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五十章最糊塗的人

第五百五十章最糊塗的人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15 04:18  字數:4444

readx張任越戰越心驚,感受著對面女將一刀緊似一刀的攻勢,感受到那凌厲的殺氣。而他自己的百鳥朝鳳槍法竟然處處受制,根本就施展不開,因此,他心怯了。

冷汗直冒的張任,在這刻也駭然的發現,原本在旁跟著他一起衝鋒的騎兵將士,居然都被這個女將的殺氣逼得不及近前,難以過來助戰。

「混蛋!怎麼都停止了攻擊!」張任緊張抽槍退後,心有餘悸的佯作惱怒的喝問後面的將士。

黃舞蝶可能是看在張任始終都是趙雲的師兄份上,所以才沒有下殺手,壓住了陣腳,放任張任抽槍退後。

張任喝問自己的騎兵,一個親兵帶點慌亂的神色湊近,結結巴巴的道:「將、將軍……你自己看……」

張任抬眼望去,卻雙眼一突,下意識的問:「怎麼會事?我們的騎兵弟兄……」

原來,張任的騎兵衝殺上前,把黃權的軍士殺亂,直接突入到了黃權的士兵當中。但是,黃舞蝶率那三百親兵殺出,卻剎那就板回了局面,衝殺過去的數百騎兵,居然被劉易所帶進城來的三百精銳新漢軍將士給全數殺死在街上,一片屍首,僅只有數匹戰馬饒幸沒被殺死,在屍堆當中悲鳴著。

「那、那些是黎瑤族的士兵?怎麼這麼厲害?」張任倒抽了一口冷氣。

這才多久?他被那員女將攔住攻擊,才不過是十多會合之間,自己的將士就死傷慘重?被殺得退了回來,根本就不敢再向前攻擊?

「該死……」張任又看到街上已經布滿了拒鹿角,雖然在中間還留下一條過道,但他的騎軍不可能再向前衝鋒了,否則,必然是等於自殺一般,撞上那些拒鹿角。

「走,回去稟告大都督。派步軍來攻吧。」張任拍馬回頭,去找劉備說明情況。

而黃舞蝶,則留在最後,與三百將士慢慢的退回後面重新布起了軍陣的陣地之內。

三百餘將士。無一傷亡,只有少數將士,被對方的戰馬撞傷。

黃權等軍將,也被黃舞蝶及三百親兵的表現給驚呆了,獃獃的望著返陣來的眾人。

「這、這員女將竟然可以殺敗張任將軍?你、你們黎瑤部族的士兵。居然如此強悍?這麼一照臉,便能把敵軍擊退?擊殺數百騎兵?」

黃權的點激動的上前對劉易道。

「黃權將軍,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還是儘快把你家主公帶到安全的地方,看看他的情況。別看現在把張任擊退了,但你們估計還真的抵擋不了他們的攻擊。儘快使劉璋大人的病況好轉,跟他說明情況,讓他出面,否則,你們都性命難保啊。」劉易不想解釋這些事。而是一臉凝重的對他道:「另外還有告訴你一件事,便是你們的那個益州三軍大都督,似乎想把劉璋大人一起擊殺。所以,你們要小心一些。」

「啊?對,阿貴都王子,走,我們先上城樓去,那裡暫時是安全的。」黃權這才醒起什麼事更重要,趕緊邀請劉易一起到城北城門樓上去。

劉易掃了一眼黃權的軍馬的布置,估計能擋得住一段時間。便沒有多說什麼,點頭與他一起到了城門樓。

戰鬥暫時停息了下來,但是劉易估計,那個神秘人是不會善罷干休的。除非能夠把劉璋給弄得精神一些,讓劉璋可以出面化解這一場戰爭。

救出劉璋的時候,劉易已經暗暗查看過劉璋的身體了,不似是中毒的模樣,而是實實在在的病了,只不過。劉璋的病劉易也沒有什麼的辦法。因為是先天性的,如果是用後世的醫學常識來說,劉璋所犯的應該是先天性哮喘病。

這病兒,一旦發作起來,還真的是咳得讓人生死不如,呼吸都似難以呼吸,非常痛苦。並且,渾身冒汗,軟弱無力。

不過,劉易奇怪的是,問了一下黃權,劉璋雖然常常犯病,不時便會發作,可是,卻從來沒有試過如此的厲害,病得連說話都似無力,似就快要斷氣一般。

黃權自然是也準備了一些朗中大夫在此,為劉璋緊急看病,但是誰都沒有辦法,一個個搖頭,開了一些藥方,讓人緊急煎熬藥湯來給劉璋喂下。

劉璋被餵了葯湯之後,似乎精神了一些,但是,還是不停的咳嗽,難以集中精神,軟癱著,好幾次想說話,都無力說出來。

劉璋如此,還真的把黃權等一眾軍將給惹急了。

劉易看到如此,見他們實在是沒有辦法,只好硬著頭皮,站出來說自己或者有點辦法。命人取了一些銀針,用銀針刺穴的方法,為劉璋疏理了一個氣息,並封存了一股元陽真氣在劉璋的身體之內。

劉易此舉,有暴露身份的可能,但是如今也只能這樣了。

還好,劉易說是自己黎瑤族的一些獨特的治病手法,除了那些個郎中大夫有所疑惑之外,黃權等益州方面的軍將並沒有懷疑什麼。

劉易的元陽真氣,讓劉璋如浴春風,立即就起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才一會的功夫,略晃蒼白的臉色便有了一絲紅潤,呼吸也順暢了許多。

在黃權等軍將期待的眼睛當中,劉璋緩緩的睜開眼睛,並抬起手道:「公衡啊,你們這是幹什麼?好好的,為何要把我弄到這裡來?你們是不是與大都督發生了什麼的誤會?」

劉璋對於身邊所發生的事還是看到了的,只是他沒有力氣開口發問及處理罷了。但是,讓劉易感到無語的是,也不知道這劉璋是否是真的不知道就是如此寬厚,還是當真的如此糊塗,事情都這樣了,他居然還沒有懷疑黃權等人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