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九十八章 他山之玉可攻石

第五百九十八章 他山之玉可攻石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1-03 11:51  字數:4494

劉易特意與陳震一起趕到上庸來,是為了向他請教一下現在漢中的各種情況,只有對敵人了解清楚透徹,方能做到知己知彼。,

自己方面的情況,劉易早已經知道,大將關羽、魏延統軍,軍馬約三十萬左右。大軍將士,基本上都是早前劉表時期的荊州降軍,經過整編之後,基本上都是最為精銳的荊州將士。整體戰鬥力或者不及早期的新漢軍將士,但經過整訓之後,戰鬥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起碼,全軍的精神面覷煥然一新,不再是那種膽小怕事,一副受氣包的樣子了。

尤其是魏延最早從整個荊州降軍所挑選出來,所組建的那一支兩萬多人的軍馬,那絕對是精銳中的精銳,就算是比起老牌的新漢軍來說,也不相上下,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讓劉易有點惱火的是,關羽還沒有率軍前來支援之前,魏延一時衝動,用他的這支最精銳的軍馬攻擊上庸城,折損了數千精銳將士,使得魏延的這支精銳之師銳減到兩萬人以下。

不過,現在也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

漢中張魯軍方面,他們並非是以正常的軍製成軍,而是以其教眾成軍,他自命師君,五斗米教教主,掌握著軍政、宗教大權,其下,便是「治頭大祭酒」。據了解,張魯之下的「治頭大祭酒」無數,小說也有數十人之多。再下就是大祭酒、祭酒、鬼卒。

這裡,鬼卒可不是兵,而是等於軍中的什長到屯長的級別,一個鬼卒,可率十人到數百人,要看祭酒之下。有多少民間百姓附從。祭酒呢,就等於是一縣之長或縣尉,有全權管理一般城鎮的軍政民生事務的權力。大祭酒,應該就等於是一郡之長,太守等。「治頭大祭酒」就相當於一個朝廷當中的朝延文武了。

如此算來,具體的。張魯有多少軍馬就很難計算得清楚了。除了他們自己人,別人真的很難搞清楚。就有如當年張角的黃巾起義時期,天下大小三十六方,每一方的軍馬人數都不相同的,有多有少。

僅可以估計,真正具有正規軍的戰鬥力的漢中軍馬,估計總共會有三十萬左右,盲從的教眾教徒則不計其數。

張魯之下,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卻也是不得不說的,那就是張魯最為重要的謀士,那就是閻圃。

閻圃,巴西安漢人。東漢末年人物,張魯部下謀士,後隨張魯一同投降曹操,獲封平樂鄉侯,得善終。

現在。張魯治下的漢中,許多的一些施政舉措。其實都是閻圃為張魯所謀之策。歷史上,他勸阻張魯稱王,勸說張魯歸曹,一直深得張魯信任。

這是一個比較難對付的人物。

此外,張魯部下,還有其弟張衛。部將楊昂、楊任、楊松、楊柏等等。嗯,驟眼看上去,卻幾乎都是「楊家將」,據說,當中武力最強者便是楊任。相當於早期諸侯袁術的部將紀靈,歷史上,似乎能與夏侯淵能戰得二、三十會合不分勝負。

其餘將者,張衛、楊昂、楊柏或還能勉強算入流,余者皆都是凡凡之輩。

當然,如果單是論武將強弱,論兵力多寡,漢中張魯真的不值一提。可是,奪取漢中,卻不能純粹的以實力來相論。更加註重影響力。

早前已經提到過,因為「五斗米教」的教義,及種種施政措施,已經讓漢中的百姓基本上就等於被洗了腦,幾乎每家每戶,都最少有人是「五斗米教」的教徒教眾,每家每戶,都供奉著「張天師」,將其視為精神信仰,張魯在漢中,一呼百應。

還有一點,就是漢中張魯的底蘊問題。他與張角不同的地方,就是他的底蘊要比張角厚重得多了,他的五斗米教在漢中經營了這麼多年,一直來都沒有受到太大的威脅,平時,也極少天下諸侯會公開的評擊漢中張魯。這是為什麼?主要的,就是張魯的先祖,傳說就是留侯張良。

張良是漢高祖劉邦的謀臣,漢朝的開國元勛之一,與蕭何、韓信同為漢初三傑。「運籌策於帷帳之中,決勝千里之外」說的就是張良。

而大漢當中,論影響力,張良的影響力,恐怕要比一眾大漢的開國元勛都要大。其後人亦深受其福澤,世人說起留侯,都莫不肅然起敬。

這是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就是張魯祖父張陵,也就是張道陵張天師,中國道教創立者之一。

其實,張良,傳說就是道人,所以,其張家,可以說就是一個「漢天師世家」,一直來,其張家都對民間有著無擬論比的影響力。

所以,現在張魯在漢中,實行不徵收糧稅的政策,還要廣布粥食救濟世人,比劉易做得更加的徹底,使得他更加深得漢中的民心。

劉易從太陽能手機的百科全書中找到了這樣的一段話,是後世毛太祖對張魯的的評價。

「漢中有個張魯,他搞過吃飯不要錢,凡是過路人,在飯鋪吃飯吃肉都不要錢。他搞了三十年,人們都高興那個制度,這有種社會主義的作風,我們的社會主義由來已久了。」

看看,張魯現在的所作所為,幾乎就等於後世某一個時期當中的那個社會了,怎麼能不收穫民心?

民心,就是制約著劉易用武力強行收取漢中的最大限制。

現在,劉易在上庸城外,所看到的情況,還真的讓劉易樂觀不起來。

漢水河,先從峽谷當中流出來,沿著西面的山嶺,流到了上庸盤地中段地區,一個橫流,流向上庸的東面,把上庸盤地一分為二。

現在,新漢軍基本上是控制著河道,上庸城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