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四十九章北城門之戰

第五百四十九章北城門之戰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14 09:53  字數:4485

readx其實劉易到了現在,除了還沒能搞清楚那個神秘人的真實身份之外,已經知道了不少益州的情況,基本弄明白了益州現在的形勢。。證實了一切都是那個神秘人所弄的玄虛,如今,也阻止了益州與南蠻軍馬的進軍,已經派人前往巴郡地區,告知張飛、龍歌、黃祖等將,讓他們早作準備,以防應變。

如此一來,劉易現在大可以不再管這裡的事兒,想法子帶著自己的三百親兵從北城門離去,與城外的元清、劉巴等五千人馬匯合,可以離開益州了。

不過,為人為到底,既然已經把劉璋從那神秘人的手上弄出來了,劉易覺得還是從劉璋的身上,弄清楚那個神秘人是誰為好。還有,讓黃權幫忙,把玉家被抓的人救出去,還不知道黃權辦得如何了,所以,只好暫時留下來,與黃權他們一起對抗神秘人及南蠻大王孟獲的進逼。

城北的一片區域,街道密布,早收到了風聲的黃權的內弟周武,已經盡起軍馬在接應了,他讓城北的城軍,把城門內的一片區域的街道都堵住了,擺放滿了一些障礙物,如拒鹿角等。只留下了一個正街的街口,讓黃權等軍馬退入防區之內。

軍士如潮一般退了進來,而黃舞蝶與陰曉,則負責指揮著三百親兵,緊緊的跟在劉易身後,堵在最後。早前,在三百親兵的組織之下,他們後面,是一片弓箭兵,還有一列列的長槍兵。

「把我夫人放回來!」孟獲緊緊的盯著劉易,怒喝道:「本王的忍耐是有極限的,如若再食言,本王的大軍馬上便向你們發起攻擊,到時候,雞犬不留!」

「馬上就放!不過,在此之前,你的藤甲兵。是否要先退後一些?」劉易押著祝融夫人走到了陣前道。

「哼!」孟獲不滿的哼了一聲,他的確是打算,等祝融夫人被放回來之後,他就會馬上下令發起攻擊。任何敢挑戰他權威的人。他都不會放過的,反正,在他的心裡,已經宣判了劉易等人死刑。就算劉備不攻擊,他都會發兵攻擊。

不過。他知道現在不能急,揮揮手,讓自己的藤甲兵退後一些,讓出空間,讓劉備的騎兵在前。

劉易見狀,滿意的點點頭,低聲對身旁的祝融夫人道:「那個,祝融夫人,其實,就算你南蠻部族的藤甲兵要殺過來本王子也不懼。只是,眼前的情況,是益州內部的爭端,與你及我的部族沒有太大的關係。如果真的打了起來,死了人,結下了仇怨,你想我們黎瑤族與你南蠻部族還有可能再靜坐下來好好談結盟的事嗎?不如,你回去告訴孟獲,我們這些外人,先看看他們益州內部的結果如何。待他們穩定了下來。我們再一起談談。我相信,只要夫人你把本王子跟你所談過的一些形勢的話,相信孟獲的心中有數,不可能再與益州軍一起來攻擊我們了。」

祝融夫人聞言。扭頭鄙視的望了劉易一眼,撇嘴道:「別裝好人了,他們益州內亂,還不是你挑起來的?要不是你把劉璋從宮裡弄出來了,現在他們益州的軍馬,會如此針鋒相對?好了。本夫人說了讓你欠我一個人情,你就欠我一個人情,我會讓我部族的軍馬撤離成都城的。沒事,我得走了?」

「呵呵,走吧。」劉易揮手,未了神色又一樂,指了指祝融夫人插在腰間的捲軸道:「哈,現在才發現,你還帶著本王子畫的這幅畫?喜歡嗎?要不,等過些天,我為素心重畫的時候,我畫一系列的動畫出來送給你怎麼樣?」

「呸!誰稀罕?我是沒時間毀屍滅跡,一會回去就一把火燒了,還有,警告你,如果再敢畫這樣的畫,絕對饒不了你!」祝融夫人頓了一下,啐了一口,橫了劉易一眼,才風情萬種的扭著腰姿,緩緩向外走。

不放祝融夫人離開是不行的,萬一當真的激怒了孟獲,他當真的發軍殺進城來,到時候,遭殃的可不是劉易,而是成都全城的無辜百姓。

雙方軍馬都一靜,看著祝融夫人慢慢走回到了孟獲的身邊,瞬間被藤甲兵給護衛了起來。

「哈哈!黃權!識相的,把主公交出來,你勾結異族,綁架主公,意圖不軌!莫非你想造反?現在,你們已經被本都督調來了軍馬,圍困在此城門彈丸之地,你以為,憑你這點軍馬,就可以與本都督對抗的嗎?」劉備見祝融夫人終於回到了孟獲的身邊,他心頭一松,終於可以放開手腳來幹了,不由出陣來喝叫道。

「哼!到底是誰勾結異族?到底是誰意圖不軌?爾不用在此逞口舌之能,待某與主公解釋清楚之後,再告布益州,讓益州軍民都知道你的嘴臉,讓你無所遁形!」黃權不甘示弱的回應道。

「好!很好!」劉備陰森的道:「既然你決心要對主公不利,那麼,你就別怪本都督不念舊情了!張任將軍!有勞你率軍把主公從逆臣的手上救出來了。給我進攻!」

「交出主公!不然,休怪張某狠手!」張任拍馬而出,舉起長槍指著黃權道。

「你們敢?主公在此,誰敢不敬?你們都是主公的臣屬,拿的是主公的糧餉奉祿,現在,居然全聽了外人的唆擺,要對主公不利嗎?」黃權有點痛心的喝道。

眼前的這些軍馬,原本都是劉璋的軍馬,可是,現在面對劉璋,居然無視了主公的存在,這讓黃權真的很憋氣。

可惜,劉璋的身體實在是太過虛弱了,經過方才的一翻折騰,已經昏昏迷迷,似是出氣多入氣少的樣子。黃權有心想請劉璋站出來說幾句話,起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