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五百二十六章益州情況迷離

第五百二十六章益州情況迷離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5-08-22 02:00  字數:4462

劉易入川,不是為了遊玩,更不是前來等劉璋的接見的,而是來搞事,鬧清楚益州現在的情況局勢的。※%,

所以,現在一到益州成都,發生了情況不對,劉易也就不再猶豫,直接去闖劉璋的行宮,要求見劉璋。

但是,當劉易一行人,到了劉璋的行宮時候,卻發現益州軍方面,似乎早知道劉易會前來強闖劉璋行宮一樣,居然守備森嚴。劉易的這一點人,根本就不太可能強闖得進去。

當然,除非是劉易撕破臉皮,直接開殺。但這不可能的,因為,就算是黎瑤族的族長親來,怕也不敢直接在益州成都內如此撒野,當真如此就太過了。

但劉易此刻,就站在劉璋的行宮大門前,很粗鄙的罵開了。

指著一個攔住劉易要闖進宮殿去的益州軍軍將,大噴口水道:「你們益州方面是什麼意思?本王子千里迢迢,懷著一顆與你們益州交好的熱情前來拜見你們州牧大人,可是你們竟然一點都不重視,是覺得我阿貴都三三一王子不夠資格讓你們州牧大人接見么?」

阿貴都三三一,是劉易與劉巴他們說好的黎瑤族的名字,古古怪怪,但也正如此,才符合黎瑤族的例俗,不易讓人懷疑。

「我呸!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黎瑤族王子,未來的黎瑤族大王!還是湖貴地區各部族推舉出來,前來跟你們益州方面談判的代表!我阿貴都三三一,代表的是我們黎瑤族各族的數十萬部族大軍。你們竟然敢如此輕漫本王子?好好!看來,你們以為跟南蠻族狼狽為奸了。就不把我們黎瑤族看在眼裡是吧?行,你們強。告訴你們州牧大人。反正,我們與南蠻族本來就是水火不融的。是世仇,你們跟南蠻族結盟,那就等於是我們的敵人。到時候,你們就別怪我們不講情面了!」

「早知道,你們如此不待見我黎瑤族,我們也不用熱臉貼熱屁股了。眼巴巴的跑來這裡受什麼的鳥兒?還不如在家裡呆著,跟阿妹妹親熱親熱呢。」

「你們益州,現在風雨飄搖,新漢軍馬上便要打進來了。我們黎瑤族。好心好意前來與你們交好結盟,共商共抗新漢軍大事。可是,你們益州方面,卻如此冷待本王子,著實讓人心寒。罷罷,既然如此,就當我們從來都沒有來過。我等擇日回去便是。不過。也不要怪我們黎瑤族,到時候,別怪我等收了新漢軍的好處。放新漢軍從我們的地盤通過。哈哈……兒郎們,咱們走!」

如此堂而皇之的罵人,如此直白的威脅,讓在場的益州軍將都不由一陣氣惱。又一陣無語,都覺得這個什麼的三三一王子,實在是太過無腦了。居然口不擇言,什麼話都敢當眾說出來。

那個。首先你們要來,益州方面並沒有邀請你們來啊。如此。又談何冷待之說?何況,已經派出了黃權、張松、雷銅等人好心迎來,又好生安頓好了你們,這才過了一個夜晚,就因為主公劉璋沒有接待你們就忍受不了?然後,你們黎瑤族,與益州相隔千里,什麼時候益州方面跟你們談過商議結盟的事了?還有,黎瑤族有多少人,通過南蠻大王孟獲等人的口,多少知道一些,他們整族老少,怕都不會過十萬人,又何來數十萬的大軍?說出來要讓人相信才行啊。

還有,誰會如此公然的公開威脅的?如果碰到一些心狠心辣的主,還會放你們來到益州的這區區數千人回去嗎?

不少益州方面的軍將,全都無語。

這個時候,黃權、張松已經聞訊匆匆趕來。

說句實話,益州方面,派出黃權與張松,還有將軍雷銅,遠出近百里去將劉易這一行人迎接到成都來,其實已經相當有誠意了,也算是比較注重重視了。

因為,黃權與張松,在成都都是益州方面重臣,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劉易私下裡,又太陽能手機里的百科全書當中找到了關於黃權與張松的一些歷史資料。

黃權,字公衡。巴西閬中人。三國時期蜀漢將領,後歸曹魏。黃權年輕時為郡吏,後被州牧劉璋召為主薄。曾勸諫劉璋不要迎接劉備,因而被外放為廣漢縣長。劉璋敗,才降劉備,被拜為偏將軍。建計取漢中,拜護軍。劉備為漢中王,仍領益州牧,以黃權為治中從事。及劉備稱帝,將伐吳,黃權勸諫而不納。以其為鎮北將軍,督江北軍以防魏師進攻。劉備伐吳敗還,而歸途隔絕,黃權不得歸,無奈之下率部降魏。被魏文帝所賞識,拜鎮南將軍,封育陽侯,加侍中,使同車陪乘。後領益州刺史,進駐河南。景初三年,遷車騎將軍、儀同三司。正始元年240年去世,謚景侯。

歷史上的黃權,可是官至益州刺史,等同於現在的劉璋一般的地位,亦曾是一方諸侯的人物了。當然,時勢不同,他也不能與那些三國初期的諸侯相提並論。

但現在的黃權,年紀並不大,不過是三十來歲,很精神的一個青年。不過,在路上,劉易與黃權相談的時候,偶爾察覺他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

而張松,字子喬,東漢末年蜀郡成都人,益州別駕,益州牧劉璋的部下。歷史上,他在促使劉備入川的事上,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是屬於親劉備一派,但很快就被別人揭露,並被劉璋給殺了。

張松與黃權一起迎劉易一行人來成都的路上,劉易很敏銳的感覺到,張松與黃權兩人,雖然都是益州重臣,但是,他們的關係,似乎不是那麼的好。尤其是,張松的神色談吐之間,有點意興風發的味道。與