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四十七章逃離行宮

第五百四十七章逃離行宮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12 02:35  字數:5720

寒冷的冬天,夜晚更為寒冷,呼呼的寒風,颳得讓人心寒,尤其是在密林當中,狂風刮過,宛若有厲鬼在呼嚎一般,倍讓人心慌。

不過,劉易的軍帳當中,卻溫曖如春。

嗯,這當然是一種感覺,應該是春色無邊才對。

劉易與黃舞蝶,自然是老夫老妻了,互相對對方都無比熟悉。

所以,就算是沒有燈火,摸黑行事,也不會走錯了路徑。

容納下劉易那異物,已經不知道有幾個千百次了,可是,每一次,都讓黃舞蝶不能自持。

本來,呂嬋在同一個帳內,中間只隔著一道布幔,有一點異動,都難以逃過別人的耳朵。黃舞蝶很想抑制,不想讓自己發出太過讓人臉紅心跳的聲音,可是,她實在是忍不住,實在是太過充實,實在是太過深入了。

劉易每動一下,哪怕感受得到劉易的動作已經很輕柔了,可是,黃舞蝶也禁不住小嘴大張,兩眼翻白。

那種被劉易弄得心裡痒痒,又深深的弄到了癢處的痛快感覺,讓黃舞蝶真的壓抑不了自己的快意。

在她的下面,如泉水一般的湧出一股股帶著異香的沾液的時候,感受著劉易的灼熱被她的沾液所打濕,弄得她下面一片泥濘的時候,她的靈魂,也似隨著劉易的一下下蠢動而出了竊,那種暢快淋漓的愉快,使她忍不住發出了一聲聲的呻吟。

嗯,在軍營里與劉易弄這事兒,自然不是第一次,她其實已經很壓抑了,不會如陰曉那般的忘乎所以的高吭嬌呤。

黃舞蝶的聲聲壓抑呻吟,其實是傳不到帳外去的。但是。如果是帳內,那就另當別論。

呂嬋原本,的確因為心系爹爹的事情,使得她有點心神交悴。所以,她現在,其實並沒有想太多自己個人的感情問題,甚至,也有意無意的,暫時選擇性遺忘她與劉易的關係的問題。

所以,劉易哄著她吃了點東西後。哄著她睡下,她的確很快就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或許,是劉易說有辦法可以醫治好她爹爹的關係吧,反正,她的心裡。得到了劉易的安慰之後,的確有點安心。所以。才能睡得著。

劉易與黃舞蝶的密話,她是一句也沒有聽到的。

可是,黃舞蝶的嗚咽呻吟聲,卻讓呂嬋驚醒起來。

嗯,她雖然是睡著了,但是。她並沒有睡得太死,現在的情況之下,有點風吹草動,她都會非常的機警的。畢竟剛剛所經歷過太多的事情。使得她整個人都變了,尤其是爹爹呂布變成了那個樣子,讓她不得不快速的成熟起來。如果爹爹呂布好不起來,她便要負起照顧爹爹的責任,想不成熟起來都難。

所以,她才會那麼的機警。

嗯,她的思想可能已經變得成熟了許多,可是,她畢竟也只是一個少女,並不知道不清楚男女之間的事兒是什麼會事。對於女人所發出來的呻吟,她更加的不明所以。

第一時間,呂嬋驚醒過來時,她是想到,是否是黃舞蝶姐姐病了?此刻正難受?

近段時間,她所接觸的人當中,黃舞蝶對她相當不錯,對她照顧有加,所以,如果黃舞蝶有什麼事的話,她也第一時間表現出緊張關切。

她不假思索的爬起床,伸手掀開了隔開布幔的一角。

可是,在她正要出口相詢的時候,卻忽然記起了,其實,她對於黃舞蝶所發出來的這種有若病了一般呻吟的聲音有點熟悉。她是聽過的,只是一時間記不起來罷了。

聽著黃舞蝶的這種似能扣人心弦的呻吟,呂嬋的腦海里,忽的現出了不久前,與劉易一起潛進呂府,摸到本是她居所的房子時候,偷看到了魏氏與宋憲所做的那種壞事兒。

當時,她雖然恨不能衝進去殺了背叛了爹爹的魏氏及那個宋憲。但不可否認,當時她們在做著的那種奇怪的事,差點讓呂嬋的精神失守,甚至,她幾乎被魏氏所發出來的聲音,那兩人在交纏著的動作刺激她有點失禁。特別是她那時,感受到劉易那壞傢伙不知道用什麼抵在她的股間的時候,那種熱熱的感覺,差點讓她完全迷失。

所以,在她掀起布幔的一角時候,她便一下子定住,下意識的屏息靜氣,沒敢發出半點聲音。

黃舞蝶姐姐一定是和劉易在做著那些壞事,一定是的!

呂嬋的心裡如是想。

她本欲靜悄悄的退回床上繼續睡覺,可是,卻似不受她自己控制一般,下意識的探頭,從那掀開的布幔的一條縫當中偷瞄了過去。

這一瞬間,呂嬋居然有一種當初與劉易一起在窗外偷看魏氏與宋憲做壞事時候的緊張,心兒忽的跳得怦怦聲響,有如撞進了一隻小兔子,在她的心裡跳上跳下。

她的鼻尖,不覺滲出了一滴汗珠,呼吸一重。

嗯,這純粹是偷窺的刺激。

實際上,當呂嬋偷偷的瞄去軍帳的另一邊的時候,她其實並沒有看得到什麼。

這主要是黃舞蝶早把燈火給吹熄了。

軍帳一分為二,一邊光亮,一邊黑暗。

當然,並不是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其實,另一邊的軍帳,依然還是有點光影的,起碼,呂嬋可以看得清楚另一邊軍帳內的情況。

她現在所見到的,其實也只是劉易與黃舞蝶在被窩中的一起一伏的情況,並沒能看得到什麼。

可是,依然讓她的心跳加速不已。

黃舞蝶的那種壓抑的悶嗯聲,實在是太誘人了,讓呂嬋不得不在腦子裡清晰的想起當時與劉易一起偷看魏氏與宋憲的那個情景。

她在心裡,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