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六十四章 以花喻女

第五百六十四章 以花喻女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29 02:17  字數:4488

readx從成都到巴郡,其實並不遠。巴郡,便是後世的重慶地區。

論地區來說,還算是處於川中盤地之內,約有五百多里。

劉易率著五千多軍馬,經過了兩天一夜的行軍,總算一腳踏進了巴郡地區。

而從巴郡趕到巴東,那就遠了,並且,全都是難走的山道。劉易估措著,從巴郡到巴東,最少還有八百里以上。但就算是如此,也要比當初從武陵地區穿過重重大山,從那根本就沒有路的山林當中穿越過來好得多了。那個,如果沒有必要,劉易還真的不太願意再走一趟那樣的山路。

總的來說,新漢軍要殺入西川,統一益州,就必須要打通從巴東到巴郡的道路,只要奪取了巴郡,才算真正的打開了進入西川的門戶。

可是,這還真的不太容易。

張飛與黃祖、龍歌等將,早於兩個月之前便通過強行穿越大山的辦法,奪下了巴東。可是,想通過同樣的辦法,再向巴郡進攻,奪下巴郡,那就不容易了。有了失去巴東的經驗教訓,益州軍已經對所有有可能讓新漢軍摸來的地方都布置了明暗哨,進行了嚴密的監控。如果新漢軍還敢用這樣冒險的方法的話,恐怕反而會被益州軍反擊,白白折損軍馬。

如此,張飛與黃祖、龍歌等將,又被阻在巴東,一時難有作為。

說真的,如果想要強行沿長江殺進西川來,那真的是非常非常困難。劉易寧願率軍從自己入川來的方向殺進西川,也不太願意直接沿長江殺入西川。

如今劉易身臨其境,才知道收復益州,真的不只是一句話那麼的簡單,不是自己在洛陽下達一個命令,下面的軍將就能馬上為自己做到的事。

與前行一步的元清等人碰了頭之後,劉易也才知道,益州軍方面,早就做好了嚴密的準備。別說是殺入西川了,就算是想從西川離開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原來那些必經的路上,設置了無數的關卡,並且。每一個關隘,都有相對**的防守體系,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劉易也不得不感嘆,蜀道難,難於上青天的這句話。還真的絕非虛言,沒有身臨其境,還真的不知道有多難。

還幸,因為有了素心的報信,劉易才能及時的搶在劉備的大軍及其送信快馬之前,一路遇城過城,遇到關隘,能夠叩開關門的就叩開關門,不能的,就由元清等強行摸進關內打通道路。

如此。到了長江邊的時候,那就好辦了。

元清與陰曉,就地徵集了不少船隻,並且,還臨時伐木代竹,扎造了一些竹木筏,如此,五千人馬,全都坐上船隻或是竹木筏,沿長江水道直下。

雖然。長江水道,亦是受到益州軍的控制,但是,沒有接到攻擊的命令。益州軍方面也不敢隨便輕率的對這一支打著是黎瑤部族旗號的人馬。特別是,遇到有益州軍的時候,都會有人上前去交涉,說是要前往巴東觀察新漢軍的敵情,打著一個與益州軍是盟軍的旗號,如此還真的糊弄了不少益州軍。

至於後面有劉備派人來送報。讓他們攔住劉易這一支人馬的命令,已經與劉易無關了,因為劉備的送報快馬,始終都趕不上劉易這一支人馬的速度。

當然了,劉備的軍馬,也始終都追不上劉易這一支人馬。

兩天一夜的行軍,著實讓劉易這支人馬累得夠嗆,除了掌舵的士兵之外,其餘的士兵,在列成一排長蛇似的船隻及竹木筏上,躲下就睡著了。如果發生沉船沉筏的事故,這些士兵還真的有可能就做了糊塗水鬼。

但從巴郡至巴東,還有一段數百里長的相當較為平緩的水路,當然,這也是相當而然的,卻依然是九曲十八灣,只不過,這段水路,並不是太過輕易沉船罷了。

劉易相信,在這段兩三百里長的水路當中,讓士兵們好好的休息一下,到了後面,才能讓他們能夠更有精神。

劉易所乘坐的船隻也只是一條小漁船。

船上就只有一個船艙,他加上幾個女人,以及幾個撐船的士兵,就恰好佔了一條小船。

劉易及幾女,都不是普通人,所以,都不會顯得太過疲累,反而是饒有興趣的在小船甲板上觀賞長江沿岸的秀山水色的風光。

「其實,我經常來這些地方欣賞這裡的山水,每一次,我都覺得很安寧。感覺很美,能讓人的心靈都有一種被洗滌過一遍的感受。」素心站在船邊,一路作了嚮導,為劉易介紹沿河而下的每一條長江支流的獨特之處,以及每一座山峰的秀麗的地方,然後少有的張開雙手,似要擁抱大自然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扭頭望著劉易道:「我發現,你那天為我畫的那張畫,那背景,與這裡的長江兩岸的山水很像,你也來過這些地方?」

劉易還真的沒有來過,就算是上一世,也沒有,但是,卻從影視以及一些畫作上看過。所以,他為素心畫畫的時候,背景的確是參考了一下長江三峽的背景,但卻並不就是畫這些地方。

但劉易也不好否認,想了想便道:「有許多的山水畫作,都會拿一些險奇的山峰作為背景,而這長江兩岸,尤其是三峽地區,看上去,便如神話傳說中的仙山一般。我想,素心姑娘便如仙女一般美麗,就算要降臨人間,也只有這樣的人間仙景,方是仙子的落足之處。」

「太傅過譽了,素心只是一個凡塵道姑,哪裡是什麼的仙子?又怎能稱得上美麗?比起陰曉姐姐、元清、舞蝶來說,我還有些羞慚呢。」素心臉兒一紅,似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