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三章 難得糊塗

第五百五十三章 難得糊塗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18 18:21  字數:4564

不管如何,劉易的心裡很清楚,現在的劉備,已經不再是以前的劉備了。≧,

以前的劉備,哪怕他或者有點虛偽,但他還要打著一個仁義的旗號,活在陽光之下。表面上的所作所為,的確迷惑了一些不明情況的人為他效命,亦能找到了一些和他臭味相投的人與他一起共謀。所以,不管劉備如何的落泊,總能夠鹹魚翻生,總能找到掘起的機會。

但現在的劉備,他已經完全活在了黑暗之下,他不再光明,哪怕是打著一個光明的旗號都不太可能了。因為,他的所作所為,如果讓世人知道他的真正身份,讓世人知道了他便是那個聯繫鼓動了兩百萬異族大軍意圖進犯入侵大漢,圖謀覆滅新漢朝。就憑這些事實,劉備便已經是一個罪人,是一個民族罪人。

他的所作所為,已經等於是背叛了所有的漢人,已經不配稱為漢室宗親。

所以,劉易有理由相信,劉備絕非是因為他毀容了而不得不蒙面示人。而是他做了虧心事,犯下了全天下漢人都不能寬恕他的錯。所以,他已經有愧於天地,背叛了所能背叛的一切。因此,他根本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一旦他的真正身份暴露,劉易相信,以關羽、張飛這般深明大義的人,肯定不會再將劉備視為他們尊敬的大哥。如此一來,就算關羽、張飛沒能狠下心來與劉備反目成仇,但也絕對不會再追隨劉備了。對於這一點,劉易還是相當有信心的。

不過。在場的眾人,如黃權等人。他們暫時是不會往這方面去考慮問題的,他們現在仇視劉備。只是因為他們的政權利益的關係。還不會考慮到劉備的所作所為,已經超出了作為一個漢人的基本道德觀念。因為他們所處的立場,從一開始就是站在與新漢朝的對立立場上面。對於他們來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所以,他們暫時,是不會想到,他們與異族人聯手對抗或攻擊新漢軍是一件背叛了他們身為漢人的本質。

如果,黃權等人。他們只是驚訝於那個神秘人居然是劉備的事,而不會如劉易這樣,想到那麼多。

「好了,不管那個大都督是誰,大家還是先忍耐下來吧。大家就當作不知道好了。」劉易想了一會,對劉璋及黃權等人道:「就目前而言,你們益州的形勢已經呈現一種紛亂的狀況之下。此時此刻,的確不宜再將矛盾激化了。尤其是黃權將軍,你現在所還能掌控的軍馬太少了。應該比你原來估計的少了許多,就憑現在這點兵力,已經不足以和劉備對抗。唯此,你只能忍辱負重。裝作聽從你家主公劉璋大人的勸解,暫且和劉備和解,哪怕委屈一些。向劉備認一下錯也沒有什麼的。你們認為呢?」

「阿貴都王子說的沒錯。」劉璋也一臉和善的對黃權道:「黃權將軍,老夫明白你的忠誠。可是,現在的情況來看。別說是黃權將軍你了,就算是本人,恐怕也難一下子再重掌益州三軍。我想,還是如阿貴都王子所說的,我們一方面,提防劉備,另一方面,還得要倚重他為我們敵住新漢軍的進攻。還有那個南蠻部族,他們的軍馬都在我們成都城下了,一旦與劉備撕破了臉皮,我想他們就算不會趁亂禍害我們益州,但也會站在劉備的那一邊,那麼,我們根本就沒有了半點與他們周旋的可能。」

「末將明白的,一切全憑主公作主!」黃權知道,如他原來所想的,把劉璋給救出來後,再讓劉璋發現命令,在這斷時間之內重新掌控益州全軍的事,怕是不太可能了。這一次,鬧不好,他黃權還直的要徹底玩完,所以,他想了想後,對於劉易所說的,深以為然。

這樣,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了。

眾人都達成了統一的意見,再商議了一會,制定了一些細節之後,便又抬著劉璋下了城北城門樓。

當然,被劉易接連輸送了數道元陽真氣給劉璋,他現在的氣色已經好了許多,起碼,能正常的說話了,並且,臉色似乎也恢復了一些紅潤。

城北城門之內,依然還是劍拔弩張,大戰隨時都會一觸即發。

隨黃權一起來搶回劉璋的將士軍馬,他們雖然是處於兵少微弱,處於一個絕對的弱勢地位。可是,他們此刻也沒有回頭箭可以說了。一旦讓劉備的人衝殺過來,他們全都得要死。所以,他們現在有一種困獸猶鬥的狠勁,有一種敢於與劉備的軍馬決一死戰的態勢。

劉璋又被抬到了兩軍的陣前,劉備與南蠻大王孟獲、張任等人也看到了。不過,他們都還不知道黃權如此是想做什麼。

尤其是劉備,他的心一直往下沉,他就擔心自己暗害劉璋的事已經被劉璋知道,劉璋現在出來,是想要向雙方的軍馬說清楚,並且,把他的真實身份暴露出來。如此一來,恐怕他暫時所控制的軍馬當中,一部份還沒有正式向他效忠的益州軍將,肯定會投到黃權的那一邊去,剎那就會削弱了他的實力。

還有,他最為擔心的,就是害怕他的大計由此而流產,從此徹底失去了東山再起的機會。

可是,讓劉備心頭一陣驚訝的是。被抬出來的劉璋,此際居然能自己坐了起來。

「賢弟!大都督,呵呵,原來全都是一個誤會。誤會啊!」劉璋怒力把聲音說得大聲一些,對劉備等人的方向喊道:「唉,都是劉某想當然了,都是我的錯,沒有想到,我只是想安心把病養好,暫時沒見黃權將軍他們會鬧出這麼大的誤會來。可惜了我們的益州子弟啊,唉,來人。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