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二章 孟獲來戰

第六百一十二章 孟獲來戰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17 05:39  字數:4407

楊松也好,張魯也好,他們都因為新漢軍的進展太快,說到就到,並且,又快刀斬亂麻一般,一下子控制了漢中城,三下五除二的就為漢中的未來定下了基調。

這些,都讓他們感到太快了,別看他們還能保持冷靜平常的歸降新漢朝,但實際上,他們的心裡卻並不平靜。一時間,也多少都有點不太適應。如此,他們一時都忘了提早向劉易說一下楊松的事。

現在,楊松勾結鎮守陽平關的楊平引來了益州軍,並且,其益州軍的兵鋒隨時都有可能殺到漢中城來。如此,他們才認為事情緊張,閻圃也才會一大早就來向劉易稟報這個情況。

劉易這一大早起來,臉都還沒洗呢,以為是什麼的大事,聽楊松把話說完。

聽完後,劉易卻不覺得有什麼,因為以劉備的性格,只要還有一絲的機會,還有空間讓他幻想,他就真的有如小強,頑強堅韌,見縫插針,往往都能讓他死裡逃生,總能從亂局當中尋找並把握到那一線生機。只要有機會,他怕就不會放棄的。

漢中歸順新漢朝,這對於劉備來說也是一個極大的打擊,如果劉備不馬上採取措施,那才是要奇怪的事。

如今,漢中才剛剛投降,劉備的軍馬就已經進駐了陽平關,這就說明,劉備應該是一直都盯緊著漢中的形勢,早就做好隨時都進佔漢中的準備。

「就這事?嗯,知道了,行。你去跟關羽、馬、魏延他們商議一下應敵的對策,我就不過問了。如果沒事,今天我便打算離開漢中。返回洛陽。」劉易拍拍閻圃的肩膀,讓他不用著急,先去跟關羽等將商議。

「什麼?主公你、你馬上便要離開漢中?那、那,這個,益州軍馬上就要殺來了,主公現在離開,這是否讓人覺得不太合適?大戰在即,主公在這個時候離開,會否讓下面的將士們覺得主公不夠重視。他們是否會士氣減弱?軍心不振?」閻圃倒還真的還不太明白新漢軍的狀況,也不能理解劉易要在這個關鍵的時候離開漢中,不顧眼前緊急的軍事,也有點驚訝劉易,居然能如此放得下,能如此放心下面的這些大將,似一點都不擔心會打敗仗的樣子。

「呵呵,這有什麼不合適的?別緊張,放輕鬆一些。新漢軍,並非你所想像的那些一般諸侯勢力的軍閥那般,能讓許多的因素影響其軍的戰鬥力。其實,我們的新漢軍。才算是真正的軍人,真正的常勝之師,不會因為我本人的不在而有什麼的情緒。嗯。等以後你就明白我們的新漢軍是一支怎麼樣的軍隊了。」

「哦,是這樣的嗎?那……」

「你還是有些擔心益州軍會殺到漢中來吧?」劉易揮揮手。打斷閻圃的話道:「告訴你吧,我們的新漢軍。是一支聞戰而喜的精銳之師,他們並不會擔心打仗,反倒是擔心益州軍不來。對於我們新漢軍來說,他們更喜歡在正面與敵人決戰,正面對敵,方能更顯我軍的強大。如果益州軍當真的敢來,那麼就必會叫他們有來無回。相反,本人也更願意看到益州軍能殺來,如此的話,及早消滅他們一大部份的軍馬,有利於我軍更輕鬆收復益州。」

「好吧,那屬下先去跟關將軍他們報告一下情況,然後,主公什麼時候離開漢中,屬下再為主公送行吧。」閻圃聽劉易這麼說了,也不好再多說什麼,緊張的心情,也慢慢的平復下來。

「送行就不必了,現在漢中百廢待興,接下來的日子,恐怕也夠爾等忙的了。待閻先生你處理好漢中的各方面的事務,理順了治理漢中的思路,讓漢中的百姓恢復正常的生產、生活秩序之後,我再請你到洛陽去,到時候,我們好好的喝一杯,不醉不休。嗯,相信,朝中的諸多文武,也很想認識一下閻先生的。」

「呵呵,那好吧,閻某一定不會有負主公的信任,假如閻某當真的連小小的漢中也治理不好,到時候,閻某也無顏去京都見主公。」

「嗯,那去吧,我呢,還是先去哄哄我的夫人們,這次到漢中,都還沒有帶她們去領略一下漢中百姓的風土人情,遊玩一下漢中的名山名川,生怕她們對我有意見啊。」劉易擺手,讓閻圃離去。

「哈哈,主公果然不負風流之名,那個,其實漢中也是山青水秀人傑地靈的地方,也是出美女的地方,主公如果有那心思,或許可以在漢中多待一段時間,肯定會有所收穫的。」

「可別,才出了楊柏那樣的事,如果我在漢中亂搜美女的話,豈不是成了與那楊柏一樣的貨色?女人我不缺,所以,還是別胡來,以免引起不良的反響。」劉易明白閻圃讓自己留在漢中多待一段時間的意思,趕緊打住道:「何況,我劉易風流不下流,我所納的,和跟我的女人,都是我喜歡,她們也愛著我的,我們是兩情相閱才會在一起的。明白么?可別讓一些謠傳壞了我的人品,你也別信那些流言。」

「哈哈,好一個風流不下流,主公,閻某去也!」

……

閻圃帶著焦急緊張而來,卻帶著一種輕鬆的心態離去。

卻說楊松方面,他打死都沒有想到新漢軍會來得這麼多,他才離開漢中不久,新漢軍就殺到了。這讓他急紅了眼,他的財產全都在漢中城內啊。

與他說好的劉備派到漢中的密使,根本就來不及為楊松轉移他的財產。

搜颳了大半生的財富,一下子全都落入了新漢軍之手,他一個子兒都沒有了,這就有如割他的肉一樣,讓他狂。

狂的楊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