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八十四章 就看一眼

第五百八十四章 就看一眼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10-18 07:02  字數:4494

祝融夫人的確是一個情感白痴,但並不是說她就是一個白痴。⊥,

她之所以成了親,與那孟獲做了好幾年夫妻都還不懂愛,那是因為她根本上就不愛。

一個從內心裡抗拒這段婚婚,而又強勢,有能力抗拒這段婚姻的女人,這叫她如何能夠屈身於孟獲?如何跟這個一點感覺都沒有的男人恩恩愛愛?去尋求男女雙方的溫情相愛?

所以,與其說祝融夫人相比於這個時代的女人有著更加先進的一夫一妻的婚姻觀念,還不如說她如此根本就不是她心底里的理念,而是為了報復。

一個,她是為了報復孟獲,是孟獲,脅迫著她不得不下嫁於他。這讓她對自己未來的生活一下子失去了美好的幻想,對現實的不滿,讓她有點放任自己,破罐子破摔,自己怎麼高興就怎麼來,如何讓孟獲不高興就怎麼干。

因為如此,所以才會有第二個。是因為祝融夫人她對自己的現狀不滿,進而對整個環境之下的所有婚姻都不滿。達到進而要報復社會的地步。

她持著自己的武力,持著自己的身份,強迫性的讓她所能控制的範圍內的男人女人,實行一夫一妻的制度。尤其是,那些有著多個女人的男人,被她迫著要休了一些女人,這樣,會讓祝融夫人自以為是的認為,她自己雖然不幸了,但起碼可以幫得到更多的女人,讓別的女人獲得她認為是幸福的幸福,如此讓祝融夫人才覺得公平。她的內心,才能夠獲得一些平衡。一份安樂。

現在,當愛來臨的時候。在特定的時間,特定的環境,碰到了對的人,祝融夫人就會有如頓悟一般,懂得了什麼叫做男女之間的愛。

有了愛,那麼,原來那些所有的錯誤的所謂的理念,都不會成為問題,全都成為了過去。

她之所以情不自禁的追著劉易到了越南。那是因為她已經深陷其中,與劉易,已經有了那個一日不見如隔三秋欲舍難離的情感,有一種撥開雲霧見明月的明悟。

原來,這就是愛。

明白了,祝融夫人也才明白,為何自己看到劉易與別的女人親熱,她的心裡會扯住扯住的那麼不舒服,會覺得心酸。甚至傷心落淚。

原來這就是在乎一個人的感受,原來這就是自己愛著這個男人,卻還沒有得到這個男人正面回應的心酸情感。

現在說開了,互相之間的那一層薄紗揭開了。祝融夫人嘴上還有點嘴硬,可是,她此刻的心裡。卻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甜蜜感,心裡有一種樂開了花的愉悅感。

在這個時候。她居然沒有因為劉易有那麼多的女人,甚至不久前還跟一些比她更晚認識劉易的女人胡混的事而覺得有什麼的不可接受。正如劉易剛剛與她所說的。因為她愛,所以,自然就能夠包容。或許她還不太能夠理解,可是,能夠有包容的心,這個,就已經足夠。

當然了,現實就是如此,祝融夫人也明白,她不可能要求劉易都不愛別的女人了只愛她一個。因為相對而言,她比於劉易身邊的那麼多女人,她其實也只是一個後來者,她自己沒有理由要求劉易不愛舊愛而愛她這個新歡。

而劉易見現在已經跟祝融夫人說破了,便也不再打算跟祝融夫人再玩什麼的曖昧。

見祝融夫人背對著自己,有幾分嬌羞扭捏的樣子,心頭不由一盪,徑直走到了祝融夫人的背後,探手一把將她抱住,大手壓在她那平坦又有彈性的小腹上,將她壓在自己的懷抱。

「那個……祝融夫人,方才呢,我還留了一個重要的事沒有跟你說。」劉易從後吹著氣,撲氣在祝融夫人那掛著一隻大圓銀耳環的耳垂上說話。

「啊……你、你別這樣……還有什麼沒跟我說呢?」祝融夫人突被劉易抱住,似是受驚了一下,但卻不知道為何,並沒有激烈的掙動。

其實她被劉易抱住,也不是一次半次了,不過,早前的幾次,都是在一個特定的情況之下。而這一次,在私下就有如戀人間的正常擁抱,對於祝融夫人來說,還真的是第一次,第一次心甘情願,並且心如鹿撞,有點喜歡這樣被劉易擁抱著。

實際上,她也從來都沒有試過互相似是情意濃濃的與那哎呀丈夫孟獲這般的親近。

一時間,她也有點意亂情迷。

「嗯,那就是,兩個人相愛,除了我跟你所說的,互相之間要付出、理解、包容、經營之外,還有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男女雙方,都必須要盡到一定的義務。」劉易若有其事的認真的道:「如果男女之間,沒有盡到這種義務,那麼這男女,就根本稱不上,談不上是一對真正的夫妻。」

「哦?義務?要盡到什麼的義務?」祝融夫人並非是裝,而是真的不明白,事實,對於劉易方才與她所說的愛的定義,她其實都是第一次聽說,也才對所謂的愛,有了一種比較深刻的認識。

「那就是男女雙方,都必須要有周公之禮,魚水之樂。」

「周公之禮?魚水之樂?是什麼禮?什麼樂?」

「額……」

劉易看到祝融夫人側頭過來,眨巴著大眼睛,一臉迷糊的樣子,劉易當場無語。這妞兒,不會真的連這個都不懂吧?

不過,她真的不懂?說得也算是露骨了,這也不懂?

劉易隨即留意到祝融夫人那嬌美的玉臉嘴角邊,隱隱的帶著一股笑意。劉易頓時醒悟過來,那個,別的祝融夫人可以不懂,但是,這種事兒,她應該與那孟獲有過經歷的啊,怎麼可能不懂?

「好啊,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