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六十二章 祝融夫人在軍中

第五百六十二章 祝融夫人在軍中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27 07:36  字數:4443

劉易與元清所率的軍馬會合,一路急行軍。到劉備懷疑他們有可能是前往歸順新漢軍,點起十萬軍馬追趕的時候,劉易已經與劉備所率的大軍拉開了近百里的路程。起碼在短時間之內,劉備的大軍是追不上劉易了。

一路上,所經過的城池關隘,守城守關的益州軍,卻沒有為難劉易這一行軍馬,因為守軍還沒有收到劉備派出來快馬的通知,所以,他們也沒有理由阻攔劉易這一支人馬。

不過,一路急行軍之後,到了傍晚時分,劉易還不知道劉備已經派了大軍來追殺他,所以,見到軍士都有點疲勞了,就下令軍士停下紮營,打算待明天一早再繼續出發,離開川界。

如果劉易這一支人馬,當真的留一夜再走,那麼劉備派出來的快馬,肯定會趕到劉易的前面去,通知前方的城鎮或關隘的益州軍馬攔截劉易。

但劉易離開成都之後,還真的不知道成都的情況。所以,就真的紮下了營寨,準備待一夜再出發。

因為走得匆忙,許多事兒都沒能來得及準備,比如軍糧方面。不過還好,這支人馬要過了十數天的翻山越嶺的行軍,來到成都的那時候,已經把所攜帶的軍糧消耗得七七八八,所以,一到了成都,便馬上購置了一批軍糧,雖然一時間所購置的並不是太多,但目前軍中的軍糧,還可以供這數千人馬用度一兩天。倒是一些軍帳等沒來得及購置。

在成都城外,那軍營是益州軍讓出來給這支人馬暫時駐紮的,離開的時候,也來不及將那些軍帳拆下來帶走。當然,在當時的情況之下,也不可能那麼做的。如果當真的那麼做了,益州軍方面也不會同意,說不定。還沒有離開成都,這支人馬就會被益州軍留下來。

因此。在紮營之後,軍中的軍帳已經不夠軍士用度了。這數千人馬,原本就帶有軍帳的,但是,來路的時候,毀壞了的一批,所以,現在才不夠用。

入黑後。知道自己這支人馬的情況,劉易便巡視一下一些沒有軍帳而在野地上圍住火堆休息的將士,跟一些還沒有休息的將士聊聊話,如此可以讓將士們保持一種士氣。

巡視了一會,分別與一些將士聊一下之後,劉易注意到一個士兵,閃閃縮縮的躲進一株大樹之後,似是不想與劉易碰面的樣子。

好奇之下,劉易定睛一看,不禁樂了。

這個士兵。居然是祝融夫人。劉易也沒有想到,祝融夫人居然會混在自己的士兵當中一路跟隨到了這裡。

「啊哈,還真是貴客啊。祝融夫人,你怎麼成了我軍的士兵了呢?別藏了,都看見你了。」劉易走到那棵大樹前,對躲在後面的祝融夫人道。

「你、你怎麼就能一眼就認出了本夫人?」祝融夫人見避不過了,只好扭扭捏捏的從樹後出來。

「呵呵,祝融夫人你那麼出眾,本王子又怎麼能忘得了?儘管你化成了我軍的士兵,但是,還是有許多的地方可以讓我看得出來的。」劉易笑著道。

祝融夫人的身形實在是太過婀娜了。最為關鍵的,她雖然化成了自己士兵的裝束。但她居然沒有裹胸,那一對渾然巨物。顯得尤其突出。劉易就是一眼掃過去,看到了這個士兵的胸似乎不太一樣,才會真正的留意。

「那、那你不會趕本夫人走吧?本夫人現在,可是無家可歸了……」祝融夫人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道。

實際上,祝融夫人暴打了孟獲一頓後,心裡又怒又失落,她真的沒有想過,孟獲居然瞞著她有了別的女人。

有時候,女人的心思就是這麼的奇怪,在這個時代,這樣的事兒,其實還真的並不算什麼。其實,哪怕是後現代的時候,也有一些這樣的情況。在一些女人的心目中,自己的男人,就是她的私有物,絕對容忍不了自己男人的背叛,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子。如果發現自己的男人瞞著她如何了,她就會有一種深深的被傷害感。哪怕,這個女人本來就不愛,或者是不是太過中意的男人。

祝融夫人就是這樣。她並不是說,心裡就很在乎,很喜歡很愛孟獲。但是,自從被迫嫁給了孟獲之後,也不知道是否是出於心理失衡的原因,祝融夫人的心裡,覺得既然娶了自己,讓自己違心嫁給了孟獲,那麼,她就要孟獲只有她一個女人。就是不準孟獲胡來。

如此,當她捉姦在床,撞破了孟獲的好事之後,她就決然,立定決心,與孟獲就此終止關係。這個,其實也是祝融夫人一直來潛意識當中的念頭吧,反正,她默默當中,應該也是在等著這樣的一個機會。

所以,與孟獲撕破臉皮之後,她就決心要離開孟獲了。

當時,離開了蠻族大營之後,祝融夫人並非真的是無家可歸,她完全是可以離開益州,返回自己的部族。

不過,她又考慮到,如果她就返回自己的部族的話,孟獲一旦也返回南蠻部族地區的話,肯定會前往她的部族找她。到時候,萬一孟獲又用自己部族的安危來威脅她,她又將要如何呢?

她的心裡很亂,為自己的將來感到無奈。不過,孟獲現在還在成都,一時半刻,還不會危及到她的部族。所以,她也不用急著回自己的部族做好與孟獲對抗的準備。

她很想找個人來談談心裡的煩悶,找算是進城去找素心師姐的。可是,她的心裡,又突然冒出了那黎瑤族王子的身影,跟著,又想到了與那王子的賭約承諾。想到自己已經答應了做那王子的女人,她就忍不住一陣羞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