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五十五章 提前暴露的問題

第六百五十五章 提前暴露的問題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6-01-01 10:08  字數:4391

新漢朝,劉易也沒有時間再與家中的女人風花雪月,恣意纏綿了。

各地的文臣軍將,已經陸續返回洛陽。

一時間,洛陽將星雲集。因為暫時還沒有聽到劉易召他們上朝,所以,洛陽城內的各座將軍府,一時熱鬧喧嘩,登門拜訪的人籠絡不絕。

新漢朝宣布出兵統一天下以來,洛陽雖然地處後方,可是,一直都是繃緊著神經,每一個人,都為了這一場收復天下的戰爭而像上了發條一般的轉著,沒有一刻的清閑。如今,統一天下大勢的態勢已成,讓所有人都看到了一個天下太平的希望,勝利在望的感覺,讓全民都熱情興奮。

這些天,灑肆青樓的生意特別好,不少人都有點開始放縱了起來。

各軍一些隨他們主將返回洛陽的將士,他們也放得很開,恣意玩樂。

倒是城衛軍,他們卻難以清閑了。在戰時,新漢軍各軍的將士互相配合無間,全都能夠安分守己,沒有人敢違反軍規。但現在,一旦放鬆下來,喝酒鬧事的情況就沒有停止過。

各軍的一些將士,他們互相吹噓他們在這一場戰爭當中打得是如何的艱苦,又是立了多大的功勞。第一軍的系統的將士互相吹牛,有時候,一言不合,爭吵不休之時,打打架是常有的事。

一時間,城衛軍的士兵,他們為了處理各軍鬧事的將士真的弄得有點頭痛。

有些事,莫說是現在了,哪怕是後世,那個民眾文化更為開明,民智更為開化的年代,都還有著許許多多種族攻擊、地域攻擊的事。每一支軍隊之間的競爭。哪怕是一支軍隊當中的同一個團隊、連隊,連隊中的班排之間的競爭,都是沒有停止過的。

現在嘛。漢人與那些歸順了新漢朝的小數民族之間的爭吵鬥毆,以及。各個軍將之間的軍士互相的爭鬥。原洛陽地區的新漢軍將士,後來最先成立了由流浪人口所隨成的新漢軍將士,并州方面的將士,幽、冀州、荊州等等,不同地域之間的將士。

如果是在戰場上,還有戰爭期間,互相倒沒有太多這方面的爭吵,現在。一清閑了下來,反倒是諸多事幹了。

每天宿醒街頭的新漢軍將士越來越多,事情似乎有越鬧越烈的趨勢。

劉易這個時候,面沉如水,高座在朝堂龍座之上,雙目不怒自威的目視前方。

朝堂之上,文武百官,以及所有被劉易召回來的大將,都赫然在列。

洛陽城內所發生的種種情況,原本是劉易沒有想到的。這也使得劉易不得不提前召開了這一次廷議。

滿朝文武,鴉雀無聲,誰都沒敢先行發言。因為他們都知道,最近洛陽城內的事,已經鬧到了內閣。一眾文武,似乎都能夠感受得到劉易那壓抑著的怒火。

「我想知道,我們成立新漢朝,成立新漢軍,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劉易沉聲道。

「告訴我!這到底是為了什麼!」劉易跟著又吼了一聲。

「匡扶漢室,振興大漢!」

與趙雲、關羽、馬超等等,一眾軍將匆忙從益州趕回到洛陽來沒有幾天的張飛。他回來後便醉了兩三天,一時還有點迷糊。衝口便嚷出來道。

碰!

劉易重重的拍了一下面前的龍案,喝道:「看看你們現在是一個什麼的鳥樣?憑你們現在這樣子。就能肅清海內?就能振興大漢?做夢去吧!」

「張飛!我的張三哥,來到洛陽的第一天,便拉上了文丑、顏良他們一起去青樓喝酒,這也就罷了,我並不反對你們去青樓吃喝玩樂,哪怕是睡了青樓的女人也無傷大雅。可你憑什麼借醉鬧事?鞭打了青樓的掌柜,幾乎拆了人家的青樓,其原因竟然就是喝不到人家珍藏的美酒。你還好意思那麼大聲說振興大漢?」

「啊?我……」張飛被劉易罵得一下子酒醒了,本想分辯幾句,但是卻發現這個以前的小兄弟,此時有一股讓他心顫的龍威,讓他下意識的合上了嘴巴。

「顏良,你的身上,還擔任著一個洛陽代城主的職務,城衛軍歸你統領,護衛洛陽城的安全,可是你呢?以前倒沒有見你如此嗜酒的。」

「趙雲,你的親兵,與子義的親兵鬥毆,這又是怎麼會事?你跟太史慈兩人又給我分說分說。」

……

「麴義!你歸順了新漢朝,朝廷沒有虧待過你吧?賜你將軍府,據知,爾府上,已有了三房妻子,四個妾室,另有不少下人侍女,可是你卻還要強搶民女?是否這些年,新漢軍的軍規都還沒有熟記?你說,叫我如何處置你才好?」

……

「不要只以為只是這些軍將的問題,你們這些文官也是問題多多。是否看到新漢朝將要統一天下,你們現在就開始為自己謀取私利了?互相開始搞裙帶關係了?戲志才,我的大軍師啊,你少時貧寒,曾得到一戶人家的救助,報恩是要的,可是,那也得要講究一個報恩的合適方式啊,其家的兒子,明明是斗大的字都沒有認識一個,卻讓他做了當地的縣令。這也罷了,只要他有這個才幹,可是,你自己拿去看看吧,把那個縣弄得一蹋糊塗。」

「還有你……」

……

劉易真的一一點名,將一些出了問題的文武都點了出來,不留情面,只不過,卻沒有直接發表處置意見。

「如果沒有這次召眾將及謀士回朝共商大計,我還不知道我們朝廷還存在著這麼多的問題。這麼多的隱患。若大的一個大漢,如果我們朝廷都混亂了起來,那麼還如何再談去治理天下呢?我們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