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六章 抽像畫

第五百五十六章 抽像畫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21 04:11  字數:4442

「哈哈,祝融夫人,你不是跟孟獲回去了么?怎麼進城來了?」劉易跨進了閣樓小廳,聽到她們似乎還在討議著那幅畫的事兒,不由一樂,望向祝融夫人笑道。,

誰知道祝融夫人正在氣頭上,一見到劉易,心裡的氣惱似要撒在劉易的身上一般,揚手就將手上喝茶的茶杯向劉易一擲扔了過去。

「滾!都是你這壞蛋!你胡亂畫什麼的畫?這一次,本夫人就算是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祝融夫人氣惱的嬌斥道。

「額……怎麼了?」劉易手疾的接住了茶杯,不明所以的道。

至於跟著劉易進來的陰曉與黃舞蝶,她們壓根就沒有看到劉易為素心描畫的素畫是什麼樣的,所以,她們也不明白祝融夫人氣惱什麼。她們也莫明其妙的走向素心,一臉疑問。

「怎麼了?都是你這個害人精!」素心也氣惱,儘管祝融夫人方才說了孟獲應該沒有看到那幅畫的全部,沒有看清那幅畫的頭像是她素心。可是,在素心的心裡,那畫像就是她自己,現在好了,居然被孟獲看到了,這讓她有一種與祝融夫人一起同羞,一起身同感受的羞惱。

劉易舉起雙手,作無辜狀:「好吧,就算本王子不對,可是,我又怎麼得罪兩位姑奶奶了?我怎麼成了害人精?你們倒是把話說清楚啊。」

「素心,我家夫君說得也對啊,看你們似乎有什麼事兒,到底是什麼事讓你們如此著惱的?剛才我們來到外面的時候。聽到你們在說什麼畫的,不就一幅畫么?我們夫君這次來。就是記住昨夜和素心你說好了要再為你作一幅畫,這不?這就來了。我們也正好來跟你們聊聊天。要不,等我們夫君跟大都督、孟獲大王談好了結盟的事後,我們就要離開成都,沒有時間再跟你們敘話了。」陰曉走到了素心的旁邊,坐到了一起,對素心道。

「你還好意思來為素心師姐作畫?來來,本夫人跟你說道說道。」祝融夫人待陰曉說完之後,上前去一把拉著劉易,將劉易拉往一旁。將劉易推倒在一張軟墊上,她又一手叉腰,一踢踏在劉易面前的矮几上,指著劉易道:「我不管,這次的事是你惹出來的,你得要給我去澄清!」

素心見狀,不由掩嘴竊笑,然後低頭對陰曉與黃舞蝶兩女說出了事兒是如何的。另一邊,祝融夫人也一臉懊惱的把事情經過對劉易說了。

劉易與陰曉、黃舞蝶兩女。分別聽了兩女的解說之後,幾乎同時樂了起來,尤其是陰曉與黃舞蝶兩女,她們頻頻給劉易一頓白眼。也幫著素心與祝融夫人說劉易的確是太壞了。也是直到現在,陰曉與黃舞蝶兩女才知道,當天劉易為素心繪畫時。居然畫出了那麼一幅猥瑣的畫。還好,兩女對於劉易的風流早已經司空見慣。還有就是,像那樣的春畫。她們也早就見識過不少,所以,並不會大驚小怪,不會如祝融夫人及孟獲那般,因為一幅畫的事兒而鬧得不可開交。

「快說!你說這事怎麼辦?」祝融夫人怒氣沖沖的迫問劉易。

劉易止住了笑,聳聳肩道:「什麼怎麼辦?涼拌唄,一幅畫而已,如果孟獲就因此他連看都還沒有看清楚的畫便指責你的話,這就叫做無理取鬧!不過,話說回來,我就奇怪了,他孟獲為啥就非要揪住你帶回去的那幅畫來說事呢?這是因為,你本來就對你產生了不信任的念頭,已經不信任你了,所以,才會疑神疑鬼的。我敢說,就算沒有那幅畫,孟獲也要找事跟你鬧啊。素心,你們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劉易有什麼辦法為祝融夫人澄清這個誤會?今天孟獲拒絕進城來商議結盟的事,恐怕就是他的心裡已經對自己有了介蒂,或者對自己惱恨了,說不準,見到自己怕就要刀槍相向了,因此,劉易是不可能為祝融夫人去澄清什麼的。

「這個……」素心略微沉默了一下,點頭接話道:「祝融你既然都跟孟獲說清楚了這兩天的事,他還要懷疑你什麼,這個,似乎的確是他早對你有所不信任了。」

「他敢?他不信任我?我還不信任他呢!」祝融夫人自己想想,也覺得的確是如此,自己什麼不軌的事都沒有做過,孟獲憑什麼懷疑她呢?

「好了,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用為這事兒煩惱了。」劉易安慰一句祝融夫人道:「這種事,有時候越描越黑,越說便越說不清,等過一段時間,等孟獲冷靜了下來,你再回去,大家坐下來慢慢把話說清就沒事了。」

劉易雖然對祝融夫人這個惹火尤物有點不軌之心,可是,他也不想表現得吃相太過難看。站在道義的立場上來說,寧拆一座廟,莫拆一樁婚。除非女方真的不愛那男方,生活在痛苦當中,活在水深火熱當中。如此,劉易才會毫無心理障礙的下手,把其女泡走。

祝融夫人與孟獲嘛,或者她們的婚姻未必真正幸福,但是,怎麼看,祝融夫人都不似活在水深火熱當中。因為,劉易也不好強行使些見不得光的手段來得到祝融夫人。當然,畫那幅畫,那只是劉易一時興緻所至,他自己並不認為如何就是一件什麼的壞事。

「有點道理,不過,本夫人這次真的生氣了,想本夫人自己回去跟他談是不可能的,除非他自己來向本夫人承認錯誤,跪求本夫人回去吧!」祝融夫人有點傲嬌的道。

「好了,不說這些事了,素心姑娘,本王子還真的沒有想到這世人還有你跟祝融夫人這樣的奇女子,想到本王子的確是不會在成都多待,所以。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