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三十九章「捉」住祝融

第五百三十九章「捉」住祝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9-04 05:48  字數:5478

曹操很鬱悶,胸口裡積著一口悶氣沒法舒放出來,送走劉易跟呂布、陳宮一行人,他返回下邳城之後,馬上就病倒了,似乎還吐了一口血。

嗯,曹操每當想起,自己還要和劉易似是多年好友似的,與劉易攜走從自己的這數十萬的軍馬當中走出去,一起走到了泗水河邊,還要登筏將劉易等一行人送離下邳十多里遠的地方,曹操就恨得牙痒痒。

剛剛取得徐州,奪得下邳,擒住呂布的高興,及功績,在這一會兒,曹操覺得全都已經沒有了意義。沒有什麼比在自己的萬軍當中被敵人所制更加鬱悶的事了。

曹操將此事,引為一生的屈辱。

當然,假如說劉易能夠信守諾言,能夠做得到與他簽訂的約定,那麼,他其實也不虧的。嚴格來說,曹操現在應該高興才對,他只是受不了自己被劉易所制的這口氣罷了。特別是他想到,劉易這一次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他的身邊,那麼是否還會有第二次、第三次?

這些,都是曹操所擔心的事。

但不管如何,曹操這一次,其實是賺到了。

首先,他現在,可以安心的快速整頓徐州,不用再擔心劉易會攻擊他。其次,就是接下來的戰略安排,讓他多了許多周旋的餘地。起碼,現在就算袁紹要出兵兗州,他也不用太過擔心的。不用擔心新漢朝會攻伐他,這的確能讓曹操感到安心。

所以,現在的曹操,他既感到憋屈,又感到安心。

而這時,劉易在離開下邳南西面泗水河。到達駱馬湖,棄伐登岸。

劉易為免夜長夢多,所以,直接從下邳的白門樓離開的,他就一個人帶著呂嬋、呂布及陳宮。連還有下邳城內的高順等人,劉易都還沒有時間也沒有時機通知他們一起走。不過,劉易相信高順他們,應該可以自己應對局面,何況,劉易已經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告訴了曹操與張遼,會把張遼的妻兒送回給張遼。曹操犯不著再為了一些劉易的部下而再與劉易起爭端,畢竟,劉易已經離開,如果因為擒殺了幾個劉易的部下而惹起劉易的惱怒。不守約定,跟著下來。他曹操的日子就會非常的難過。

呂布依然還被綁著。劉易沒有要求曹操的人鬆開呂布,曹操的人自然也不會隨便的為呂布鬆開,畢竟呂布實在是太過危險了,誰知道鬆開了呂布的捆綁之後,呂布會不會暴起發難?

劉易自己也想呂布能安靜一些,不要節外生枝。

此刻。一登上岸,呂嬋就哭著撲過去,為呂布解開了綁子。

對於呂嬋來說,就似是做了一個惡夢。在夢中,她是多麼的絕望。現在,夢醒了,她發現,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死裡逃生的那種喜悅,讓她喜極而泣,一邊呼著爹爹,一邊流著眼淚,為呂布解開了捆綁。

而呂布,此刻卻似沒有半點死裡逃生的喜悅,更沒有了以往那不可一世的驕傲,他整個人,都似有點失了魂一般,獃獃然然的,任由女兒呂嬋解開他身上的捆綁,解開之後,他亦是獃獃的坐在地上,一言不發。

劉易特意給這對死裡逃生的父女多一點相處的時間。對陳宮打了一個眼色,與陳宮,走到了一旁去,尋了一塊河邊的大石,請陳宮坐下。

劉易從懷中陶出一壺從白門樓議事大廳當中順來的一壺酒,喝一口,遞給了一直沉默的陳宮,對陳宮說道:「陳宮先生,來,先喝一口酒壓壓驚吧。」

陳宮的神色有點複雜,默然的接過酒壺,抬頭猛喝了一口。

「咳咳……」喝得太猛,陳宮嗆了一下,咳了起來。

「太傅……咳咳……」陳宮一邊拭去順著嘴角邊流下到鬍子上的酒漬,一邊咳著對劉易道:「太傅,陳某與你,素味平生,為何你要拿不出兵攻伐曹操為條件換取陳某一命?要知道,如今的形勢之下,除非曹操收斂他那圖霸天下的野心,要不然,他必然會與袁紹一戰。這個,曹袁大戰,其實也已經到了一觸即發的地步,就看是如何引爆罷了。屆時,曹袁爭戰,太傅正是出兵攻滅曹操的最好時機,陳某值得太傅如此看重么?」

「陳宮先生,如果說,我根本就沒有打算救呂布跟先生你,還有,我跟曹操的約定,其實也根本不是為了救你,這樣說,你相信么?」劉易沖陳宮拱了拱手道。

「這個……」陳宮不禁語塞,一時不知道是何心情。

這一次,陳宮自問自己必死,也抱著了必死的決心。反正,在那樣的情況之下,他也沒有想過自己還能有生還的機會。可沒想到,事情峰迴路轉,劉易居然突然殺出,不旦讓曹操放了呂布,還放了他。這是他在被曹軍所擒之後,從來都沒有想過,也想不到的結果。

「呵呵,跟陳宮先生你開一個玩笑。」劉易臉上一展,流露出一個開心的笑容,兩排結白的牙齒,映著落日的餘輝,閃著幾許亮光。

劉易給了陳宮一個笑臉之後,然後站起來,面向湖西面的落日,張開雙手,似要將那落日擁抱一般。

「陳宮先生,難道你不覺得,歷經一次生死考驗之後,再放眼看這個世界,是否是更加絢麗多姿?是否覺得生命更加的可貴?」劉易似在感嘆人生的道:「生命,就只有一次,我劉易,自問是愛惜生命的人。因此,自然不想像陳宮先生你這樣的滿腹經論飽學之士蒙難。」

「不敢,老夫只是粗淺匹夫而已。」陳宮跟著站起,對劉易躬身道:「能活,陳某自然不想死,這一次,無論如何,都要感謝太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