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零八章 閻圃之見

第六百零八章 閻圃之見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13 04:23  字數:4523

其實,對於一些地方來說,兵馬的多少其實並沒有太大的分別。+,

比如就是在上庸城通往漢中之間,還有三、四百里路的山道當中。沿途,其實並沒有太多的地方可以作為大戰場。一般的山道,有一、兩萬人馬,怕都會顯得擁擠了,人馬多了,自己可能都會擠住自己。尤其是在一些險要地方所設置的關隘的地方,一個險要的關隘,派駐兩三千人馬,便已經足夠了,沒有必要進駐太多的人馬,也進駐不了那麼多。

所以,張魯命令楊昂先率五萬軍馬前往阻擊新漢軍向漢中的進攻,楊昂並沒有覺得兵力太少,他欣然的領命,率軍迎敵。

隨後,張魯又命其弟張衛及楊任,一起統軍十萬,尾隨在楊昂的軍馬後面,隨時給予楊昂支援。

不過,在再派張衛與楊任率十萬軍馬前往支援楊昂之後,閻圃突然給張魯一個隱晦的眼色,然後張魯心領神會的,下達了命令之後,讓眾將散去,僅留下其弟張衛與閻圃談話。

「閻軍師,你……你是否有什麼話不方便當眾說出來?又或者,軍師你另有計策?還是說,你不看好我軍能阻擊新漢軍的進犯?不過,眼下張某已經下令出動軍馬阻擊新漢軍的進犯了,楊昂將軍怕已經點起了軍馬出發。如果閻軍師現在另有計策,怕也不好朝令夕改,不好讓楊昂將軍收兵啊。」張魯再揮退了左右,才疑惑的問閻圃。

閻圃搖搖頭,撫著額下的山羊鬍。有點慢條斯理的道:「主公,我們漢中大勢已經去也。尤其是新漢朝統一大漢的大勢已成。我們漢中絕難再阻擋新漢朝大軍的進攻,所以。此一時彼一時,方才人多,閻某有些話,不方便當眾明說,現在主公與張衛將軍在此,閻某才敢跟主公打開天窗說亮話。還請主公及早作兵敗之後的準備打算。」

「什麼?」張魯的神色一愕,一屁股坐下,有幾許失神的道:「閻軍師,你、你既然已經認為我們漢中之軍難以抵抗新漢軍的進犯。為何不早早前來跟張某明說?方才,還讓楊昂與吾弟率軍前往抗擊新漢軍的進犯,豈不是等於白白讓他們前往送死?」

「主公,且聽閻某說。其實,如果是在上庸陷落之前,閻某真的很有信心,堅信我們漢中就算是因為地域所限,難以獲得太大的發展,但也必然可以憑著我們漢中軍民一心共抗新漢軍。從而可令主公能守住漢中基業。自成一國或者不敢說,起碼可以讓新漢朝奈何不了我們,准許我們漢中成為一個諸侯國,以後。或許名義上可歸新漢朝,但卻實際還是主公你坐地稱王。」

「可是……唉……」閻圃說著,有點無奈的道:「上庸城陷落。暴露了楊柏在上庸城所作的邪惡巫教的醜事,一下子動搖了我們五斗米教的根本。頓使我們五斗米教失去了民心。沒有了整個漢中百姓的支持,我們又如何能阻擋得了新漢軍的進攻?」

「這、這這真是可惡。張某也沒有想到,那楊柏居然是一個如此邪惡的巫教徒!這的確也是我們五斗米教的一個恥辱!」張魯有點憤怒的道。

「咳咳……」張魯之弟張衛,此時更是一臉不解的咳了兩聲,問道:「大哥,閻先生,既然你認為我軍不是新漢軍之敵,但你又為何不早說?現在,一會本將軍還得率軍前往阻敵,你如此說,豈不是打擊了張某的信心?滅了自家的威風?」

「張衛將軍稍安。」閻圃示意張衛莫急,道:「我給主公打眼色,留下張衛將軍你說話,便是為了救你一命!當然了,還有更重要的事,可以說這個是決定了我等的性命安危,我們的命運前途,以及,我們五斗米教、天一道教將來在這個世界的生存與傳承的問題。」

「哦?那閻軍師的意思是……」

「主公,事到如今,主公也的確要下決定了,戰,我們絕對是失敗的,而不能戰,我們又要如何?」閻圃打斷了張魯的話,神色凝重的對張魯道:「這個,其實不用閻某多說,主公應該也知道,我們接下來應當要如何了吧?」

「唉……這個張某明白,戰不過,要不是死便是逃,或者投降。」張魯對於閻圃的結論一時還不太想去接受,可是,他的心裡,其實還真的清楚得很,以漢中的彈丸之地,如果失去了閻圃所說的民心,他拿什麼來與新漢軍對抗?反正,按現在的形勢發展下去,他張魯要不是死,就只能逃,要麼投降。

要死倒也容易,可是,能活的話,誰又想死?更何況,張魯是以教立國,那麼也就是說,在他的心目中,教要比國更重要了,他可以不立國,便是,他的天師道統卻不可以消亡,他有權利義務,有責任,把自己家傳張天師的道教傳承下去。他與張衛都死了,那麼誰來傳承他家的道法傳承?

對於世上的一些人來說,家訓家傳,要比什麼都重要,那是一種榮譽,一種責任,一種理想。

逃的話,又逃得到哪裡去?

投降的話,又會面臨一個怎麼樣的境況?

張魯的心有點亂,一時也不知道要如何決擇。

「閻先生,何以教我?」張魯向閻圃誠心詢問道。

「不敢!主公,閻某隻是想知道,主公是以江山社稷為重呢?還是以我們道教為重。」閻圃趕緊謙恭的道。

「這個……自然是我們張家的教義為重了。」張魯不假思索的道。

「那好,如此來說,我們現在,唯有的就是向新漢軍投降,只有這樣,才能保住我們的天一道教的道統,否則。一切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