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二十三章 水攻之計

第六百二十三章 水攻之計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28 10:00  字數:4446

張飛看著狼狽而逃的劉備,心裡怒憤,一氣之下,馬上下令讓自己的大軍開始向劉備的益州軍發起攻擊。↗,

不過,此刻的張飛,心底里那一塊一著壓在他心上的石頭,也隨著劉備的逃離而放了下來。此際,渾身上下,竟然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舒爽感覺。

終於擺脫心裡的那一個夢魘了。是的,在這一刻,劉備僅僅留存在張飛心底里的那一個無所畏懼的仁義大哥的外衣,正一層一層的脫落。讓張飛真正的認識到,脫落了仁義外衣的哎呀大哥,如今就只剩下讓他感到噁心的虛偽。

張飛有點想不明白,以自己剛烈,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的性格,居然能與這樣的一個人做兄弟,並且還一起經歷了那麼多的事,一起渡過了那麼長的日月。

如今想起來,張飛覺得自己一直來真的錯了,許多時候,都因為想著與這個大哥之間的情義,迫著自己做了不少違心的事。比如,當年在界橋,他就不應該違心隨劉備離開,不應該錯過與劉易一起攻打黑山張燕的戰事。還有後來,他就不應該顧及與劉備之間的情義,在徐州的時候,就應該果斷的追隨劉易離開。

看看自己跟著劉備所做的事兒,再看看人家劉易所做的事兒,哪一件不是為了大漢百姓著想而他,居然一直都受困於與劉備的關係,放著真正的民族大事不幹,卻為這個偽作的大哥去打地盤。想想,張飛覺得自己以前還真的不應該。

現在好了,張飛的心底里,已經沒有了對這個所謂大哥的半點情義,有的。只是噁心。如此,張飛的心豁然開朗,真正的恢復了原本的那個豪爽剛烈的心境。

由於劉備軍還沒有出營來布陣與新漢軍正面作戰。如此,新漢軍的軍將。馬上命令新漢軍的刀盾兵在前,以及一些用獨輪推著厚木盾的盾車,推到了前面去,主要是為了提防有可能隱伏在那一片木樁、拒鹿角大陣當中的壕溝內的益州軍的弓箭襲擊。

別看張飛這數月以來,大多都沒有多管新漢軍的軍事軍備情況,每天都在喝酒宿醉當中渡過來的。但是,下面的謀士及軍將卻不會放任不管,他們不管張飛如何。但對下面的軍士,對整個戰局及戰場上的變化進行嚴密的監視。益州軍方面,但凡有什麼的舉動,下面的軍將,都會有針對性的作出安排膠及準備。

所以,現在要向劉備的益州軍進攻的時候,同樣也是你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不會說,面對益州軍的戰場布置而毫無辦法。

每一個刀盾兵之間或者是那些厚盾車之間,都會有一個空隙。可以讓後面的人通過。

這樣,後面的人。一步一步的從那些軍士的間隙當中走出,一個是先探看一下前方是否有益州軍布下的陷阱,先將益州軍暗暗布下的陷阱破壞。如果是陷坑的。就會馬上有人背負著一袋袋的沙袋或泥袋扔進陷坑當中去,填平那睜陷阱陷坑。

沒有敵兵看守著的拒鹿角,雖然滿身都是尖尖的木刺,但也很好辦,扔去一些鉤繩,把那些拒鹿角直接拖走便可以了。至於那些砍樹留下來的連著樹根的木樁,就直接砍去,就當是砍樹一般,如此也不會花費太多的時間。

另外。新漢軍的推進,也並不需要將整個戰場上的阻礙物都破壞掉。只需要從中打通多條通道,讓新漢軍可以快速推進到益州軍的大營之前便可。到了益州軍的大營之前。再清理出一片空間,讓新漢軍可以布陣何可。

當然,到了益州軍的大營之前之後,攻擊辦法又得要改變了,因為面對在半山坡上的土石牆,新漢軍的許多攻堅輜重都會失去作用,派不上用場。

且說劉備狼狽逃回大營之後,心裡滿肚子怒火。

丟臉啊,這次丟的臉頗大了。

他還以為張飛是無論如何都對他的這個大哥下不了手來的。可是,誰知道張飛居然真的敢殺他。

劉備雖然擺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挺著胸膛耍無賴,想逼張飛退兵。可他卻一直緊緊的盯著張飛,當他看到張飛一矛刺來,殺氣畢露,根本就不似是在嚇唬他,特別是他看到,張飛的長矛快要刺中自己的時候,張飛竟然閉上了眼睛,並且抽出了他的佩劍說要陪自己死的時候。劉備真的嚇得頭皮都炸開了。

以張飛說到做到的性格,他怕還真的會在殺死自己的同時,也會自刎陪他一起死,以全兄弟情義之情。

那個,張飛死不死,劉備他真的管不了那麼多了,早在許多年之前,劉備就已經有了犧牲關羽、張飛以保全自己的心思,尤其是在危急的時候,劉備也多次那樣做了。所以,死道友不死貧道,劉備可不想死啊。他一見機不對,及時勒馬退後,掉頭就逃。

瘋子你瘋我可不與你瘋了劉備也極端羞憤的逃回了大營。

羞憤交加的劉備,他哪怕麵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再在張飛的面前露面了。

不過,劉備自然不會束手待斃,他是絕對不甘心自己死過一次之後,好不容易才獲得了現在的這一塊已經含在嘴裡的勢力地盤。不管如何,他都要拼了老命,也要抵敵住新漢軍的進攻,保住益州。

實在,劉備現在也不敢想像,如果讓新漢軍殺入益州,他失去了益州之後的後果。到時候,劉備真的不知道自己將要何去何從了。到了那樣的境地,他也知道,自己將永遠不會再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現在,整個北方,黃河以北的地區,以及整個西方,都基本被新漢朝統一了,還有南方,現在雖然還在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