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七章 還俗吧

第五百五十七章 還俗吧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22 01:25  字數:4371

readx「凌宵仙子踏塵來,一葉荷花映清容。淡笑看人間繁華,不知已誤多情郎。」

劉易一時興緻,大有深意的胡亂吟著歪詩,將畫交到了素心的手上,目光灼灼的望著她道:「素心仙子,便如出水芙蓉,清麗絕倫,卻生性高雅,讓人不敢褻瀆。本王子能與仙子相遇相識,實在是此生的榮幸,卻又是本人的遺憾。此畫,便送與素心仙子,以作留念,望有朝一日再相遇,仙子還能記得在下,如此也不枉本王子一翻牽掛之情。」

「王子你……你說笑了。」素心的心裡一陣猛跳,不自然的產生了一絲漣漪,臉兒跟著一紅,接過畫來道:「與王子相識,又何曾不是素心的榮幸?雖然相識時間短暫,但是王子已經給了素心無比的驚喜,謝謝,素心一定會好好保管著這幅畫。」

「格格……素心師姐,有人把你比作凌宵仙子哦?你可誤了人家多情郎呢。」祝融夫人湊過螓首,笑嘿嘿的看著素心的紅臉道。

劉易曖昧的表白,以素心的聰明又怎能不明呢?但是,她卻從來都沒有遇見過男人當面向她表白,所以,她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回應才好,所以,才裝作聽不明劉易所說,想含糊過去。可是,祝融夫人如此一說,卻等於為劉易與素心兩人挑明了。

但素心女人家麵皮薄,當著劉易的兩個女人及祝融夫人,她肯定不敢有所表示。當即拿好了畫,對祝融夫人白了一眼道:「胡說什麼呢?不跟你說了,王子,兩位夫人,現在畫也作了,不如,先到外面坐坐,待我先把這畫收好。」

素心說完,不敢抬頭看劉易。轉身便似逃走一般出了畫室。

「哼!你偏心!」祝融夫人笑嘿嘿的望著素心師姐逃了出去,卻又指著劉易佯怒道:「居然為師姐作了詩?本夫人最喜歡漢詩了,你也作一首我的來聽聽。」

「額,祝融夫人。本王子只是一個粗人,哪裡會作詩?再說了,你都說了喜歡漢詩,可是本王子卻是黎瑤族的人,剛才。只是隨口說出對你素心師姐的感覺,那可不是詩。」劉易趕緊否認自己會作詩,那的確不是詩,只是劉易說來暗示自己喜歡素心的打油詩歪詩而已。

「是嗎?我怎麼覺得還不錯?要不,你也說說對本夫人的感覺吧。」祝融夫人可不管這些,抓著劉易的衣襟,拉著劉易一邊走出畫一邊道。

劉易被祝融夫人拉著沒有辦法,只好低聲對她道:「那個,祝融夫人,那個真的不合適。你也聽出來了,我呢,的確是對你師姐有點意思,對她仰慕。用漢人的話來說,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素心這樣美麗的女子,誰都會喜歡。現在,本王子只不過是入鄉隨俗,看看有沒有機會打動你素心師姐,不過,我看有點玄。所以。本王子有些遺憾,因為,若是在本王子的部族裡,本王子哪裡還用得著花那麼多心思?看到像素心這樣的美麗女人。早就把她搶回家去了。」

「而你呢?」劉易解釋道:「那個,本王子自然也喜歡了,你跟素心,一個像一團火,一個有如一湖清水,一動一靜。都是本王子少見的人間絕色。可對你,本王子卻不敢有什麼的念頭啊,是不?你已經是南蠻大王孟獲的夫人了,難不成,本王子也要對你表示傾慕?先不說夫人你是否喜歡本王子,願意接受本王子的示愛了。就那南蠻大王孟獲,他也不會答應啊。弄不好,他一怒為紅顏,發起大軍滅了我黎瑤族怎麼辦?」

「嗯……」祝融夫人鬆開了劉易,側頭想了想,似乎覺得劉易說的有點道理,點點頭道:「好啦,算你說得過去。不過,你還真的不是好人。你想打我素心師姐的主意?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呵呵,為什麼呢?素心還沒有婆家,她一天沒嫁,我總可能傾慕追求她吧?」劉易不在意的笑笑道。

「你不知道,我素心師姐,放眼整個益州,又有誰及得上她的美貌?如果她要嫁人,還等得到你現在?當年素心師姐的追求者,可是不知道踏破了多少百花閣的門檻。就連現在的益州之主劉璋,也曾前來求親。師姐沒有辦法,便乾脆出了家,發誓一輩子都不會嫁人。如此,那些追求者才作罷。當然了,也幸好素心師姐的林家在益州也有點勢力,而素心師姐的武功也不比我差,要不然,後果不堪設想。」祝融夫人跟劉易說了些有關素心以前的事兒。

實際上也是如此,尤其是在這個古時代,誰家有女漂亮美麗,肯定會招惹來許多是是非非。那些豪強絕對會威逼利誘,都想得到素心這樣的大美人。如果素心本身沒有過強的武功,以及可以化解一些壓力的家族,她此刻都不知道是如何的下場了。

的確也有人想直接搶人的,但都被素心打發了,如此久而久之,也就沒有誰敢公然的來招惹素心了。

「祝融,胡說什麼呢?」素心已經回復了正常,從她的卧室走了出來。

「素心原來是真正的出家人?」劉易轉頭問素心道。

「嗯,其實,素心就是我的道號。」

「哦?原來如此,那就更可惜了……」劉易一臉可惜的道。

「可惜?王子你……」素心不明劉易為何有此嘆惜。

「天生佳人,何苦常伴青燈?青春易逝,人生又有幾許青春?素心姑娘如此,卻等於是暴殄天物,如此還不教人深感痛惜?男婚女嫁,天經地義。男歡女愛,人之常情。苦修道,又焉能長生?永保青春?到頭來,還不都成了一杯黃土?」劉易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