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先鋒之戰

第六百一十三章 先鋒之戰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18 05:49  字數:4550

南蠻部族,當中的部落,其實是難以計數的,最有名的,自然就是南蠻大王孟獲所收服的七十二洞蠻族部落。※%,

在這裡,所謂的南蠻,其實就僅只是指雲貴地區的小數民族,還有廣西西北地區一帶的小數部族的統稱。

但是,南蠻南蠻的叫,尤其是在後世,已經把南蠻或者是蠻子的這個詞看作是一種罵人的詞,甚至慢慢的微縮到,把廣東地區的人稱為南蠻人。這其實是不對的。

南蠻,其實只是一種稱謂,就等於是我們華夏人自稱華人一般。

最開始的記載,是周代時期,當時周代時期自稱華夏,那麼以周代時期的疆域為準,把其疆域四方的人分別稱為東夷、南蠻、西戎、北狄。這樣定義稱謂,是為了確立華夏人在世界的中心地位。

初初,東夷包括了後世的山東、渤海一帶地區的人,還有朝鮮、日本,皆為東夷。

西戎、北狄自然就是當時周國的西方及北方的小數民族的統稱了。

而南蠻,在當時來說,整個長江以南,甚至整個南方的人都被統稱為南蠻,甚至,荊州地區的人,亦被稱為荊蠻。因此,如果後世的人,還拿南蠻的詞來罵人,針對南方某地域的人來罵人,那麼被罵進去的人就多了。

而後來,南蠻又細分為百越、百濮與巴蜀三大族系。

到了大漢時期,百越就是福建以南地區,包括了兩廣、越南等等地區的人。都被稱為百越人,山越人也是百越中的一個分支部族。其實。長江以南地區的人,也算是百越的一部份。

百濮族系分布於今湖南、貴州一帶。巴蜀族系分布於今四川、重慶一帶。後世南方的少數民族大多由南蠻民族演變而來。

當然了,從周朝到戰國至大秦,再到現在大漢數百年,到了此東漢未年時間,東夷、南蠻、西戎、北狄這種對地域性的人的稱呼已經慢慢的淡化,尤其是對於西戎、北狄,他們慢慢的被統稱為胡人,以前的西戎、北狄已經從歷史上消失。

南蠻的稱呼卻還在,但此時所稱的南蠻。都已經不把巴蜀地區的人都算在內了,僅僅是對雲貴地區及一部份廣西西北方面的人稱為南蠻。當然了,再到後來宋、元年間,又被西、北方的人稱南方的人為南蠻,甚至,宋朝也被稱為蠻子國。那個時期開始,對南蠻的稱謂的確就是帶有一種蔑稱的意思了,被視為一個低等人的稱呼。

說這些,只是說明。此時的蠻族,其實就是指這一特定地區的小數部族的統稱。

這樣的部族,在這漢未時期實在是太多了。南蠻大王所收服的,其實也只是當中的一部份。並不算是全部。

不過,也無可否認,此時的孟獲。的確是蠻族當中,最強大的。

他的帳下。除了有一眾下屬將領之外,還有七十二洞洞主。這些都是一些猛將,而這些洞主之下,也有不少勇士。

說真的,如果不是新漢軍勢大,威名遠揚,孟獲還真的有點輕視。他一直都認為,自己的實力才是最強大的,只是礙於偏離大漢中土地的關係,沒能威壓天下諸侯罷了。在他的心裡,一直都有一種潛在的念頭,就是想與新漢軍一較高下。

這一次,他帶了不少大將一起到成都來。

當中,包括了十洞的洞主,都是一些對他最為忠誠的洞主,他是想著,自己與益州方面結盟,有好處,先給對自己最為忠誠的部下及洞主。

南蠻七十二洞,第一洞洞主,金環三結,亦是孟獲手下的一員大將。歷史上,被趙雲一合刺死。

第二洞洞主,董荼那。歷史上,不敵魏延、王平的夾擊,逃跑時被張嶷抓住。

第三洞洞主,阿會喃。歷史上,他與董荼那一樣,不敵趙雲與馬忠的率軍夾擊,被蜀軍中只算是三流的武將張翼捉住。嗯,看清楚了,是張翼,可不是張翼德張飛。

此三洞洞主,也算是孟獲帳下,實力上較為強大的大將了。

還有忙牙長,帶來洞主孟優,此一人為孟獲的大將一為弟弟。還有朵思大王、木鹿大王、楊鋒、兀突骨等等。

可以說,孟獲帶到益州來的近二十萬的部族大軍,基本是已經是他所能調動得來的最為精銳的軍馬了。餘下的數十洞洞主,他們要不是實力不濟,就是對孟獲不夠忠心,還有一部份是如祝融夫人的祝融部落一樣,被逼得迫不得已才歸附於孟獲。現在,因為祝融夫人與孟獲的關係已經破裂了的關係,不少與祝融部族關係密切的洞主,已經對孟獲處於一種離叛的狀態。

所以,現在的孟獲,他不管益州、漢中甚至天下的形勢如何。最為重要的,他就是得要從中獲得最大的利益,現在,單靠劉備的施捨,遠遠滿足不了孟獲的胃口,他必須要獲得大量的錢糧財富,如此,待他返回南蠻地區之後,便有了足夠的底氣,號召或整頓南蠻部族,率領蠻族大軍,與新漢軍周旋到底。

現在,他也必須要正面與新漢軍一戰,試一試新漢軍的戰鬥力到底有多強,這樣,他也好做得到心中有數。

事實上也是如此。雖然世人皆言新漢軍強悍,戰無不勝。人人都說新漢軍猛將如雲,關羽、張飛、趙雲、典韋、許褚、黃忠等等無數的大將勇冠三軍。可是,沒有真正與之交過手又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當中稱王稱霸的人,又是自視甚高的人,他們又如何能夠知道對手的厲害?

加上,又有楊松這個舌爛蓮花的小人在孟獲的面前煽動,孟獲又如何忍得了?

他留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