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八十五章 女人天生愛完美

第五百八十五章 女人天生愛完美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0-19 12:23  字數:4451

森林深處,小溪流淌。≧,

一抹艷紅,散著芬芳。

劉易輕輕的觸碰那艷紅,卻條件反射一般的顫動緊縮。

劉易觀察到這種形態,心裡就更加的奇怪了,因為,祝融夫人那兒的動態形狀,看上去,根本就不似是那種經歷過開發的情況,一切,都似還處於一種相對原始的狀態。

那個,似是不可能啊,祝融夫人自己都說過,跟那孟獲一起的時候,明明是出了血的,可現在不管怎麼看,都還似是那些處子的差不多模樣?

好奇的劉易,看到祝融夫人已經有點渾然忘我,閉著眼神情迷亂的樣子,不管他做什麼動作,她都不會醒覺,不由再湊近了一些,並張開那一抹艷紅,借著傍晚還沒有黑透的那一點亮光一看。噗的一聲,劉易忍不住失笑出聲。

「啊嗯……你、你不準看……」祝融夫人一下子醒覺,一下子縮了起來,並拉過了床榻上的薄絲被蓋住了自己。

「嘿嘿……哈哈……」劉易先是失笑,但忍不住放聲大笑了起來。

「你、你還笑?再笑,我、我不理你了……」祝融夫人羞窘得連雪項都紅透了,嬌嗔的道。

「嗯嗯,我不笑,不笑你了。」劉易說著不笑,可是,身體卻還在抖著,似都坐不穩的樣子,側卧了下來。

「很、很醜嗎?真的有這麼好笑?」祝融夫人虎起臉,若不是現在已經被劉易弄得一絲不掛,她還真的想伸腿出來。將劉易一腳踹下床榻去。

「不、不是……」劉易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搖著手道:「這個……你讓我怎麼說才好呢?嘿嘿。其實……祝融妹妹你直到現在,還只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子。你跟那孟獲,根本就還沒有真正成為事實夫妻。」

「嗯?什麼什麼的啊?莫明其妙的。」祝融夫人一臉不解的道。

「我的意思是說,你跟孟獲,根本就還沒有真正的行過周公之禮。直到現在,你的身子,還保持著完潔的狀態。我這樣說,你能明白了吧?」

「不可能的!我、我明明都已經跟他……並且,還不是一次半次……」祝融夫人總算是聽明白了,但是。她根本就不相信劉易所說的。

她嫁給孟獲的時候,自然有弄婆跟她說了一些男女之間的事兒,也跟她說起過,女人的第一次很痛,並且還會伴帶著一點出血。所以,她明明都已經與那孟獲……只不過,她自己也很奇怪,似乎後來多次,她的下面都有出點血的跡象。並且,每一次都會感到很疼痛,然後便一腳把那孟獲踹下床去。

這個,祝融夫人自己都不知道。她下面的身體構造,其實真的有點不太一樣。

劉易方才已經看得很清楚了,她下面的那一層膜膜都還在。根本就沒曾被弄破。

並且,劉易也大概的猜想得到祝融夫人跟孟獲為何每一次都會疼痛。每一次都會出點血了,而為何又是那麼多次了。都未曾真正的弄破祝融夫人那代表著貞節的那一層膜膜。

那是因為,祝融夫人的下面那膜膜,要女人的更深入一些。換句話來說,祝融夫人的那幽谷之口,要女人更為幽深一些,也更加的細小緊窄一些。也因為她是練武之人的關係,那兒也更為結實一點,異常有彈性。

但也正因為如此,不似一般女人的那樣那麼的容易擴張,所以,劉易估計,當那孟獲與祝融夫人在一起的時候,肯定是讓祝融夫人的美麗吸引得忍不住,並且,面對似是對他相當冷淡,武力又比他高的祝融夫人的時候。他肯定不會對祝融夫人說一些讓祝融夫人放鬆的話,也很難對祝融夫人做一些親熱的前戲動作。

如此,應該是祝融夫人根本就沒有做好容納進入的時候,下面還是那麼乾巴巴,沒能引起其動情的時候。那孟獲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強行進入。

這樣一來,那個結果不可想而知了。

本來祝融夫人就不喜歡孟獲,只是被迫才嫁給他,那麼,心底里,自然就討厭跟孟獲在一起,做這樣的事兒的。如此一來,當孟獲才強行突入一點點,把祝融夫人弄得生痛的時候,祝融夫人又豈會有心思配合孟獲?以祝融夫人那樣風風火火的性子,自然是一腳把孟獲伸下床去。

然後,再看到下面有血漬,祝融夫人就自認為,她自己履行了自己應該盡的義務,哪裡還願意再給孟獲?據祝融夫人自己說的,那孟獲肯定是不甘願就如此了事,許多次,還想撲上來,可是,他實在是打不過祝融夫人啊,這樣,就一直如此,不了了之。

結果,直到現在,祝融夫人其實還等於是處子一個,根本就沒曾真正的盡人事。

實際上,一對男女,就算一開始,互相之間毫無感情可言,甚至還會有些敵仇。可是,當真正行了魚水之歡,互相之間都獲得了那種滿足之後,互相之間的情況,或多或少都會得到一些改善,起碼,互相之間,也不至於一直處於一種冷戰的狀態。

聽劉易跟她說了她的下面情況之後,祝融夫人不由羞得不敢再看劉易。當然,在她的心裡,其實也有一種意外的喜悅感。

嗯,任何的女人,她們都會在乎自己的第一次。哪怕男人不在乎,但她們自己也會在乎。因為每一個女人,當她們真的動情,真正的愛上了這個男人之後,她們都會想著,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給對方。如果她們非是處子,那麼她們的心裡,始終都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失落感,甚至可以說是一種負罪感,心底里。或多或少,都會有一點對不起自己現在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