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一十章 和平統一漢中

第六百一十章 和平統一漢中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15 07:02  字數:4645

城固不同於茶鎮。△,

茶鎮只是一個山間的鎮集,那些圍牆,僅只是一般的土石牆,用來防止野獸闖進鎮去的低矮的圍牆。所以,楊昂不可能憑著那鎮集死守以抗新漢軍,唯有就出戰。

現在的城固城,雖然也不大,但是卻是一個完整的城牆,漢中的軍馬進駐之後,新漢軍卻也不能直接對其發起進攻了。魏延只好停止了前進的步伐,命大軍在城固城前安營紮寨,等待後面的大軍趕到,再議定攻城的計劃。

等了一天,關羽道先率軍到達,在城下搦戰,張衛自然不會出戰,楊任也沒有那樣的膽量。

因此,新漢軍就只有等後勤部隊,將攻城器械送到再攻城了。

不過,在這個時候,劉易與陳震等隨後軍行動,卻收到了張魯派人送來的密信。

收到張魯的密信,讓劉易感到有點意外。但看過了張魯的密信後,也就釋然了。

不過,劉易卻半信半疑,主要是對於張魯將楊柏所作的惡事都推得一乾二淨,還堅持他道統的純凈。對於這個,劉易真的不置可否。

這個世上,還真的沒有純粹的宗教,不管如何,其總會有著一個什麼的目的。並且,宗教與朝廷一樣,哪怕其初衷有多好,但隨著時間的發展,慢慢就會變了味。但相比起來,宗教卻更加的隱晦,不宜讓世人察覺,更具有煽動性與欺騙性。

還有,劉易覺得有點可笑,這個張魯。一方面,派軍與自己的新漢軍對抗。另一方面,又派人送來密信表示願意投降。

劉易把密信丟給陳震道:「孝起。你也看看,這個張魯,他到底在想什麼呢?」

「哦?我先看看。」陳震見劉易把信交給他,頓了一下,不由有點心有感慨的看起信來。

那個,陳震的才能,在於外交方面,但是平時內政什麼的,稍為弱項一些。還有。他投靠了劉易之後,極少有機會跟隨在劉易的身邊,雖然新漢朝當中,人人都說劉易聖明,可是沒有接觸過還真的不好說。這一次,陳震被劉易點名,讓他追隨在身邊,相處下來,陳震才知道傳言不虛。劉易的確就是那種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明主。他能夠感受得出,劉易對他的確是絕對的信任,對於他提出來的一些意見。也能夠聽得進去,並會認真考慮,與他辯釋。不會獨行專斷。

真的,陳震現在。還真的有點被劉易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心裡更加堅定追隨劉易的心思。

陳震細看了張魯派人送來的密信。認真的考慮了一會之後才發表意見道:「主公,我看,信中,張魯似乎也很無奈啊。這個個人感覺吧,漢中的形勢,到了現在已經有點失控,張魯對於現在的局面,束手無策,面對這一個爛攤子,他根本就無力收拾殘局。無論是對於我們新漢軍的進攻,又或是對於他的五斗米教的內部,他都無從著手去理順。」

「嗯,說說看,這張魯來送這一封密信,是真心歸降還是緩兵之計?」劉易認真的聽陳震分析道。

「呵呵,估計張魯已經下決心要歸降我們新漢朝了。」陳震笑笑道:「據陳某的了解,一直來,都覺得張魯的五斗米教太過迂腐鬆散,過猶不及。現在,讓人覺得他有一種搬起石頭來砸自己的腳的感覺。」

「怎麼說呢?」陳震想了想道:「五斗米教發展到現在,勢力看似非常龐大,整個漢中,都在五斗米教的控制之下。可是,其教中,卻是魚龍混雜,是一個人都可以入其教。並且,其教義當中,就算有人犯了事,也會獲得最大限度的寬容。原來的一些巫教徒,張魯是知道的,可是,礙於其教義,尤其是五斗米教發展壯大之後,張魯為了彰顯自己教義的包容性,所以,也只能容許如楊柏、楊松這樣的奸惡小人的存在,並且,也不得不重用他們,因為,這些人的手上,所掌握的五斗米教眾實在是太多了。如果張魯一旦要對那些人問罪,那麼五斗米教馬上就會自亂,四分五裂。」

「呵呵,還真的如此。」劉易聽陳震說後,也不禁失笑,覺得還真的是如此。

五斗米教的教義,其中的一條,就可以讓教中的那些奸惡小人放膽行惡,因為就算是行惡被張魯知道了,一般出那一條教規,他們就等於是獲得了大赦。一點事都不會有,然後,再隱蔽一點,瞞著張魯或他的人,繼續行惡。就算張魯明知道下面的人如此,他也無可奈何。

「信中,張魯已經說得很清楚了,以後,不會再有五斗米教,請求我們可以讓其保存他的天師道道統。這也就說明,現在的張魯,他已經做好了放棄五斗米教的準備,包括下面的教眾。可是,卻也不能說,因為他現在名義上,還是五斗米教教主,他一不能親自整頓五斗米教,肅清一批混進五斗米教的巫教徒,二又不能公然的說不要五斗米教了,三又不能隨便公開歸順新漢朝。因為一旦隨便公開歸順新漢朝的打算,或是說不要五斗米教了,那都將會對他張魯,對他的天師道造成很大的打擊,將來,他天師道的道統,在漢中怕都難以得到傳播。」陳震說道:「如此,張魯也只能借我們的手,滅了五斗米教。估計,他現在,已經將他真正的天師道的人留在漢中城了,我們新漢軍所滅了張魯軍,怕都是一些張魯難以掌控,或是與他天師道教不同道的一些五斗米教眾。如此,他一方面,趕緊向我們說明情況,表示願意歸順我們新漢朝,一方面,又讓其軍馬前來與我們交戰。」

「張魯倒是打的如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