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一章 推論

第五百五十一章 推論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17 19:48  字數:5507

「啊嗯……」呂嬋沒有想過在自己心目中一向端莊秀麗的娘親會如此的調皮,女人的胸脯摸不得,她不知道么?哪怕同是女人,也不能亂摸的啊。

雖然還隔著衣物,可是,呂嬋依然能感受得到那種被撫摸得心頭酥麻的感覺。

「嗯啊,娘,別摸,人家會受不了的。」呂嬋趕緊抻手抓住了嚴氏那溫曖又潤膩的玉手道。

「嘿嘿,說你長大了就受不了啦?一個小女娃子,懂得什麼叫做受不了?」嚴氏見呂嬋如此嬌憨的樣子,不禁惡作劇的更加用力的捏了捏。

嗯,可能是嚴氏也有點好奇,好奇自己當初離開女兒的時候,那時她還是小荷才露尖尖角,現在才這兩三年沒見,居然就成長得如此傲然。嗯,嚴氏也曾記得,這個膩人的小丫頭,以前幾乎每晚都要自己為她洗沐,她身體的變化,全在嚴氏的眼內,對於呂嬋的身子,熟悉到不得了,可現在,她卻覺得有點陌生,所以,就忍不住要探索探索。

「哎哎……娘,你弄痛人家了,劉易大哥他摸人家這裡不像你這樣用力捏的……呃。」

呂嬋被嚴氏捏得雖然有點痛,但是,卻也心頭一盪,尤其是想起自己被劉易多次撫慰自己酥胸時的樣子,一時失言,說出口來之後,才醒覺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趕緊合上了小嘴。

「什麼?劉易大哥?你、你和劉易他……?」嚴氏聞言,不禁放開了呂嬋,一臉驚訝的望著伏在自己懷裡的呂嬋問。

這次劉易回來,帶回了她的女兒呂嬋。

嚴氏完全被驚喜所蒙蔽了雙眼,根本就沒有注意到本來就互相都有點克制的劉易與呂嬋之間有什麼的不妥。從近些時日劉易與呂嬋在一起時的情況來看,嚴氏還真的很難看得出劉易與呂嬋是否有了一些超出非正常關係的關係。最多。偶爾會察覺到,自己的女兒似乎對劉易有言行舉止非常的親妮。

但是,嚴氏真的沒有多想,她只是以為,估計是劉易在救了呂嬋的過程當中,使得自己的女兒對劉易多了幾分親切罷了。嚴氏的心裡,其實對於呂嬋並不排斥劉易而感到高興的。因為,女兒不排斥劉易,就證明自己將來與女兒與劉易在一起生活不會有太多的問題。互相在一起,能親如一家人那樣。就最好不過了。

嚴氏從劉易眾多女人的身上,看到劉易與那些女人的兒女相處起來的時候,沒有半點問題,所以,她也希望自己可以。自己的女兒亦能接受她與劉易之間的關係。

嗯,有時候。嚴氏看到丁夫人的養子曹昂與劉易的關係似乎一點都不緊張。互相之間,相處起來就似是親人一樣。她覺得有點羨慕。丁夫人的養子劉易都可以與其相處如親一樣,那麼自己親生女人,相信也可以。

這樣的例子有很多,如何進夫人伊夫人,她的兒子。現在都管叫劉易做爹,而劉易,也並沒有因為非是親生兒子而厭棄,亦視如己出的樣子。還有杜娘的兒子郭嘉。現在便深受劉易重用。還有吳氏姐妹的兒女們。反正,從這些事情當中,嚴氏的確可以深深的感受得到了劉易那個博受的胸懷,使得她在羨慕之餘,又感到有點開心開懷,她相信,假如自己的女人亦跟著自己一起生活,相信與劉易的關係,一定會非常好。

不過,嚴氏的心裡,卻擔心一向來,性子與她非常相似的呂嬋,脾性倔強的女兒,會因為自己曾離棄過她而不能接受自己與劉易的事兒。她心裡所擔心的,就是呂嬋的問題,並非是劉易會有什麼的問題。

現在,她就是想和女兒打開心扉說些密話,想看看女兒是否可以接受得了自己與劉易之間的關係。

但現在看來,嚴氏覺得,自己的擔心怕是多餘的,恐怕自己的女兒,可能與劉易都已經不是限於劉易是她救命恩人的關係那麼簡單了。

但是,說也奇怪,嚴氏對於呂嬋與劉易之間那似是非正常關係的問題,她的心裡,並沒有太多的排斥感,她就僅只是驚訝罷了。

呂嬋此刻,卻有點心兒怯怯的道:「娘……是、是這樣子的……」

之前,為了免得嚴氏在病還沒有完全好的時候再為呂嬋的事兒擔心,所以,誰都沒有跟嚴氏說過呂嬋曾差點喪命的事。實際上,劉易是如何救出呂嬋及呂布的過程,誰都還沒有與嚴氏細說。

呂嬋把她如何生氣的打了魏氏之後,因擔心爹爹呂布責怪而離家出手,又因為心裡厭惡袁術,突發奇想的想去刺殺袁術,然後又被人拉進了突圍出城的許汜與王楷的軍中,跟著被曹仁率軍追殺,差點喪命,被偶然經過的劉易所救的事說了出來,又把她當時但心自己的真實身份暴露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對劉易等人隱瞞了自己身份的事說給了嚴氏知道。

嚴氏一聽,心裡不禁一下子緊張起來,雖然,現在在她面前的呂嬋,生蹦活跳,可是,嚴氏的心裡依然擔心不已。

她趕忙坐起來,伸手去解呂嬋的衣裙道:「天啊,你怎麼能這麼淘氣?你還想去刺殺袁術?快,解開衣服,讓娘看看你背後的傷,你啊,真的不能讓人省心,叫你娘擔心死了。」

「哎呀,娘,人家現在不是沒事了么?不要看了,都好了。」呂嬋已經長大了,長大之後,除了自己受傷的時候,讓劉易與黃舞蝶看到了她的身子,別人還真的還沒有看過呢。哪怕是自己的娘親,可是,隔了這些年再見,還讓娘親把自己當作是小女孩一般來看待,讓呂嬋有點羞妮,不好意思將自己的身體展露在娘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