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四十二章無語的劉璋

第五百四十二章無語的劉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07 03:48  字數:5757

愛尚小說網.我會告訴你,小說的是扒書.網么?

話說張飛,他氣沖沖的提著丈八蛇矛,出了議事軍帳,隨手抓住了一個在軍帳外站崗的士兵,惡形惡狀的問呂布的軍帳所在。

張飛的武勇,雖然早已經聞名天下,可是,其人脾氣暴躁,尤其是在喝酒之後,酒瘋的時候,會揍人的事,也不是什麼的秘密。就算是新漢軍的將士,亦有所聞,尤其是現在與張飛有接觸的這些將士。

軍士們都知道,清醒時候的張飛,脾氣是暴躁了一些,可是,卻也是相當好說話的,跟誰都能稱兄道弟,可是,若是喝醉了酒就會犯渾,誰惹得他不高興,揍起人來,出手就沒輕沒重。

如今的張飛,一身酒氣,明顯是喝了酒。

被張飛捉住的新漢朝士兵,卻是一個相當機伶的傢伙,他瞟了一眼議事軍帳,見暫時沒有任何的命令傳出來,便知道可不能招惹了這位爺。

他當下給張飛指了路,並帶張飛到了呂布休息的軍帳。

張飛放開了這個軍士,便衝進了呂布的軍帳。

「三姓家奴!你也會有今天?今天,爺爺便來取你了性命!」

張飛的吼叫,把軍帳都震得一陣抖動。

狂暴的殺氣,直卷在軍帳小床上呆坐著的呂布,呼呼的勁氣激蕩,將軍帳內的輕便之物都卷了起來。

嗆的一聲,張飛手上的丈八蛇矛,就有如是一條毒蛇,直直的刺向呂布的咽喉。

嗯,張飛的確是喝了點酒,可是,他卻並沒就已經喝醉。

當他一矛刺向呂布,眼看就要將呂布的喉嚨洞穿之時。他卻現了呂布渾身沒有了點殺氣,似根本就沒有半點閃避的意思,甚至,呂布連頭都沒有抬,眼都沒有眨一下,似乎根本就不知道他自己已經命在旦夕的樣子。

呼!

張飛愣了一下,大手一抖,丈八蛇矛偏了一些,從呂布的脖子旁擦過去,強勁的殺氣。將呂布耳鬢間的長刮斷,在帳內飄飛,同時,從丈八蛇矛透刺出去的殺氣,哧的一聲。將軍帳刺破了一個大破,寒冷的空氣。呼的一聲。從那破洞涌了進來。

「冷……」

呆坐床上的呂布,喃喃的說了一聲,他的眼睛有點混沌,似沒有焦點一般,根本就沒有理會張飛,而是似有點痴呆似的。抓起行軍小床上的被褥,一下子披在自己的身上,將整個人都蒙進被子里去,隨即。順勢躺到了床上。

「咦?」

張飛見狀,不禁有點呆眼了。

這個……就是呂布?

還是說,這呂布在裝傻扮瘋?沒理由啊?呂布的樣子,化成灰了張飛都認得出來,可是,現在的呂布,哪裡還有那種不可一世的氣概?

蒙在被子里的呂布,還似是倏倏的抖著,吟吟沉沉的,不知道在哆嗦著什麼。

張飛用矛一挑,將呂布的被子挑飛,然後喝道:「呂布!別裝死了,來來來,來跟張爺爺大戰三百會合!」

「哇……」

不想,被挑開了被子的呂布,卻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似一個小孩子在耍潑的樣子,雙手雙腳在行軍小床上亂蹦著,「賠我!賠我被子,好冷……」

張飛的整個人都傻了,用力的眨了眨眼,未了,又騰出一手用力的揉了揉眼,遲疑的走近呂布,想低頭去看清楚一些,這個倒底是不是呂布。

「賠我!賠我……」呂布總算抬頭望向張飛,可是,其人的目光,卻並非是那種讓人一見就心寒的凌厲充滿殺氣的目光,而是一種似是無比委屈,似帶著一點有如孩童一般的純凈的眸光。

「師、師父……讓布兒再睡一會、就一會……不、不,布兒餓了,好餓啊……」

呂布似語無論次的樣子,沖張飛說著一些什麼話。

「喂!呂布,你還沒睡醒么?別裝來,快起來,拿起你的方天畫戟,來跟咱大戰三百會合!」張飛伸手推了呂布一把。

「師父,你身上肯定有好吃的東西,給布兒!」

不想,呂布卻一下子撲過來,拉著張飛的衣襟,然後,無比利落的探手進了張飛的懷裡,掏出了一些東西來。

「呃……你、你不會是真傻了吧?」張飛見狀,伸手狠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噗……」

一口水,不,應該是一口酒水,直接噴到了張飛的臉上。

嗯,原來是呂布從張飛懷裡掏出來的,是一小壺酒。

「咳咳……這是什麼,怎麼會這麼辣,一點都不好喝,還有別的吃的么?」

啪!

呂布咳著,隨手將手裡的小酒壺給扔了,啪的一聲扔得粉碎,壺裡的酒,也灑了軍帳內一地,酒香瞬間禰漫。

「啊啊,我的酒!」

回過神來的張飛,為這壺美酒而心痛,他一手提起呂布,將呂布隨手一扔,扔出帳外,然後,再伸腳一踢,將在不遠帳角豎著的方天畫戟踢飛,飛起被他扔出帳外的呂布。

呂布被張飛扔得摔限一個狗吃屎,被張飛踢出來的方天畫戟,剛好插在呂布的旁邊。

張飛的酒,是珍藏了很久的猴兒酒,這是從曲阿來的高順,在曲阿的時候,留在曲阿的黃忠勻出一點來送給高順的。高順一直帶在身邊不怎麼捨得喝,這次與關羽、張飛打交道,便拿出來作為見面禮送給了關羽、張飛。關羽雖不似張飛那般嗜酒,可也是喜酒之人,所以,兩兄弟分了,每人就只有一小壺。

如今,張飛自己都沒捨得喝的猴兒酒,居然被呂布隨手給扔了,糧費了,不禁讓張飛當真的又氣又急。

他怒極的從軍帳里衝出來,沖呂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