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六百章 夜入城主府

第六百章 夜入城主府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05 02:28  字數:4529

闖進了那五斗米教的分壇,讓安遠的兒子瞋目裂眥的是,他的妻子,居然被那分壇的祭酒及大祭酒綁著褻玩,室內姦邪亂舞,不堪入目。↑,

安遠兒子當時怒火憤發,意欲救出已經奄奄一息的妻子。可惜,他人勢孤單,反被那一眾邪惡祭酒所制。事情還沒有完,那些五斗米教自然不會讓這種不利於他們的消息泄露出去。

他們將安遠的兒子打得一個半死,並勾了舌根,讓其永遠都說不了話。跟著,還舉行了一個儀式,將叛教的罪名安在安遠兒子的身上,當然,還有許多的罪名,反正,安遠的兒子,最終被含冤處死,被活活燒死。

漢中百姓,篤信五斗米教,有時候,五斗米教一句話,就能讓百姓盲從,奉為真理。安遠一開始,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只是傷心兒子的慘死,他還真的以為,自己的兒子真的有違五斗米教教規,做了一些傷天害理,人神所不容的事。

當然,安遠的老伴可不管兒子是否犯事該死,兒子的慘死,讓安遠的老伴大受刺激,一口氣喘不上來也步了兒子的後塵。

直到某一天,他兒媳婦託人偷偷的送了一封血書回來給他,如此安遠方知道他兒子慘死的真相。

其實,就是新漢朝的密探,偶爾打進了那五斗米教的分壇,偶爾遇見垂死的那個女人,這才能為安遠拿來血書。要不然,安遠一輩子都不會知道兒子夫妻的悲慘遭遇。他的兒媳也死在那五斗米教分壇,結果。好好的一家人,就只剩下安遠一人了。

讓安遠更加痛苦的是。他現在,就算是知道了真相又如何?在漢中。五斗米教就是天,就是地,影響力大到沒邊。他有冤都沒有地方申冤啊,甚至,他在漢中地區,都不敢稍有透露對五斗米教的不滿仇恨,一旦讓五斗米教眾發現了,他也會馬上獲罪,到時候。別說報仇了,連自己都搭進去。

對於安遠來說,他自己性命是小,但是,兒子兒媳的仇,他一定要報啊。

就是如此,新漢朝的密探,發展了安遠這個聯絡員,平時。為新漢朝暗中收集消息,傳遞一些密探不方便傳送的情報。

劉易通過安遠,也了解到了不少的情況,因為。在漢中,像安遠這樣的情況,其實並不在少數。因為五斗米教。幾乎每年每月,都會吸收一些年輕漂亮的女教眾。這些女教眾入了教之後,說是會被送到一些安靜的地方修行。但是,一般的情況之下,估計都是被送到了一些見不得光的地方,供五斗米教的上層人物玩樂。

所以,哪怕是在上庸城,新漢朝的密探情報員,都發展了不少像安遠這樣的當地人,發展了一些跟五斗米教有著深仇大恨的人為新漢朝的暗探。

說這些,是證明劉易的想法是對的,五斗米教,暗裡肯定會有不少齷齪事兒,有不少見不得光的事,絕對不是如其表面那般的光鮮。

現在夜已經深,儘管安遠拍著胸口保證,在他的家裡呆著絕對安全,潛進城主府查探楊柏的事也不急在一時,可以在他家裡呆上幾天,慢慢想辦法。可是,劉易認為事不宜遲,不打算再等了。

既然這麼久了,新漢朝的密探都沒能打入城主府內部把情況都調查清楚,那麼再等下去,一時半刻之間怕也不會有太好的辦法。因此,劉易計劃馬上前去查探一翻。

雖然經過水下潛行了兩個時辰左右,又是在寒冷的水裡,但對於劉易來說,現在休息了一會就完全沒事了。包括魏延與關平,他們都一樣可以繼續行動。至於元清與黃舞蝶就更加沒有問題了,因為劉易一路上,都會不停的輸送元陽真氣給她們,讓她們不會受到寒冷的影響。

不過呢,魏延與關平不會隨劉易一起潛進城主府,他們只在外圍接應。畢竟,對於黑夜潛行,沒有人會比元清更在行,劉易也不會差,黃舞蝶跟劉易那麼久了,多於各種情況的行動都非常熟悉了,元清也會不時指教黃舞蝶一些身法,潛行的身法。

上庸城,外緊內松。

畢竟,五斗米教只是一個宗教,並非純政治集體,相對來說,他們的組織,要比真正的官府較為鬆散許多。在城內的街上,基本已經沒有行人了,僅只有一些打更的,以及一些身穿道服的道士打著燈籠在街上行走巡視,但一般情況之下,他們都不會過問一些深夜行人,最多就是對上一句道號,便如此算了。

劉易根據安遠的指點,與幾人輕易的潛近到了城主府前。

到了城主府,才讓劉易感受到了一點守備森嚴的感覺,也總算是看到了真正的兵士。

劉易與魏延、關平商議了一下,便與元清、黃舞蝶融入了黑暗當中。身穿黑色夜行衣,就算是伏在暗處不動,一般人都發現不了。

城主府正面燈火太過明亮,劉易與元清、黃舞蝶先是避開城主府外圍的一些明暗哨,繞到了城主府的側面,在完全沒有驚動城主府內的明暗哨的情況之下,悄然的潛入了城主府之內。

查探城主府,不是一般人能夠輕易潛進去的。

就算是一般的一流高手,怕也會有點困難。因為城主府四周,都有流動的士兵在巡守,其城主府的圍牆,也等於是一道小型的城牆,上面有崗樓,有崗哨,基本上,每隔數十米就有一個崗樓,相隔之間,插著不少火把,還有不少士兵在站崗。

據安遠所說,城主府之內,也屯積著大量的糧食,許多重要的物資,都放在城主府,所以,城主府才會這樣的守備森嚴。

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