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五章 蠻族兵敗

第六百一十五章 蠻族兵敗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20 14:55  字數:4535

儘管忙牙長被眼前新漢軍的強悍表現弄得心裡有點慌,可是,無論看到敵兵如何,他自己卻還真的從來都沒有真正的面對過。看小說首發推薦去作為蠻族軍的勇士,潛意識裡,也一心想找新漢軍打一仗,呈呈自己蠻族軍威風的忙牙長,他心裡其實念頭千轉,認為總不可能不戰而逃,滅自己的威風吧?

那漢將看似厲害,但自己也不是說就真的戰他不過,所以,再一被那漢將一搦戰,忙牙長就一個衝動,拍馬向魏延衝殺過去。

魏延看到這員蠻族敵將果真瓜哇哇的叫著殺來,心頭一喜,他不怕戰鬥,就怕敵將不敢殺來。

魏延還是比較喜歡步戰,尤其是在混戰當中,他的刀法要步戰才能揮得出更大的威力。所以,他雖然也有一匹百里挑一的駿馬作坐騎,但方才戰鬥的時候,他已經讓自己的一個親兵看著留在後面了,他自己則徒步殺進敵群,戰得一個痛快。

如今這個敵將殺來,正中魏延的下懷。

轟鳴的馬蹄聲中,忙牙長帶著一股肅殺的殺氣沖了過來,沉重的長柄狼牙棒斜斜的揚起,一聲大喝道:「漢將受死!」

狠牙棒因為重,被忙牙長輪了起來重重的砸下,度也相當的快,居然帶著一股破空的啪啪聲響。

魏延挺刀衝上去,見狀倒了凶眼一睜,暗道:「這個蠻將倒是有幾分蠻力,只可惜,只是一個蠻貨,只懂使用蠻力,居然一招用老,不留餘力。就憑他就想一招擊殺我么?」

「來得好!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你爺爺的刀法!御刀式!」魏延一個大趟步,一下子橫移,側身揮刀斜格。

當!

一聲金石激響,忙牙長那重重擊下的狼牙棒卻有如是光線射入水中,有了一個折射度。堪堪的探著魏延的身體砸了下去。

長柄狼牙棒,轟的一聲砸到了地上去,把地面都砸出了一個大坑,碎石塵土激揚。

的得得……

戰馬一衝而過。忙牙長倒拖著狼牙棒提了起來。

「也不過如此!還以為你們這些蠻將有三頭六臂呢,來啊,再來!」

魏延目露凶光,反而是從後面直接飛身撲向才提起狼牙棒來的忙牙長。

步戰對馬戰,也是有優勢的。那就是轉身要比馬上戰將快得多了。馬戰的時候,一招攻擊不能殺敵,就得要回身再戰。

忙牙長此刻,手臂有點酥,倒不是被魏延的力量震的,而是狼牙棒砸在地上的反震之力震的。

他以為,像魏延這樣的闖將,一定會跟他正面相敵的,因為他就是如此,面對敵人的攻擊。他是不會閃避的,只會用自己的勇力,狠狠的痛擊對手,只有這樣面對面的擊敗對手,他才會感到榮耀,才會覺得爽快。可沒想,這個漢將居然不正面格擋他的一擊,而是採用了御力的方式化解了他的這一擊。

其實,論武力,論力道。忙牙長根本就不是魏延的對手。只不過,別看魏延長得兇狠,可是心裡卻精細著呢。忙牙長的狼牙棒,是重兵器。勢大力沉,特別是在對方運足了勁頭攻擊下來的時候,誰會正面格檔那就只配做一個勇夫,登不得大雅之堂。想想自己用的兵器,只是單薄的長刀,自己哪怕是有著更強的武力又如何?萬一單薄的長刀經不起重兵器的砸擊。當場被擊斷呢?那個時候,自己就用頭顱去承受人家的重兵器的重擊?哪怕是一流的武將,頭顱被那樣重砸一下,怕也會將砸西瓜一般,被砸得粉碎吧?

所以,魏延在戰場上,不管是指揮軍馬作戰也好,還是面對敵將交鋒也好,都比較靈活,比較喜歡動腦子。這一點,也是劉易比較看重的一點,把他當作是一員武力強悍的智將來培養及使用。

或許魏延的大局觀及戰爭的把握能力不及趙雲、太史慈、甘寧、黃敘等劉易所喜歡的智將,但魏延卻可以作為這些智將的一個補充,偶爾,制定了大致的作戰方略,讓魏延去執行的話,卻能做得只懂逞勇的武將做得更好。

就如這個時候,魏延的心裡,其實並不懼忙牙長,不用覺得這個忙牙長會比自己更強。但是,他就喜歡用最少的力氣來敗敵。

他根本就沒等忙牙長拍馬回頭,沒等他蓄勢再作下一會合的攻擊,魏延就縱身從後向忙牙長追擊。

魏延的喊殺及其凌厲的刀芒,讓忙牙長心頭一驚。趕緊強行的策馬回頭。

也幸虧忙牙長的騎術了得,可以在如此緊急的時候調轉馬頭,能原地讓前沖的戰馬一個的溜溜的轉身。

可惜,就算如此,忙牙長的轉身都已經有點慢了。

他的眼角,已經看到了漢將的長刀閃著寒光,向他砍劈了下來。

也幸好他轉身看到了,才勉強能及時的作出動作,他下意識的雙手握起狼牙棒的長柄,雙手斜斜的舉起,往上一格。

「給我死!」

魏延暴喝一聲,長刀力砍到。

「叮!」

忙牙長的狼牙棒堪堪可以擋住了魏延的一刀,但是,他的整個人卻覺一沉,一股如山嶽一般的壓力壓下來,讓他的腰桿都彎了下去,似乎在出卡嚓嚓的骨折的聲響。

「呀!」

他的跨下戰馬,也被壓得一沉,四蹄一彎,就似要折了下去一般。

但是,戰馬的力量也相當的大,似被壓得受不了的樣子,也有點似彈簧一般,壓限到了極限的時候,就會反彈。

戰馬一聲悲鳴,長呀一聲,一下子反彈立了起來。

如此,卻讓已經承受不了魏延重力的忙牙長從魏延的刀下檢回了一條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