姓,他們是實實在在受到了曹操統治之下的好處,所以才會對曹操擁護的,因此,荀某就擔心,我們的新漢軍會遭受到中原百姓的抗拒。」荀彧無不擔心的道。

劉易也皺起了眉頭來,劉易不由細想了一下歷史上的曹操,頓時也有點記起來了。

劉易成立新漢朝之後,一開始所實行過的屯田制其實就是曹操先實行的,是曹操開創了先河。另外,曹操不愧為治世能臣,哪怕是歷史上的中原,在曹操的治理之下,中原的百姓的確也算是安居樂業的。記得也有一些小故事,是說曹操是如何獲得民間百姓的擁護愛戴的。好像是曹操的戰馬受驚,踩踏壞了百姓的農田,他割袍代刑,樸素的百姓,因為曹操如此重視他們的農業,重視他們的勞動成果,因此而對曹操多加稱讚。

劉易不由開始慎重的對待這個問題,不由對荀彧道:「那麼荀先生,你又有什麼的好建議呢?」

「主公,咱們現在,要明確一個問題,便是明確我們新漢軍,只是針對曹操出兵的,並非要向許昌這個朝廷宣戰。將這一場仗,限定在一個特定的範圍,讓雙方的百姓都插不上手。如此,就變成是我們朝廷與曹操的事兒。比方說,我們可以向天下公示,向天下百姓傳達我們朝廷的心聲,傳達我們新漢朝新漢軍,並不願意再打內戰,不想再向許昌的朝廷出兵,希望我們大漢的這兩個朝廷可以和平談話,通過交涉,最終達到兩個朝廷和平統一。」荀彧若有其事的道:「如果能兵不血刃的解決問題,又何必要再起烽煙呢?都是漢人,何必要斗得一個你死我活?這一場戰爭,如果當真的打起來,損傷的,依然還是我們漢人的元氣。所以,荀某懇求主公,待某前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