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夜襲陽平關

第六百二十六章 夜襲陽平關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2-01 03:36  字數:4464

陽平關,處於益州與漢中的大峽谷之間,坐落在兩座險要的山峰之間。

此關本是一直都在漢中張魯的手上,只不過,陽平關的古關牆,自古便有了,並非是新建的。此關不管在誰的手上,都可以向兩面防禦,無論從哪一面進攻,都可以很好的抵敵來犯之敵。

高高的關牆,被兩邊的峽谷山崖峭壁夾住,中間只有一個關門可以通過。兩邊的懸崖,高達百丈,就算是新漢軍的山林特種作戰軍士,也不敢說能攀登得上去。何況,在兩邊的山崖之上,還有益州軍在防守著?

所以,新漢軍想要攻取陽平關,打通進入益州的通道,就必須要強行攻奪陽平關。

關口不到一里寬闊,新漢軍就只能並排擺放得下十架投石機,擺下了三排,共動用了三十架投石機,從送到陽平關前來的那一刻開始,就不停的向陽平關發起了攻擊。

面對古老又堅實的雄偉城牆,關羽與馬超等將並不祈望可以在當真的直接轟蹋陽平關的關牆。但是,新漢軍的投石機日夜不停的轟擊,最起碼,可以給予陽平關內的益州軍一個持續的壓力感,讓守關的益州軍沒有一刻的安寧可說。

投石機的準繩的確是很准,除了基本可以控制得了每一顆石彈可以大致落在一定的範圍之內,想要精準的打擊目標,那是沒有辦法瞄準的。可是,三十架投石機一起投擲石彈,投得多了,就總有一些石彈落在關牆城頭上,對益州軍造成有限的殺傷。

還有,那關牆的面積,雖然也不是太大,但是,一般每投一輪石彈,總會有那麼幾顆石彈轟擊在那陽平關的關牆面上。對整個關牆都造成一種震蕩感。如此,也同樣可以給予陽平關的守軍一種恐懼感。

此際的陽平關的關牆面上,已經被轟砸得坑坑窪窪,凹凸不平。關牆之下。也堆滿了一層碎石塊。

關羽與馬超都很清楚,攻擊這陽平關,就必須要強攻,可是,強攻的話。敵方已經早有準備,並且,守關的益州軍兵力充足,不會出現缺少人手的情況。如此,太過急著進攻的話,最後哪怕可以奪取陽平關,恐怕都要付出比較大的傷亡代價。

如此,僅僅只是用投石機來轟擊敵軍,只是用來麻痹敵人,讓益州軍的守軍猜不透新漢軍的計劃。

這一連幾天的轟擊。已經把鎮守陽平關的益州軍轟擊得都有點麻木了。似乎他們已經適應了那連續不停的巨響,適應了石彈投在其關牆,投進關內的石彈的震蕩。

當然,石彈的殺傷力的確很驚人,每一塊落在關牆頭上的石彈,都會帶走一些益州軍士兵的性命。這樣,在新漢軍沒有正式的投入兵力強攻其關牆的時候,益州軍的士兵也學精了,他們一般都不會如開始的時候那樣,派太多的士兵到關牆上了。士兵的排列,也不是太過密集了。一般,都是一個城垛上,留著一兩個士兵在觀察。這樣,不到一里長的關牆上,估計也就只有數百的兵士在觀察。如果看到新漢軍向他們發起進攻了,他們才傳報後面,讓在關內時刻準備好的士兵,迅速登上關牆來守關。

這樣。那些在關牆上守關的益州軍士兵,他們就只能聽天由命,看誰的運氣更好了。

因為,總會有一些石彈砸在關牆頭上,石彈砸下,就算沒有直接砸得中那些躲好身形的士兵,但石彈爆碎激射的碎石,也足可以將石彈落點附近的士兵彈死。

不得不說,那些輪值守關牆頭的益州軍士兵,每當輪到他們登上關牆守關的時候,他們都是心驚驚的,一個個都心裡忐忑。畢竟,誰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有一塊新漢軍的投石機的石彈落在他們的頭上,如果落在他們身體的附近,那麼他們就只有死路一條。

三天之後又是兩天,直接把陽平關內的益州軍折騰得完全沒有了脾氣。

當然,其實也不是不停的轟擊,一般都是每轟擊一會,就派上一些新漢軍的軍將到關牆下去叫陣搦戰,雙方軍士會對罵一陣,然後新漢軍再向他們投擲發射石彈。

新漢軍如此,真心的把孟獲弄得完全沒有了脾氣。

他心裡雖然不甘心,可是那又如何?有種他出陣去與新漢軍的軍將單挑看看?在山口之外,孟獲已經被新漢軍打怕了,一下子折損了十萬的蠻族大軍,孟獲一直心痛到現在。

斗將鬥不過,出動軍馬對陣也打不過,他還能如何?

新漢軍挺進到了陽平關下來的這段時間,全都是新漢軍壓著他們來打,打得他們抬不起頭,打得他們只能幹瞪眼。可以說,孟獲從來都沒有試過這麼的鬱悶過。在南蠻地區,什麼樣的仗他沒有打過?那些更兇險的地勢,更難以攻擊的蠻族部落,都還不是被他打敗收服了?但面對新漢軍,他就有一種處處受制的感覺,很想咬新漢軍一口,卻崩了自己的牙。

武將單挑打不過,士兵對陣戰不過,武器裝備又落後於新漢軍,使用什麼的計謀?現在他又能想得出什麼可以對抗新漢軍的計謀?

嗯,如果新漢軍推進到關牆之下攻城,孟獲倒也不懼,起碼,他利用關牆居高臨下,他多的是辦法對關牆下的新漢軍進行大量的殺傷,甚至,在兩邊的懸崖上面,也可以推下重物砸死下面的新漢軍。

但新漢軍真的成精了,他們布陣的地方,尤其是他們的投石機擺設的地方,恰好就是離關牆一里開外的地方,又是離他們懸崖上面推下砸下重物所不能及的地方。這還真的叫孟獲完全沒有了辦法。

說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